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分家产没女儿份养老有,这是疯狂的深海牢笼漫画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53
    回到家,夏鹿看到门口堆着几个大箱子,张妈正卖力地往厨房里搬,她赶紧放下背包,走上前想要搭把手。

    “我来就行了,太太你歇着吧。”张妈拒绝道。

    “张妈,这都是什么东西呀?还挺沉的。”

    “这些呀,我也不知道,老夫人的司机刚刚才送来的,说是特意拿给你和先生的东西,也没交代什么就走了,我打算都搬进来再一起拆,看样子应该都是吃的东西吧。”

    夏鹿茫然四顾,这么多吃的要吃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周奶奶真是太关心他们了。

    “补品,全部都是补品。”只瞄了几眼,张妈就得出了结论,“还有跟上次一样的补药,又送了两箱过来,可惜,之前的还没喝完呢。”冰箱里早就塞得满满当当,这些东西该放哪儿,她一时犯了难。

    夏鹿涨红了脸,原来周奶奶是这个意思,她老人家倒是稀奇,平日里见面了也不催,打电话也不问一句,私下里就拼命往他们家里折腾补药。跟上次不同,这次不仅有中药,还有西药,什么备孕要吃的叶酸,怀孕要吃的钙片、维生素、补剂,应有尽有,想抱孙子的心日月可鉴。

    正犯愁,身后的门忽然打开,周铭郴回来了。

    “这是什么?”

    “都是老夫人送来给先生太太吃的补品,种类可多了呢。”张妈脸上也笑开了花,在抱孙子这件事上,她跟周奶奶的观念是一致的。结婚不生孩子的话,还结婚干嘛?很多老一辈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周铭郴只瞥了一眼,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

    “你跟我过来。”他转过头,对夏鹿说道。

    “哦。”

    果然,该来的暴风雨总还是要来的,想想平日里他时常教育自己,不要跟其他男人走的太近其实也是有理由的,谁知道真的会有记者藏在暗处等着偷拍她呢。哎~有点后悔。

    进了书房,夏鹿顺手带上房门,她可不想让张妈听到自己又被训话,太丢脸了。

    “那个…周铭郴,我和少唐哥之间真的没什么的,昨天就是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迷路了,拐错了弯,正好看到少唐哥一个人在那儿,我就过去跟他聊了几句,谁知道会有记者蹲在旁边偷拍,当时也吓了我一跳…”还没等被问话,她就主动解释起来。

    “你知道自己昨天被拍了?”周铭郴脸色阴沉。

    夏鹿只好点头,“知道…那人还开了闪光灯。”当时楼梯间光线昏暗,他们两个刚从里面出来,被晃了个正着。

    “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跟我说。”周铭郴的语气很冷静,看样子并不打算冲她发脾气,这让夏鹿稍稍放松下来。

    “所以不是不能做,是要告诉你对吗…”大概是神经太过松弛,无意中竟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周铭郴显然也有些惊讶,他定定看着夏鹿,“也不能做。”

    “哦…”

    “那这次的事,你打算怎么解决呀?”

    “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问题,只要以后你谨言慎行,少给我惹麻烦,就足够了。”周铭郴双手插袋,走到她面前,低头看她。“我叫你来,还有一件事。”

    预想中的暴风雨没有来临,夏鹿此时已经放松了警惕。

    “从今晚开始,你搬到主卧去睡。”

    “主卧?”夏鹿看着他,不明所以,“那不是你的房间吗?”

    “以后也是你的房间。”

    “才不要,”夏鹿拒绝得很干脆,她自己住的好好的,上次因为夏知秋在,无奈之下在他房间睡了没几天,已经够痛苦了,现在好不容易搬回去,再也不想重来一次,“我要睡在自己房间。”

    周铭郴扳住她的肩膀,微微倾身,凑近她,一字一顿地说道,“这可由不得你。”

    夏鹿倒吸一口凉气,这男人手上力道不重,说的话好像也没有很恐怖,她却觉得脖颈发凉,汗毛倒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看她的表情,周铭郴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放开抓住夏鹿肩膀的手,重新站直了身体。

    “三个月之内,你必须怀孕。”他收起笑容,正色道。

    区区十个字,敲打在夏鹿耳膜上,她觉得自己好像忽然失聪了,“你说什么?”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给你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之后,你的肚子里必须有我的孩子。”

    夏鹿呆滞地看着他,“你在开玩笑吧?”

    “没有,如果三个月后你没有怀上我的孩子,我们的合作就此终止,我会按照合同条款向你索赔。”周铭郴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她更觉得不可思议,天下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凭什么啊?”夏鹿终于反应过来,开始为自己争取利益,“当初我们签合同的时候没有孩子这一条,我记得很清楚。”

    “是么?”周铭郴早有准备,从抽屉里拿出当初两人白字黑字一式两份的合同来,指着下面一行细小的黑字,补充条款:合同存续期内,甲方可根据个人需求对合作项目进行相应调整,如无特别说明,乙方应予以全力配合。

    “什么鬼?”夏鹿皱了眉头,“不要以为拿一行莫须有的小字就能骗我,而且生孩子怎么能算是合作项目?!”她觉得自己的三观都受到了冲击。

    周铭郴双手环胸,“结婚生子本来就是一种经济手段,可以将两人的经济利益合理最大化,怎么能说不是合作呢?

    “从根本上来讲,婚姻就是合作。”

    他的语气是如此的理所当然,让人差点儿就信了。

    “那也不行,”夏鹿猛摇头,“这跟代理孕母有什么区别,你要是想要孩子,出去找个代孕的不就行了,或者随便找个什么女人,反正你那么有钱,想给你生孩子的应该不难找,实在不行我去帮你打广告,你自己挑还不行吗。”

    “不行,我只要你的。”

    周铭郴看着她,眼神里呆着一丝戏谑,让人心中冒火。

    夏鹿一把推开他,准备冲出门去,跟这个神经病理论根本没有结果,她不想浪费时间。

    “站住。”周铭郴拽住她的手腕,将她留在原地。“我想你搞错了,我不是在问你的意见。”

    夏鹿用力想甩开他,却失败了,只好抬头,愤愤道,“不管是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的,让我帮你这种人生孩子,下辈子也不可能!”

    <!-- csy:24162033:241:2019-11-19 10:51:46 -->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