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蓬莱仙山之花红柳绿,朝国三级2019最新免费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23 03:55
韩子禾出了军属区,登上来往的长途班车时,便有人不着痕迹的将联络器交到了她的手上,东西很小,缀在耳坠后面便可。

    邢英还给韩子禾准备了汽车,从市区开往D市的海边儿,足足用了她两个小时。

    当韩子禾驱车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午后十分。

    利落地从车里走出,韩子禾步行登上前方几十米远的坡路。

    这是一条蜿蜿蜒蜒几百米的石阶道,一级级往上走,瞧着似乎不远,可直到登上山顶却用了她将近一刻钟的时间。

    这是一处矗立于海边的山崖,不同于附近开发为景点儿的山林,这里还保持着几分原有的特色。

    登到山顶,韩子禾颇有心情地观赏了一会儿风景,直到将附近的地形和景观记得差不多了,她这才将墨镜推上了头顶,迈步朝着不远处那间孤零零的破旧仓库而去。

    “请问有人吗?”尽管知道这里不会有人,韩子禾还是按照规矩行事,问话没有得到回答之后,她敲了敲门,表示,“没人的话我进来啦?”

    站在门外半米远,韩子禾推开了其实看起来就不太结实的大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无数灰尘扑簌簌从上散落而下,若非韩子禾站得远,估计从里面跑出来的小动物也会和她来个照面儿。

    直到里面的灰尘散尽,韩子禾这才小心翼翼地朝里面走。

    “叮铃铃~~”手机在这个时候颤抖着响起来。

    “看来你是到了!”手机那端声音一出,韩子禾便敏锐地看向仓库对角上的摄像头,“我是到了,可是,好像你的把戏尚且没完,还要继续?”

    “呵呵,韩老师,你听着,不要耍聪明搞什么把戏,知道么?”电话那端的何多声音之中带着冷意。

    韩子禾将手机从耳边拿开,双臂上扬对着摄像头儿转了个圈儿:“看清楚了?看清楚了就说吧,我怎么才能见到你。”

    “……”何多估计也没想到韩子禾会这么配合,这下子把她要说出来的话和命令,全都堵住了,憋得她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咬牙切齿的话来,“看不出,韩老师还挺有生活经验的!”

    “没办法,你们这类人太多啦,品性不咋地,但是没用的话却不少,我主动一点儿,你干脆一些,咱们才好交流。”韩子禾朝着摄像头耸耸肩,她这一系列反应没有白用功,起码儿让她听到何多电话那端一个隐隐地笑声。

    当然,她这种随意得跟玩儿一样的态度,显然激怒了何多,只是她大概碍于身后之人的态度,只能把她的恼怒表现在语气上:“看到仓库最里面那艘小船了吗?将它推出来,从仓库后面儿的那条坡路推下去,推到海边儿,摇船而上,到时候我会在海上给你电话,通知你到达方向的。”话一说完,何多便立时挂电话儿,片刻喘息都不给韩子禾。

    “喂!这是手摇船啊!”走进仓库一看,韩子禾立时不乐意了,她看向摄像头,抗议道,“你们做这行的,难道都没有点像样儿的设备?哪怕给我艘动力艇也行啊!……你们让我爬几百米的石阶上来,再推着这玩意儿走几百米下去,再然后摇着它找你们?你们还想不想对话啦?”

    将这艘简单的木船来来回回看了几遍,十分确认其上当真没有任何动力系统,韩子禾觉得自己跟着好奇心走的行为当真有病!当初真应该听楚铮的话,收起自己的好奇心。

    “哎呀呀,啧啧啧,这真是NO ZUO NO DIE啊!”韩子禾吐口气,开始拖着木船往外拉。

    正当时,放在腰间的手机果然响起来了,这回说话的却不是何多了,里面那个声音之于韩子禾还挺熟悉的:“韩老师,记得将划桨带上哦,免得到了海面上不知所措,那样,咱们恐怕得明儿能见到面儿了。”

    “栗教授别担心,既然您热情相邀,我就是游也得今儿见到您,免得浪费您的心思。”韩子禾一边儿推木船一边儿乐呵呵地回应,“不过,您追冯真贞陈述他们都知道开着艘游艇,却给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士来这么艘手动船,是不是忒吝啬啊?”

    “韩老师若当真手无缚鸡之力,我身边儿的陈先生恐怕就羞于见人了。”栗昆轻笑着,问,“不知道韩老师这次赴约,联系了多少人?”

    韩子禾闻声,心中道一声“果然”:“诚您所想,如您所愿,鄙人不才于国外选修过一点儿心理学,虽然掌握住的相关知识不多,但是实用性还不错,我想不会让栗教授失望的。”

    “那好,我恭迎韩老师前来。”栗昆笑道,“韩老师还有问题么?如果没有的话,我想咱们可能要等您到达时再谈话了。”

    “当然,我一直很好奇栗教授缘何执着于将我拉进来……虽然可以呆会儿当面问,但是我想现说出来,会比较省时间。”韩子禾问得很直接,栗昆回答得也很利索。

    “韩老师不是猜到了吗?当初无意间一见,也算是因缘际会吧,恰好是我计划开始的第一天……就当轮回吧,有开始有结束。”栗昆虽然在笑,但韩子禾却听出他话里的认真,“韩老师要是觉得挺难以理解的,就当是我跟着感觉走吧,谁让咱们再见面时,您认出了我,我也‘看中’了您,要是真觉得实在是冤枉,韩老师就自认、自认倒霉好了。”

    栗昆话一说完,便招呼也不打地直接撂掉电话,却把韩子禾晾得哭笑不得。

    “自认倒霉?什么混帐话啊!”韩子禾吐一口气,接着吭哧吭哧地推着木船往下滑,行至半山坡,韩子禾捏了一下耳坠儿,轻笑道,“都听到啦?”

    “呵呵,的确听到了,韩!老!师!”回答她的,是一个冷笑中带有压抑着的怒气的声音,那明显咬得牙齿咯吱咯吱响的声音,让韩子禾险些一把推着木船滚下坡儿去。

    窝嘞个去啊!谁能告诉她!为什楚铮楚大队长会出现啊!

    韩子禾有些心虚地吞吞口水,无话可说的她只能傻乐呵。

    本想说几句好话撒个娇什么的,偏偏又有邢英那小子的声音传出来,那家伙带着几分歉意几分解脱的.插.话.道:“嫂子,我问过D军区的人、也查过您的资料啦,我琢磨着吧,我实在是不能为您好奇心蒙发下的行为后果买单,所以我跟楚队说啦,那个……您好自为之吧!”

    “嘿!”你知道,你不会拦住我?韩子禾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可倒好,让邢英那小子给引坑里了。

    “韩子禾同志!”运半天气的楚铮,此时终于好好儿说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