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故意不理男朋友他哭了,婴儿不吃奶头就不睡觉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53
    当晚。    陈冉冉和王莹回到寝室, 就面对苏琳阴沉的脸,对方还一阵谩骂诋毁。    “徐歆那个男朋友根本就是装的,狂妄得很要死, 以为家里有点臭钱就了不起啊?”    “看不起谁呢?以为自己开辆好车,施舍呢?还抬着下巴看人, 素质真低。”    “徐歆真是眼瞎,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    陈冉冉和王莹蹙了蹙眉头, 一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干净,为了发生争吵,只当没听到, 各干各的。    见两人没反应,苏琳更气了,她受尽了侮辱, 全然没有一点脸面, 这让自命不凡的她颇为难受, 语气也尖酸刻薄起来。    “你们才吃了她男朋友的一顿饭, 不会就觉得人家很好吧?真没你们看到的那么好,男人都是很会伪装的。”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我可不吃, 没准以后有没完没了的事情呢。”    “徐歆今天又没回来?这是要同居了啊?男生嘛,不都是为了那点事?”    ...    “苏琳。”王莹的暴脾气没忍住, 拉下脸,直接把手机丢在桌子上, “你什么意思?说话不觉得过分吗?就一起吃顿饭而已,有你想的这么龌龊?你不想吃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发脾气给谁看呢?”    她们早就受够了。    有些人的脾气很不讨喜, 嘴巴真臭。    “对啊,人家挺真诚的,没必要想这么多。”陈冉冉也开口,试图缓解气氛。    “你们跟着蹭吃蹭喝,当然帮他讲好话了,我可做不了这种事,少吃一顿又没什么,他还不是炫富来了?”苏琳反驳,语气怪怪。    “你总是这样。”王莹提高声调,沉着声,“我们凭什么受你趾高气昂的指责?我们都没觉得有什么,你来添什么堵?今天的门票和玩项目还有自助餐的钱,也是冉冉表哥免费给我们的,你不也去玩了吗?”    “本来就是人家送我们回来和请我们吃饭,承认别人给我们便利给我们省钱有那么难?我们本来就是学生,本来就穷,这不是很正常吗?”    她就看不惯苏琳那副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还要装作自己很有钱、是个富家千金,以后肯定能干出大事业的样子,还看不起她们所有人。    苏琳被一怼,气得胸腔发疼,吼了一句,“谁愿意去啊?还不是你们让我去的?我才不稀罕!”    “又来了,你也挺搞笑,典型的没那命生那病。”    ...    徐歆不知道寝室发生了一场大争吵,大家都隐忍多时,一触即发,争个不停,旁边的寝室都来看热闹了。    最后,苏琳摔门而出,让段益来见她。    被『逼』去了酒店的段益很不耐烦,拧着眉头,“我说了这几天没心情,没兴致。”    “我知道徐歆的男朋友叫什么了,叫季淮,他看起来好像很有钱,开了一辆豪车,家里有矿,是个富二代。”苏琳看向他,像是在看笑话,眼神有些渗人,“她看起来很爱那个男的,两人今天在热带雨林很亲热,看起来感情非常好。”    闻言,段益脸『色』不太好,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苏琳添油加醋说着:“今天她晚上都没回来,你说你要怎么办?你不是说徐歆很害羞很腼腆吗?人家今天在景区可没那么含蓄,撒娇得很,非常主动,就差没打野.战了。”    看到段益又火又急,她心情爽了。    段益只有徐歆这一条好走的路,攀不上对方,跨越阶层是不可能的,还得老老实实打工一辈子,依照他的『性』子,不可能会坐以待毙。    “你可要抓紧时间,要是手段不激进,怕是都难得手。”她话语里带了暗示。    徐歆不是谈了所谓甜甜的恋爱吗?    她现在就想看到她分手,看到她伤心欲绝!    “说完了吗?”段益黑着脸,他不好过也不想让苏琳好过,把对方推倒在床,在床上都发了狠。    不过这女人是越狠让她越兴奋。    段益到最后兴致缺缺,看着倒胃口。    时隔几天,他猛然顿悟,季淮?那不是追徐歆的那个富二代吗?    当时徐歆和他分手,让这个富二代有了可乘之机。    没过多久他家还破产了,据说就是一个靠煤矿发家的暴发户,季淮还没脑子,没担当,空有皮囊,在外养女人,让徐歆过得别提多惨。    现在怎么刚开始就和徐歆在一起了?    一想到季淮的为人,段益又不着急了,喜欢玩女人这好办啊,找来苏琳,两人一合计,她眼底都冒光了。    原来是那个富二代啊。    虽然以后会破产,但是现在有钱啊,随便捞一点,都够她过得滋润,顺便还能让徐歆痛不欲生,真是血赚。    两人的计划,苏琳先去勾引季淮,上床拍照片,骗出来点钱,然后引导徐歆发现,段益这时候出面安慰,拯救徐歆,伤心之际,她很快就会爱上他。    分头行动,段益继续接近徐歆,苏琳则要接近季淮,制造偶遇。    费尽千辛万苦拿到了季淮的部分课表,苏琳一下课就去蹲点,等来等去,完全没人影,一个电话就打给段益,“你拿到的课表到底是不是真的?我都没看到人啊。”    段益一脸烦躁,看着季淮牵着徐歆的手走了过去,季淮现在一下课就来找徐歆了,苏琳能蹲到才怪!    回复了苏琳,对方赶来,两人就像间谍一样,鬼鬼祟祟,跟着徐歆两人去了餐厅。    徐歆在占座位,季淮放好东西起身,看向徐歆,“今天想吃什么?”    她弯了眉眼,红唇微启,“糖醋排骨,土豆丝,香菇炖鸡....我不想吃青菜。”    “不想也要吃。”他说完转身往前走。    徐歆努了努嘴,捧着茶在喝。    这可是好时机,苏琳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性』感的吊带裙,都能看到沟了,冲段益试了个眼『色』,扭着腰边走上去了。    不就是那个好『色』无脑的富二代吗?这种男人可是百年难得一遇,可要好好把握。    “酱香茄子,香菇炖鸡,糖醋排骨....”    “再打个汤。”    季淮点了很多,掏出卡在刷,苏琳趁机走到他身后,看着他手上又换了一款手表,脚上的鞋还是斯亚迪限量版,真有魅力。    她今天喷的香水,那可是号称会让男人着『迷』的“行走的春.『药』”。    一会她会假装没站稳,然后扑在他后背上,还要故作矫『揉』惊呼一声,最好趴在他耳边,趁机吹口气让他心痒痒。    摆好神情,她身子慢慢往前倾,“啊”了一声,就要碰到了,谁知,季淮的身子倏然往前走了一步,她没东西支撑,猛地往前栽。    伸手要抱住他,哪曾想他突然转过来,手里还拿着两个餐盘,没等她靠过来,用餐盘猛地把她往后推。    “啊!”她被推倒在地,这下是真的尖叫了,紧接着,眼底猛地一蹬,眼睁睁看着两个餐盘砸下来。    苏琳五官痛得扭曲起来,其中一个餐盘打在她脸上,青菜叶子挂在了头上,脖子上还有鸡肉香菇。另一个砸在她身上,饭菜全倒在身上,裙子甚至还往下滴了油,浑身油腻腻,她姿势狼狈,大家都望过来。    苏琳僵在原地,原以为季淮会道歉,只见他居高临下看着他,眼底不耐烦又厌恶,笑骂道,“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走路不看路?”    动静吸引了一群人看过来,但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笑是真的好笑。    “噗。”    “快看快看。”    “我靠,这太惨了吧?”    “笑死了,那哥们打的菜不便宜,损失惨重啊。”    .....    季淮重新打了份菜,眼神都没给她一个,然后走了。    “刚刚那边怎么了?好多人啊。”    他一坐下来,徐歆好奇问。她探头也看不到。    苏琳身边围了好多人,有些人还偷偷拍照,好不热闹。    “有人打翻饭了。”季淮随口解释,徐歆了然,也没在意,然后把筷子和汤勺放在他餐盘里,“给你拿的。”    季淮给她夹了一块肉,“阿姨说是新菜品,尝尝。”    徐歆往前张嘴,咬下肉,“不错耶,很好吃。”    “好吃多吃。”他每次都这么说,又喂了一块,恨不得把她喂胖。    段益看着两人甜蜜蜜吃了顿饭,气得面『色』铁青,徐歆可从未和他这么亲热过,对方保守,在公共场合不会做出格的行为动作。    他一旦逾越,她就会逃了。    如此浪『荡』,难怪会和季淮怀孕,活该被玩!    与此同时。    苏琳捂着油腻腻的脸溜走了。    浑身都散发着饭菜都香味,一路备受关注。    回到寝室,王莹和陈冉冉看到她都惊呆了,人家哭哭啼啼,既然已经闹翻,她们也没问,直接就出去了。    一次勾引没成,苏琳觉得自己没用对方法。    忍辱负重,假装手机在朋友那,楚楚可怜向借徐歆的手机打个电话给朋友。    徐歆也没多想,便把手机给她了。    苏琳快速打开列表,要去找季淮的电话号码,结果没找到,但是通讯列表里有一个频繁联系的人,最近几天都联系了三四次。    这肯定是季淮啊。    拿到号码,苏琳先给季淮发了条消息,态度谦虚,语气良好,原以为季淮不会回,结果等到下午,对方就回她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在聊,她自认为聊天技术不错,不然段益怎么会被她勾引到?    撒娇卖萌风『骚』,她都会。    有意无意地勾引,对方好似一点都不反感,还主动提出加她的微信,这样苏琳大喜过望,还发给段益炫耀。    没有她拿不下的男人,再聊几天可以去开房了 。    这日晚。    外面下雨,所以徐歆和季淮要提前回去。    她洗好澡后,正在敷面膜,陈冉冉在和男朋友打视频,王莹在和爸妈打视频,没一会,季淮的视频也打过来了。    徐歆接了起来,把耳机找出来要『插』上。    “媳『妇』儿~”他靠在床头,拖着声音叫了一声,跟摇着尾巴撒娇的大型犬似的。    她突然被吓了一跳,红着脸赶紧『插』上耳机,才慢了一秒,受不了他了。    王莹笑出声,“啧啧啧”了几声,意有所指,“某人注意影响啊,禁止在寝室屠狗,我们可是会报警的!”    陈冉冉也在笑。    徐歆『插』上耳机后,低着声音,又羞又窘, “干嘛?”    “想你了。”他说。    饶是没人听到,徐歆也觉得害羞,小声在和他讲话。    苏琳在床上,目光死死盯着徐歆,继续给季淮发消息,“你在和徐歆聊天吗?我也想跟你视频怎么办?”    那边很快回:“那不行。”    “那好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苏琳编辑好后,发了出去,还配上伤心的表情,瞧瞧,她多么善解人意。    徐歆在这边和季淮视频聊天,她在那边也和季淮聊天,还觉得很刺激。    “对啊,上一次出去玩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超会照顾人,如果我男朋友也这么照顾我就好了,可惜我没有男孩子喜欢。”    “最近心情也有点不好,比较低落,好像除了学习,没什么能让我开心了。”    “超级超级难过,不想在寝室待着了,如果有人安慰就应该会好很多。”    .....    此时。    首都师范大学的贴吧内,一个新的帖子火了。    “这位苏琳,你好像勾引错人了,你打听错号码了,我是他的哥们。免费请大家看一场年度大戏哈。”    一开始,楼主就发了几张照片,苏琳一开始介绍了自己,说明来意,而且还真心实意道歉,态度那叫一个好。    众人一看,那不是上次在食堂摔了一身饭菜的女的吗?前段时间大家还说那个男的很绝,无论谁对谁错,人家摔成这个样子都要道歉吧?    现在看来,怕是故意的吧?恶心吧啦,恨不得把食堂那大锅汤扣她头上,给她醒醒脑。    苏琳还一直夸人,有意无意的勾引,回一句就能抓住不放,不断挑起话题,释放暧昧信息。    撒娇卖萌,最后话题越来越有暗示『性』,就差没直接说一起去开房了。    