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被男朋友亲的嘴巴红了,紫禁之巅不要再打了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2-25 03:53
    周侃的妻子将门打开,但对后面的几个保镖还是又戒备:“两位小姐进来就可以了,其他人就在外面等吧。”

    季禾正想要开口,却被颜舜华压住:“让他们在外面等。”

    迟疑了一下,季禾最终还是妥协,转头吩咐着保镖在外面等着。

    两个人进了门,跟着周侃的妻子进到别墅的客厅。

    客厅里坐着个小男孩,此时正认真玩着拼图玩具。

    “小洛,快叫人。”周侃的妻子开口。

    小男孩抬起头,一脸好奇地看着颜舜华和季禾,一双眼眸天真又清澈。

    “姐姐好。”他乖巧的叫了一声。

    季禾和颜舜华也对他笑着。

    小洛看着两个漂亮姐姐对他,顿时脸有些红,放了桌上的未完成拼图便跑开了。

    “你们先坐吧,我老公一会儿就下来。”周浩的妻子说着转身去给她们倒水。

    季禾抬头打量着房子:“以后退休了,我也想这样生活。”

    “那还很早。”颜舜华答。

    季禾转头看她:“不然咱俩就买块地,住两隔壁怎么样?现在男人根本不如姐妹靠谱。”

    “好。”

    见她答应,季禾有点开始憧憬了:“不过还是别叫云容了,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让她待几天还行,别说养老了,待个几个月估计她能疯,而且她太聒噪了嘴巴又毒,估计我不小心就要被她气死……”

    周侃的妻子给两人端了水来。

    季禾差点忍不住问她这里的房价大概是个什么水平了,但因为有点唐突,又只能先忍住,打算回去让林泽州去办。

    “夫人先前去过颜家吗?”颜舜华开口。

    周侃妻子摇头:“没有,当年他去接妈的时候我正怀着孕,不太方便走动。”

    两个人刚说了两句话,周侃就从楼上下来了。

    他走到桌前,将手里的旧匣子推到颜舜华跟前。

    匣子上落了锁,从锁的生锈程度来看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

    “颜小姐,”周侃开口:“这是我母亲生前留下的。”

    颜舜华眉心微皱。

    “如果颜小姐今天过来是想问关于从前颜家的事情,我没办法回答,十年前我从颜家接回我母亲的时候,她就已经查出了癌症晚期,我带着她到国外疗养没多久她就去世了,颜家的事情她也几乎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但是她临走前,给了我这个匣子,特意交代我让我交给颜家的大小姐。”

    周侃说着,从兜里摸出一把小钥匙。

    比起锁上的锈迹斑斑,这把钥匙表面光亮,可能被周侃一直带在身上。

    “今天颜小姐既然来了,我也算是完成了我妈的遗愿。但是,”周侃话锋一转:“这把钥匙,我还有个自己的条件,当然这把破锁可能不需要钥匙也能打开……”

    “你说。”

    颜舜华喜欢守信的人。

    “我儿子周洛,刚才你们已经见过了,他今年十岁了,从小就在泊勒州长大,我想让你们这次顺便带他回东辰。”

    周侃地妻子一脸惊讶:“老公,小洛还太小了……”

    “十岁不小了,现在他连东辰国语都说不利索,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忘了自己的根。当然,这也是泊勒州相对闭塞的原因,所以不如让人带回去,在东辰的氛围下好好培养几年。”周侃很坚决。

    周侃妻子委屈,那是谁当初一定要来永国的,本来她也不想来的啊。

    但是这个家本来就是周侃说了算,此时她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

    “你们可以和我们一起回去。”季禾也开口。

    周侃摆摆手:“不了,我们在这里生活十年了,早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节奏回国反而待不下去,我儿子还小,他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颜舜华点头:“好,我答应你,但前提是小孩子要愿意。”

    周侃应了一声,示意自己的妻子去给周洛收拾行李。

    “他不愿意也得去,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一帆风顺的事情。我们做父母的,总是为他好的。”

    周侃说着将钥匙递给颜舜华。

    没多久,周侃妻子牵了周洛出来。

    小男孩眼睛很红,很明显刚刚哭过,但还算乖巧,此刻也没有刻意哭闹。

    周侃站起来走过去将周洛牵过来:“麻烦颜小姐了,这次你们大老远舟车劳顿,我们也没多准备什么家常便饭,就不留二位了。”

    季禾有些无语,虽然她们是赶时间,但是也不至于赶到这种程度。

    颜舜华也起了身,拿起桌上的匣子,对周洛伸出手:“小洛,你愿意跟我们走吗?”

    周洛其实是不愿意的,但此刻看着颜舜华朝他伸过来的手,竟然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了。

    “跟着颜小姐走吧,她不会害你。”周侃开口,其实是命令。

    周洛吸了吸鼻子,转头看着桌上那幅未完成的拼图。

    季禾立刻会意:“你要把那个也一起带走吗?”

    周洛点头。

    季禾连忙走到桌边,周侃的妻子去拿了盒子,两人一起把拼图都给装好。

    几分钟后,季禾牵着周洛,和颜舜华一起出了别墅。

    星离站在车边,见两个人带了个小孩出来,不由挑了挑眉:“小孩谁的?要一起带走?”

    颜舜华点头:“嗯。”

    “谁养?”星离转头看季禾:“你养?”

    季禾连忙摇头,她要猫还差不多,养小孩就算了。

    “我养。”颜舜华开口。

    星离心头一颤,顾言玦这喜当爹来得还真是猝不及防。

    “你先带着他。”颜舜华看着星离。

    “啊?”

    “只有你的车还有空位。”

    星离:“……”

    季禾转头和周洛低声道:“你先和星离叔叔坐一个车。”

    周洛安静地点了头,乖乖走到星离跟前。

    星离低头看他,两人大眼瞪小眼,不对,这小孩的眼睛长得比他还大!

    季禾笑着对星离:“莫先生,麻烦开一下后备箱,有点小洛的行李要放。”

    星离一边打开后备箱一边郁闷,他明明是来做保镖的,怎么成了随便被这俩女人使唤的车夫了?

    安顿好周洛,颜舜华转头看着周侃:“今天麻烦周先生了。”

    周洛的妻子有点受不了和孩子分开,就没有跟出来。

上一篇:中国哪个省女多男少,六年级正太遗精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