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结婚晚上一般干几次,开始反抗后来就主动了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53
    第1046章 一想到他和别人

    起初拍摄都挺好的,司雪梨一直强迫自已集中精神听摄影师的指导摆出各种神态动作。

    但是时间长了,就算她不是直接站在河水里,但仍被冰冷的水花溅湿了脚,冻得不听使唤,塑料板也因此变得滑溜溜。

    后面摆姿势只得越来越小心。

    一切都在艰难进行。

    远处响起建筑工人的呼喊声:“那边要的是A2型木材,谁给装成A1啊!”

    装成。

    庄臣。

    仅仅是同音字,就彻底让司雪梨的理智涣散,虽然明知道只是同音,但目光仍下意识追随过去,想看看真正的庄臣有没有出现。

    思绪出神,但身体还在下意识跟随摄影师的命令摆出姿势,一个不集中,脚下一滑——

    幻幻惊叫声响起:“梨子!”

    司雪梨在栽倒的时候大惊,手在空中想要扶住什么稳住身体,可惜水中央一个能借力的地方也没有,她直直栽到了河水里。

    扑通一声,溅起好大水声!

    冷。

    彻骨的冷,身上的布料瞬间吸收大量冰冷河水。

    痛。

    尤其是小腿和手肘,因为跌下时她特意用四肢支撑身体,河水不算深,但下面全都是鹅卵石,这一摔,感觉四肢都给摔麻了。

    “是啊,臣哥哥真的很专情呢,这么多年来,除了司晨,就是你。”

    “不过嘛,人非圣人,孰能无过。”

    “其实你也别怪臣哥哥,我知道那晚他是把我当成你,所以才……”

    郑兰儿的话响起后,接着就是庄臣跟她说分手的场景,一幕幕从脑海里走马观花而过。

    他失踪三天回来后就变得很冷漠,一句话也不跟她说,甚至连眼神也没有给她。

    每次她主动没话找话,他要么不回应,要么逃避。

    后面更是决绝的说我们分手吧,还绝情的叫了律师来谈赔偿还有清点,甚至当她把孩子摆出来谈的时候,他也只是不咸不淡说一句如果生出来就给赡养费。

    她也不想相信郑兰儿的片面之词,可是一切综合起来……

    她总算知道庄臣为什么如此反常了。

    郑兰儿是庄臣那群发小里的其中一个,很久以前庄臣带她去见他的朋友们,每个人的神态都摆明知道郑兰儿喜欢庄臣……

    “其实你也别怪臣哥哥,我知道那晚他是把我当成你,所以才……”

    见鬼似的,郑兰儿那句话又在脑海里重复响起。

    司雪梨闭上眼,一行泪从眼角滑落。

    时间不早不晚,让她都分不清这眼泪是因心痛所流还是身痛所流。

    幻幻早已第一时间淌进河水里走到司雪梨身边。

    这河水高度到小腿肚处,底下全是坚硬的石头,可想而知刚才司雪梨那一摔有多痛。

    走近了,看见司雪梨在哭,更是嗓子眼都跑到喉咙处!

    “梨子,你感觉怎么样!”幻幻问的是她肚子,同时双眼紧紧盯着司雪梨裙子下半部份,超害怕会看见血迹。

    所幸,从司雪梨摔落到她走过来统共十几秒过去,裙子仍一片洁白。

    “肚子没事,身体好痛。”司雪梨知道幻幻关心,先挑重点回复,顺势将流泪的原因归功于摔跤。

    其中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已经跑到司雪梨身边,第一时间将她从冰冷的河水抱到岸边。

    立刻有人递毛巾递热茶。

    司雪梨哆嗦着双手捧着热茶杯,慢慢的抿,身体已经逐渐暖和起来,但是见鬼的,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缓缓流下。

    有这眼泪,周遭的人对她更加嘘寒问暖,纷纷关心她哪里伤着了。

    司雪梨面对这片关心,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反正她也不能如实说她心比身更痛。

    两杯热茶下肚,救护车到了。

    司雪梨后知后觉,幻幻竟然大惊小怪给她叫了救护车车。

    “……”司雪梨有点无奈,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幻幻,无声责问她最近进医院是不是太频繁。

    幻幻见司雪梨哭成这样痛成这样还不想去医院,咬牙:“检查一下没有坏处!”

    好吧。

    司雪梨不敢反驳。

    跟编导说了几句话后,跟着幻幻一块上救护车。

    幻幻见司雪梨眼泪一直没有断过,以为她是害怕把孩子摔坏了,于是安慰:“没事的,别自已吓自已。”

    裙子到现在还是洁白一片,而且司雪梨也没捂着肚子,能有啥事。

    不过看司雪梨露出来的手臂和小腿,黑的紫的,一大片,触目惊心,就知道她落地那一刹那肯定是用手脚护着肚子。

    幻幻心里感叹母爱的伟大,受伤那一瞬间想的不是保护自已,而是腹中孩子。

    司雪梨点点头,接受下这个不着调的安慰,但眼泪还是没有止住。

    她一点也不想哭,可这眼泪就是控制不住,这次怀孕的反应比上次大多了,害她变得多愁善感。

    不过亦有可能是以前环境太苦压力太大,她每天总是想着要怎么多赚钱确保孩子的生活,也没时间多愁善感。

    幻幻从一旁抽了几张纸巾给司雪梨擦泪:“怀孕真的太可怕了,感觉你都变了个人似。”

    以前想看司雪梨哭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幻幻没见过第二个像司雪梨这么乐观的人,不管工作上遇到什么刁难事,都呵呵一笑而过,主要是胸襟广阔。

    可现在……

    动不动就掉泪。

    司雪梨接过纸巾,自已擦,闷声道:“我争取少点哭。”

    “想哭就哭吧,憋着也不好。”幻幻纳闷,孕妇本来就情绪敏感,而且司雪梨现在还处于失恋期,情绪波动脆弱是正常的。

    司雪梨默默任由眼泪汹涌。

    脑海里在想后续。

    若庄臣真的和郑兰儿发生过关系的话,她真的不原谅他了吗?

    还是说主动找他谈开这件事,说她虽然介意,但是能原谅他?

    前者的话,她做不到,后者的话,她觉得很难受。

    只要想到庄臣别人睡了……

    她就……

    抓狂,恨!

    救护车到达医院后,司雪梨通过秘密通道进入VIP病房,经过一番检查,除了手脚有淤青外,一切都好。

    司雪梨待医生走后,见幻幻仍一脸愁容,摸着肚子语调轻松感叹:“这个孩子生命力好顽强啊。”<!-- 69s:105962:44131610:2019-09-02 11:14:08 -->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