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宝贝我们换个姿势再来一次,魔法少女伊莉雅3rei68生肉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53
    “醒了啊?”秦越两只手不得空,只好颠颠怀里下坠的人。

    “嗯,这两天没睡好,太困了。”唐菲菲眯着眼睛还想再睡会,努力打起精神来,“行了,我自己走吧,省的别人说闲话。”

    “那你小心点,别崴着脚。”秦越蹲下身来让唐菲菲站稳。

    唐菲菲扶着秦越手臂试着站在地上,腿有点麻不得力。

    唐耀宗目不斜视走在前面,突然高峰撞他一下,示意他回头看。

    “他俩感情真好呢。”高峰看着远处亲昵交谈的两口子艳羡道。

    唐耀宗甩甩手又大步流星往前走去,高峰那话的意思他明白,却不甘心。

    高峰回过头耸耸肩,吹着口哨吊儿郎当的继续前行。

    出了红舞鞋歌舞厅,高鹏就跟他们分道扬镳了。

    城市的角落里有些风儿刮过,为老城带来时代的新衣。

    第二天一行人还是按老规矩中午傍晚赶在厂区人流下班的时候去摆摊卖货,这附近的人都听说了高峰卖衣服的事,有兴趣的找上门来买。

    唐菲菲觉得时机差不多可以去租临街的门面房了,正好她们自己也要找房子租住。老是借住在别人家不是事,再说春梅两口子独自带着时明在家不方便也不放心。

    这么一来,最好是租个门面带小院的房子。

    唐菲菲和秦越少不得趁着空闲的时候外出找房子。两天下来,跑了不少地方,勉强找到两处地方。

    一处是临街靠近供销社的老房子,有些破旧不说也没有对外的门脸,两层的红砖房子还要维修改造,工程有点大。

    另一处房子比较新是在正街的巷子口,房东自己住楼上,只有楼下出租,根本住不了人,还得另找房子住。

    “越哥,你看咱们选哪里?”看了两天没找到特别合心意的房子,唐菲菲觉得有些累了。

    “这两处都不能马上住,区别都不大。”秦越回想了一下两个地方。

    “好像是啊。那干脆选择那个小楼吧。可是要花大功夫装修,房东要是能卖就好了。”唐菲菲想到万一费力把房子弄好,房东趁机涨价或者不肯租了那就是个麻烦事。

    “要不明天再看看吧?”秦越觉得租房不能太心急,要慢慢找合适的。

    “我想快点找地方搬过去,接时明过来。”唐菲菲看着天边的云彩,这是头一次几天没有见到儿子了。

    “明天再看看吧,没有的话就去谈谈那房子卖不卖。”秦越虽然内敛,也确实想儿子了。

    秦家村

    春梅把时明用布带绑在身上,带他一起去跟秦三哥拉渔网。

    唐菲菲和秦越不在家,两口子现在都是同出同进,秦三哥不放心春梅一个人落单,有了前车之鉴,还是小心为妙。

    夏天时明一直是被春梅带着,孩子小也分不出伯母跟妈妈的区别,平时春梅还带的更多。

    所以唐菲菲失望了,小时明压根没有惦记妈妈,他乐不思蜀跟着三伯父三伯母去外面看世界。

    每天清晨秦三哥会去大湖里拉起昨夜的渔网,以前都是秦老爷子跟着去,前段时间开始老爷子就不去了。

    落单的秦三哥一个人去了几天,等唐菲菲夫妻离家几天没回,秦三哥便带着春梅和时明一起去河边,让她俩在岸边上看着。

    别看小时明还不到一周岁,也知道贪玩,每天看着三伯父出门,就在站栏里跳着脚要往外面翻,小手伸着急切的“啊啊啊”叫。

    小时明如愿以偿哄的三伯父天天带他去打渔,看着网里蹦跳的小鱼,他喜的直叫唤。

    三个都不能言语的人倒是达成了和谐,手势表情也成功沟通交流了彼此的想法。

    秋天河边的茭白成熟了,秦三哥把渔网拉起后,又去掰了五六根茭白,嫩嫩的生吃也很甜。

    春梅折一段嫩尖尖给时明磨牙,小家伙两只小胖手捧着茭白,迫不及待开工,细白的小米牙吭哧吭哧的卖力啃着。

    白胖可爱的孩子看的春梅内心一片柔软,她摸着自己的小腹处,眼神里藏着一丝渴望。

    可是时候还不到,菲菲给她开了避孕药吃,一则是调节她不规律的月经,二则那事发生了到底有后遗症,假如她快速怀上孩子别人免不得要闲话。

    村民远远看见他们笑道,“秦越带着婆娘去城里享福,这是不要仔了吧。”

    “他们两口子也是心大,把孩子给俩个哑巴带,之后也变成小哑巴了。”有人幸灾乐祸。

    “哎,你说老秦家老婆子一死,他们就乱成一锅粥了,啧啧啧,屋里啊,还是要有个长辈坐镇,这底下的猴儿才不会翻天。”这是趁机教育儿媳妇别想着翻出公婆这座五指山呢。

    “唐医生这卫生室不搞了也麻烦,身上有个病痛还得跑老远,唉,你们说就刘军搞什么鬼,好歹人家也帮忙了不是?”有个大婶锤着后腰酸痛的地方,只怕又要变天了。

    “还怕人家挣的钱少要送钱给她啊?我听娘家那边说秦小四在那边收棉花,人家说至少挣了这个数。”消息灵通的人比划着一根手指,“一百人家哪里看得上,至少是一千!”

    这个数字引来嘘声一片,那真是发大财了,这要攒多久啊!就算是秦小四工资也要不吃不喝存三四年呢。

    “依我看啊,还是要读书啊!咱们村里也就秦越她娘有这个远见。”马后炮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好好送家里那个傻儿子多读点书。

    “脑子灵泛才有用,关读书什么事。还是要有关系,你看人家亲戚厉害,收山货赚钱吧,咱们得了好处,他们自己屋里人秦老大秦老二更是沾了光,天天吃香喝辣哟。”住在秦大哥附近的邻居想着人家天天飘着肉香的炊烟。

    秦三哥夫妻带着时明哪里知道老秦家是村民最热衷的话题,每天跟炒剩饭一样,没事搬出来嗑嗑牙。

    一个富足的家庭成功之处在哪里是村民们讨论的重点,借此分析借鉴经验,幻想自己有同样的经历是不是能取得同样的成功呢?

    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既想脱离这个子子孙孙一眼望到头的命运,却又没有那个勇气去挣脱身上的枷锁。

    寄希望于谁呢?下一代啊!

    有什么方式呢?能看到的捷径也就是读书改变命运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