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日志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长记性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57
    “双黄蛋?”大家伙异口同声地问出来。鸡蛋确实有时候是双黄的,但这得看运气,怎么能在敲裂之前就知道呢?还能大批量生产?

    洪哥挺挺胸膛,手握拳放在嘴边低咳一声,“这您们就不懂了吧?”见谦爷瞪眼,他立马笑着说:“我妹子说,双黄蛋可以通过鸡蛋的大小、长度、圆度等外貌特征加以判断。鸡吃的饲料质量好,导致母鸡营养充足,就有可能产双黄蛋。另外呢,与母鸡的产龄有关,就是母鸡在刚开始产蛋阶段,如跟咱人类一样,年轻力壮,也能产双黄蛋。

    五旗公社的养鸡场大着呢,四五万同时产蛋的鸡,每天也有刚开始产蛋的。挑出双黄蛋装在一起,就是个卖点!”

    “你妹子是个能人,”老爷子和老太太点头赞道。

    “她确实是个妙人,”洪哥嘿嘿笑着,很能体会安知秋妹控的心,这么优秀的妹子,谁不愿意抢回家呀?

    “我们家春节要送的礼很多,你可得备得足足地,好好给爷涨涨面子,”谦爷忍不住嘱咐道。

    “您放心,等货上了车,我就给您挂电话。您开着车等着接就行!”

    “你说那养鸡场是安知夏自己帮着公社办起来的?咱京都外面的山林里也能办一个吗?”

    饲养场卖肉肯定赚钱,而有如此特色卖点的更是暴利,只是再大的暴利隔得远了都会被运输给拖散。

    “应该能吧?”洪哥想了想:“我去鸡场瞧过,就是鸡舍建得讲究,喂养有要求,其余的时候就让鸡漫山遍野溜达自己找虫子吃。”

    “得,爷这就出门找人去,争取早点将人给调过来赚钱。”说着谦爷拎着那三只鸡出门了,让洪哥在家里等消息。

    晚上九点多,谦爷微醺地推门进来,瞥了眼躺在沙发上打瞌睡的洪哥:“你咋还在这里呢?”

    洪哥睡眼朦胧地坐起来,早就习惯贵人对自己打是亲骂是爱的相待了。“我这不是等您消息吗?”

    “妥了妥了,等着那边下调令通知吧,”谦爷不耐烦地挥挥手,也不管他直接上楼洗漱睡觉去了。

    洪哥功成身退,也没跟安家兄妹俩说,继续忙着赚钱去了。

    五旗公社虽然偏南,但到了十二月份便整天阴雨蒙蒙的,影响生产,所以砖厂暂时关闭,让大家伙彻底好好放松歇一歇。

    河塘村的小学历经两个多月在全村人的努力下落成,漂亮的五层小楼,每层有四间教室,一间办公室,一间多媒体室,一间借阅室,一间实验室。

    操场有正轨的四百米跑道、足球场、篮球场、沙池、单双杠、乒乓球台、排球场地、羽毛球场地,还有看台和主席台!

    后院是个二层小楼,一层是幼儿园,二层是学前班,院子里放着秋千、滑滑梯等儿童娱乐设施。

    厕所是靠着围墙另外盖的一排半敞平房。

    青砖碧瓦白色墙裙,随风高高飘扬的鲜艳旗帜,还有喇叭里欢快的音乐,让每一个路过的社员都忍不住驻足看上许久,眼里含着湿意。这么漂亮的小学竟然属于五旗公社,属于河塘村,太不可思议了。

    各个年级的老师们是整个公社的知青经过考试、面试层层选拔定岗,工资由公社统一发放。附近村子里的孩子们已经将学籍给调回来,坐在宽敞漂亮的教室里上课。

    小学落成意义巨大,所以河塘村村民们决定在元旦这天好好庆贺一番。

    村里去公社申请领了些鸡肉、各种蛋、猪肉、羊肉,又去池子里捞了鱼,打开队里的仓库拿出粮食、菜干,整治了丰盛的宴席。

    家家户户拎着自家酿造的酒,聚在一起吃吃喝喝。

    知青们坐在一桌,安知夏对面恰好是围巾包住头发满身阴郁的祁云兰和陈思可。她们平常是见不着面的,安知夏每天公社、砖厂、家里来回奔波,而祁云兰和陈思可除了必要的劳动和活动,几乎不出现在大家面前。

    他们挨着村干部一桌,房垣正好跟安知夏背对着背。

    这样的场合,女人们就照顾孩子,吃饭聊天。但是男人们则拼命地劝酒,被劝酒那是人缘好,别人看得起你,不兴急眼。这是夏华国的酒桌文化。是以,被全村感激的房垣和安知秋成为了焦点,几乎全村的男人都拿着酒杯过来劝。

    安知秋酒量浅,又容易上头,喝一点脸就通红着,让人瞧着吓人。又有着安知夏在旁边护着,大家就主攻房垣。

    房垣别看整天冷着脸,眉眼横着的疤吓人,但大家伙都知道他是面冷心热。村里和公社很多事都是他张罗的,大家早就忘了他住牛棚的身份。今天男人们又喝了点酒,胆子格外大,一个个劝房垣喝酒。

    房垣是来者不拒,埋头一碗接一碗地喝,到最后村长和村支书都吓得帮忙拦着。

    安知夏吃饱了,就剥花生吃,余光一直锁定祁云兰。她总觉得按照祁云兰要面子的性子,得闷在家里不出来,既然出来参加酒宴,不搞点事情也对不起女主的身份。

    她见祁云兰起身,便也侧头跟哥哥说去放水,给方红叶使了个眼色,停半分钟跟上去。

    方红叶接收到信息,堵住陈思可的视线,挽着她开始打抱不平:“陈知青,你说你傻不傻呀。祁云兰有什么,又不是香饽饽,值得你当她的小跟班吗?她出了事还得波及你。

    上次的事,我瞧出来了,八成是她伙同别人偷钱,却扯着你当证人。结果你自己的钱搭进去,还得干脏活累活,被村民瞧不起。

    你自己也不长记性,还当祁云兰是患难姐妹。结果呢,你就多说了两句话,成了她和崔狗蛋的同伙,被连累坐俩个月的牢。

    啧啧,你说你何苦呢?

    你瞧瞧人家费知青,瞧瞧刘知青。她们从不往祁云兰跟前凑,结果现在小日子过得多好呀?”

    陈思可被说愣了,干干巴巴地道:“这跟云兰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安知夏欺人太甚,我也不能遭这么多罪。”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