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女演员为了钱牺牲自己,判断右侧行人距离图解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53
村支书高锦达进去没多久,村长老丁也匆匆赶来。

    徐会计一见高锦达拜见安书记那恭敬的样,顿时想起自己刚才的跋扈,不由一阵后怕。

    高锦达和安定国说了两句话,见对方没有让他坐下来的意思,只好挤到徐会计那桌。

    “高书记,我不知道安书记会来。要不咱们还是撤吧……”徐会计说话都有些哆嗦了。

    高锦达鼻子一抽,“你个蠢猪,现在这情况,能走吗?”言罢一看徐会计的装束,忍不住低斥道:“把你那衣服理好了,露着个大肚皮,装如来佛啊?”

    葡萄园门口。

    小中巴停稳,安蓉娇俏地裹挟着吴涛等候在此。

    门开,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分头男人,左腋下夹着个手包,右手握着板砖大的大哥大,昂首阔步地下了车。

    脚刚沾地,人先来个360度转身。

    “蓉蓉,小舅今天这装束帅不帅?”

    吴涛差点没憋住笑,看来安蓉这小舅有逗逼倾向。

    “其他都还好~”安蓉打量着道:“就是这发型,太像维持会的狗汉奸。”

    听了前半句,对方原本还洋洋自得,没想到后半句评价便急转直下,差点踉跄吐血。

    不得已,只好指着一车的人转移话题:“蓉蓉,怎么样?小舅没让你失望吧?”

    安蓉勾头瞄了一眼,不咸不淡地点头:“还行!小舅,正式介绍一下。这是吴涛!”

    “他是我小舅顾飞。”

    顾飞握上吴涛的手,“久仰大名,听说这葡萄园是你一手策划的,就算蓉蓉不说,我也打算来看看。”

    “顾叔叔,你能来捧场,是我的荣幸。”说着,领着顾飞一行人进家。

    顾飞一把揽住他肩膀,“哎,别叫叔叔,都把我叫老了。咱俩一见如故,看得起我的话,叫我一声飞哥!”

    飞哥,还飞鸽传书呢!

    果然安蓉立刻抗议道:“不行,不能叫飞哥!这不是明摆着占我便宜吗?”

    吴涛想起安蓉认花婶叫花姐的事,揶揄着当即拍板:“各处各的,我觉着飞哥挺好!”

    一行人刚走到院门口,村头又有一辆中巴车停下,上面下来一群人,直奔葡萄园而来。

    “飞哥,那些人也是你叫来的?”

    顾飞摇摇头茫然道:“我不知啊~”

    十点零八分,吉时已到。

    在葡萄庄园的牌楼门下,安定国当众朗声道:“现在我宣布,梨园村葡萄庄园,即北江市第一个农家乐庄园,正式开园开业!”

    霎时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吴家宅院变成欢乐的海洋,数百人的观景场面热闹不堪,比娶新娘子还热闹,远远超过预期。

    围观的乡邻们见这阵势,一个个全都没了看笑话的心思。

    “乖乖隆滴咚,老吴家这回发达了!”

    “是啊,瞧这么多城里人,一会吃饭,估计还得翻台。”

    “加上当官的那拨人,接近一百口人,一轮肯定坐不下,可不就得翻台吗?”

    众人言语间透着说不出的羡慕,不过也有个别人依旧不屑一顾。

    “说不定都是找来的托,过两天就冷清了……”

    冷清你个龟孙子哟,人家一天挣的,赶上你家一个月的收入,还有心情在那胡咧咧。

    不管嘴上怎么说,这群来看笑话的乡邻们,实在没脸看下去了,因为脸已经被火爆的现实打肿了。

    短暂的开园仪式后,吴炳华和花婶领着安定国一行,离开家,直奔硕果累累的十亩葡萄园而去。

    城里来的客人,有的跟着一块去了,有的徘徊在家门口的葡萄园里,已经流连忘返了。

    坐在木制的凉亭中,用井水浸一串粒粒饱满的葡萄,看一眼风景,剥一颗葡萄,岂不美哉?

    只是眼下刚开园,葡萄还没大批量成熟,只有少量早熟的。

    物以稀为贵,5块钱一斤。尽管如此,仍然供不应求。

    吴涛找到在厨房里帮忙的张惠兰,“妈,二姨家怎么没见人来?”

    二姨张雪梅和二姨夫罗春生,一年四季以贩卖各种水果为生。眼下这季节,正是贩西瓜的好季节。

    吴涛让老娘通知过他们,到农家乐摆个摊点,省去东奔西走到处赶集不说,而且可以享受独家销售特许,钱不少赚!

    亲眼目睹自己生意的火爆,张惠兰腰板硬正了许多,说话间也不为姊妹留情面。

    “还不是你那二姨夫,觉得咱们这小打小闹,不会有什么生意。”

    一听这话,吴涛气不打一处来。前世二姨因病去世的早,一方面是起早贪黑地做生意累的,另一方面和这个不上路子的二姨夫脱不了干系。

    夫妻不同心,有劲不往一处使,活得不累才怪!

    相比之下,吴涛更喜欢舅母夏莉这爽利的性格,心直口快,有啥说啥,不憋着。

    “妈,你告诉他们,现在咱家葡萄供不应求,正是卖其他水果的好时机。等咱家葡萄熟了,他们再来,肯定挣不了现在的钱!”

    “小涛说的没错!”夏莉抽冷子附和道。

    张惠兰左右一思忖,到底是自家姐妹,“行,我再去打个电话。”

    生了口闷气在肚子里,吴涛走到园子里去透气。瞅见安蓉站在隔壁花婶家门口的饮料摊旁,一个劲地冲他招手。

    走过去,安蓉美目灼灼地道:“我发现很多人没带相机来,我想给他们拍照,这样即练手,又挣点小钱,你说怎么样?”

    “行啊,我支持你!”

    “可这饮料摊怎么办?”

    吴涛左右一瞅,没看到俩孩子影子,只好大喊一声:“黑蛋,小江!”

    不一会,俩孩子玩得像个泥猴子似的出现。

    “你俩,看着饮料摊,算错一毛钱,今晚没饭吃!”

    “遵命,哥!”

    把饮料摊交给俩孩子,吴涛溜达到村口,正碰上张雪梅拉着一平板车的西瓜吃力地下坡。

    鼻子一酸,当即快步奔上去道:“二姨,你可算是来了!”

    张雪梅一脸的不好意思,“小涛,你二姨夫他……”

    “别说了,等你把真金白银摆在他面前,看他还有什么好说。”

    “也对!”张雪梅一咬银牙,“早想通这些,我都懒得跟他置气,瞎耽误工夫!”

    等到张雪梅的水果摊就位,整个农家乐的经营模式已经全乎了。

    正所谓‘硕果满枝头,人约梨园来’。

    农家乐的第一炮总算是成功打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上一篇:给直男塞了零号胶囊,第五人格小杰克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