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苏柔上瘾了第6章,男友说不带套太舒服了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26 03:53
    第633章 不放弃

    “怎么会这样。”森姆七朗懊恼地后退,郁闷地抬手扶着额头。

    难道他真的做错了么。

    可是要他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和陌生男人在酒吧喝酒,他真的做不到。

    “不,兄弟你没做错。”

    “是的,七朗,我也觉得你没错。”郸弥子上前,一脸为难地劝道。

    酒吧门口。

    苏筱柔一脸气冲冲地出来,结果刚好碰上跟着七朗的车子到酒吧门口的柳茗熙韩青禾一帮人。

    “筱柔姐……”柳茗熙错愕地看着她,本想上前打招呼的。

    可苏筱柔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就走到马路边,拦了个计程车走了。

    “怎么了这是?”柳茗熙疑惑地跑进酒吧。

    却见郸弥子和陆其燃都在那里安慰七朗。

    “怎么了这是,我看到筱柔姐姐了,她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再联系这一地狼藉。

    “不是吧。你们吵架了?”她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不是才刚回国团聚在一起吗?”

    “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说。”陆其燃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原来如此,”柳茗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觉得七朗没有做错什么啊,虽然打人可能有点冲动,但是看到女朋友被别的陌生男人靠近,都会担心的。”

    她更相信,如果是哥哥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喝酒。

    废了那个男人的冲动都有,别说打一顿了。

    “是啊。而且筱柔姐还跟你说她头疼要回去睡觉,头疼又怎么还会出来喝酒啊。”LK有些想不通的说。

    “也许你应该找她好好聊一聊。”韩青禾皱眉道,“我们这么说,并不是在劝分或者劝和。”

    “嗯对,也许我们也该从筱柔姐的角度考虑下问题?”

    柳茗熙思考了一下,“我刚才的想法,完全是出于自己的角度,每个人的观念都是不同的,也许筱柔姐在M国待久了,思想也比较开放。”

    森姆七朗闻言,眸子闪动了一下,但很快,又陷入了迷茫和纠结。

    “如果你真的喜欢筱柔姐。那么作为兄弟,我真心地建议你,去找她再谈谈清楚。”

    郸弥子深呼吸了一下说,“你在这里愁眉苦脸的,不是办法。”

    “是的,这点我支持小郸。走吧,我们陪你一起去。”

    “行。”森姆七朗站起来,“不过,这是我跟筱柔之间的事,谢谢大家的关心,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去找她就行了。”

    “你能搞定吗?”

    “我可以的。"

    “这个借给你。”郸弥子脱下背后的吉他,交给他,“虽然断了根弦,但是还能用。”

    “我知道了,我明白该怎么做。”森姆七朗感激地看了自己的好兄弟一眼。

    随后。

    背着吉他离开了酒吧。

    剩余的几人见状,帮忙赔付酒吧老板维修费后,随便找了个包厢坐下,叫了点酒来喝。

    “你小子,不跟我们聚会,一个人躲在这里喝闷酒。"LK不爽地擂了陆其燃一拳。

    “没……我只是最近烦心事比较多。”他低下头,抓了抓凌乱的头发。

    “怎么了?”柳茗熙关心的问。

    “x国那边发来消息,说梅里英的情况不容乐观,如果三个月内,还找不到生命仪器的话,很有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什么……”柳茗熙错愕地睁大眼,“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到我爸爸了!”

    “嗯……”

    “试试我说的那个办法吧!”

    “不行,那样太冒险了。”韩青禾还是不同意。

    “可是只有那样,才可以逼爸爸出来,不然的话,他永远都不会出现,我们就一辈子也拿不到生命仪器。”

    “有我在,不会让熙儿有事的。”陆其燃道,“但是现在,必须逼那个黑衣人现身。”

    “那又怎么样,如果我们都在的情况下,就证明熙儿不会有危险。”韩青禾冷冷道,“黑衣人依旧不会出现的。”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郸弥子满脸大雾。

    “就是……又是爸爸,又是黑衣人的。熙儿,你找你爸爸了吗?”LK捕捉到了关键词。

    “基本上能确定了。”

    “什么!那太好了啊,可是为什么,你们说得好像熙儿的爸爸就在我们周围一样,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相见呢?”

    “我相信爸爸有自己的理由,但是我们现在必须告诉他我们的目的!”

    柳茗熙站起来,“哥哥,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我是龙翼人,完全可以保护好自己。”

    韩青禾眸光闪烁了一下,没有说话。

    片刻后。

    “这一点,我们回去后再从长计议吧。”

    *

    与此同时。

    苏筱柔所住的公寓楼底下。

    森姆七朗想上去,她却不肯给他开门锁。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勉强了,直接在底下大喊了两声她的名字。

    窗户推开。

    苏筱柔不悦地朝底下喊:“你不要再来了,七朗,我想我们不合适!”

    “不是这样的,筱柔,我知道你只是在说气话。”

    这么长时间的跨国恋都过来了。

    现在好不容易见面,你告诉我说不合适?

    森姆七朗觉得这只是她一时气在头上胡乱说的。

    “我想过了。七朗,你比我小那么多岁,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就算我们现在能快乐一会儿,哪又怎么样呢?到时候结婚的时候,家里怎么说,能接受我们吗?”

    “筱柔,为什么你会开始顾虑这些,以前你从来都不会考虑的!”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跟我只是闹着玩。我以为我回国后,这可笑的一切就该结束了!你走吧!以后也别来找我了!”

    苏筱柔说着,砰地一声关上窗户,背靠着落地窗蹲下,眼泪已经流满了面颊。

    森姆七朗怔在原地,显然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

    她才回来三四天而已!

    森姆七朗没有选择放弃,他在长椅上坐下,开始弹奏吉他。

    音乐里似乎含着他想要说的话,随着节奏传进苏筱柔的耳朵里。

    公寓楼里,也有别的住户,探出头来,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森姆七朗旁若无人地演奏着。

    这场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恋爱,他不会让它轻易结束,如果她不下来,他就在这里弹一夜……

    他相信,她一定会下来的。

上一篇:无精症能活多久,狮子女失望会很绝情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