下面评论异常火爆:    大二帅学长:“牛『逼』了,明目张胆撬墙角,这么『骚』可行。”    李尔:“大一新生?哪个系的?虽然是我们学校的,但是哥们你别客气,该下手时就下手,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病。”    不减到一百斤不改名:“最厌恶这种女的,暗地里勾引人家男朋友,简直服气了。”    凄凄凉凉:“看了头像,是我们班的苏琳了,平时打扮很『骚』,就知道和男生聊天,故意勾引男人,背地里还要犯贱呢。”    ....    下面你一言我一语,直接把苏琳扒个干净,大家都忍不住嘲讽起来。    翌日。    苏琳去教室,大家看她的神『色』有些怪怪,不知道躲在她身后议论什么,她想了半天,觉得是自己今天穿了的长裙好看。    想着,更加自信提起了下巴,季淮可是对她有感觉的,很快,他就会和她在一起,她比徐歆会捞钱多了,肯定有钱。    先给自己买一辆宝马,然后再买各种包包,存着钱,好好打扮一下自己。    她现在看到徐歆可得意了,说话都意有所指,就比如现在。    徐歆正在整理试卷,苏琳正在她位置上喝『奶』茶,莫名其妙问了一句,“徐歆,你男朋友要是出轨了,你怎么办啊?”    听言,徐歆微怔,话语笃定,“他不会。”    “那可不一定,男生说不准,有些男的就喜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她还一副认真的样子。    徐歆觉得莫名其妙,但是王莹两人今天已经看到了贴吧,知道怎么回事,陈冉冉的同桌刚好来拿课本,都听到了,着实震惊,这人脸比墙厚啊。    王莹直接怼她,“季淮会不会出轨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有人勾引他出轨,那个女的真的很不要脸,有些人就是天生犯贱!”    苏琳觉得王莹在骂她,但是没有证据,只能憋屈忍着。    她们懂什么?    勾搭上季淮,徐歆就等着哭吧,她注定过好的生活!    贴吧上越来越热闹,陈冉冉的同桌把听到的消息往上一放,校友们正义感爆棚,苏琳这个小贱人,居然去挑衅正主。    简直把大家对小三的厌恶上升了一个阶层。    既然不要脸了,有些人直接把她照片发了出来,让大家好好欣赏一下。    好看是没多好看,但是拍的照片很绿茶,一个『骚』字就是了。    *    徐歆今天去图书馆见季淮的时候,想起苏琳的话,总觉得哪不对劲,突然脱口而出问他,“你会背叛我吗?”    季淮挑眉,“胡思『乱』想什么?”    “没什么,苏琳这么问了我,我觉得很奇怪。”她说着把做好的笔记和总结好的重点给他。    “有什么好奇怪?你是不是把手机借给她了?”季淮问她。    “你怎么知道?”她诧异。    “她记下了杨建的电话号码,以为是我。”季淮打开和杨建的聊天记录,递给她面前。    徐歆拿起手机在看。    她瞳孔猛地一缩,看着记录。    杨建还有方荣和季淮关系比较好,杨建最近和他们高中时期的副班长表白了,正在追,一天到晚给她还有李玲儿打电话,了解对方喜好,还要帮他支招,还让两人去说好话。    对方把苏琳给他发的话都截图发过来了,直接嘲讽,直呼没羞没『骚』,跟夜店里的小姐一个样,不过更廉价。    季淮最后回了一句,“不想要脸可以成全她。”    杨建发了一个手势,“哥们懂。”    与此同时,她也收到了王莹给她发来的贴吧帖子。    消息都好几十页了。    杨建最新发了一条消息,“我被约出去开房了,对方已经把房开好让我去安慰了,可是我不是你们学校的啊,改约『操』场了,哪位哥们有空帮我去赴约?”    “记得戴上玫瑰花或者棒棒糖什么的,说不定白嫖的就是你,请抓紧机会!表现好点,不要让我丢脸。”    下面都在刷:    “我去。”    “我我我我,套都准备好了。”    “交给我们你放心,我们肯定帮你安慰好。”    “哥们,我帮你去赴约,不用客气,主要是我也不想活了。”    “准备好了,是我了!我要去一睹芳颜。”    ....    徐歆动了动嘴角,斟酌了一会道,“我没想到她会这样。”    这一路走来,她遇到了的人大多善良,第一次遇见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简直是刷新了她的认知。    “小丑一个。”季淮并不在意,认真看向她,“她不值得任何同情,自以为聪明绝顶,手段低劣,只会玷污眼睛。”    徐歆看到王莹发来的小视频,苏琳正在哼着歌唱着曲,美美试穿着她的衣服。    听说今天这个妆花了两个小时,可真精致。    她收回视线,再次看向他,还未开口,季淮像是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一字一顿道,“我会一辈子对徐歆忠诚,永不背叛,绝无二心,如果没有做到,那么我会被天打雷劈....”    “别说了,如果我连你的不相信,我应该不会相信任何人。”徐歆伸出小手,轻轻捂住他的嘴,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想到苏琳,她又叹了一口气。    怎么说呢。    不是同情,想到帖子,只是觉得可悲吧,人活在世,是需要脸面的。    “那当然,我是徐歆最忠诚的骑士。”他亲了她一口,声线温柔,“永远守护徐歆。”    “你不是骑士。”她眉头慢慢松开,笑着回。    “那我是什么?”他漆黑的眸子看向她。    徐歆没说话。    “嗯?”他伸手扶上她的肩膀,又亲了一口她。    她还是没说。    季淮特别粘她,怎么亲她都不腻,亲了脸上亲嘴上,徐歆气呼呼望过来,他凑过去往嘴上就亲,“啵~”    得亏两人坐在角落里,又亲又抱的,徐歆耳尖都红了,一点都看不下去题。    他闹归闹,一会就收敛了,准备背单词的时候又亲了最后一口,安安静静看起书来。    徐歆偷偷瞄了他,望着他的侧脸,眼底泛起温柔的涟漪。    他是她最深爱的那个人。    是她的王子和未来。    *    苏琳换上了双高跟鞋,给自己喷了香水,勾起嘴角,撇了王莹和陈冉冉一眼,扭着腰走出去了。    “砰!”    关门还挺响。    王莹白了紧闭的门一眼,“真的活该!”    “哎。”陈冉冉摇了摇头。    她们也没去看热闹,就当不知道吧,这人还真欠一个教训。    苏琳走上路上,发现回头路很高,大家对着她都在议论。    她觉得是因为这身打扮很吸引人,穿了红裙子,手臂上和脖子上都打了粉,显得更白了,就是不知道季淮看到她会不会被『迷』倒。    想到一会要去酒店,她就捂嘴笑了。    要走到『操』场的时候,手机响了,她一看是段益,懒得理会,直接关了静音,放在了口袋里。    段益在寝室,简直被她蠢死。    他看着有些好事的学生开的直播,对方在镜头前笑道:“苏琳来了,苏琳真的来了,她『骚』气地走来了,打扮得很『性』感。”    “就是穿着红『色』连衣裙的那个,大家看到了吗?年度白莲花,世纪级不要脸小三啊。”    苏琳走到『操』场的第一感觉就是今天这里好热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怕是有上千人不止,观众台上都坐了好多人,是有什么活动吗?    大家好像都在看她?    她穿得太好看了?    她腼腆又害羞笑了笑,准备在人群中找季淮,结果发现大家伙发出了爆笑声。    “哈哈哈哈。”    苏琳更加疑『惑』了,还发现从她身边过得人也在笑她,窃窃私语些什么。    她走进来,大家好像给她让开一条道,全部都在注视她,察觉有点不对劲,她转身要走,结果有个大胆的男生直接喊了:“别走啊,我们这么多人呢,看上哪个你说啊。”    “对对对,可以代劳哈,别浪费了你开的酒店。”    “我没女朋友,不需要勾引,反正我不想活了,你快来。”    “哈哈哈哈,『骚』气袭来。”    ....    人群中,黑灯瞎火,大家都在瞎喊,然后都在爆笑,热闹不已。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