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最新国在线,宋慧乔浪漫满屋中文版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23 03:55
    1末世有你

    今天傍晚也外出散步了。

    已至夏末,天气凉爽起来,冷冷的风让人感觉到秋的气息。

    “谨大小姐,今天也要像城少爷一样散步吗,请早些回来?”

    左隆半躬身在身后,向着在鞋柜旁换鞋的我毕恭毕敬的说道。

    无视他毫无意义的叮嘱,我乍然打开房门,穿过本宅与道场的庭院,出大门而去,记得那正是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

    入秋的清风有些微凉,吹着院子旁的竹子落叶也随着一阵纷飞,飘落在院子由石瓦砾铺就的屋顶上。

    总给人带来一阵厌烦的感觉。

    “大小姐,至少也将外衣披上。”

    还伫立在大门前,左隆便拿着一件褐色的风衣追来,似乎是见我只穿着单薄的浅葱色汉服,在江城,入秋的天气夜晚难免有些瑟瑟的寒冷。

    我没有理他,也没有接过他手中的褐色风衣便缓缓的行至小道之中。

    左隆是从小便照顾我生活起居的管家,如今已至十年了。

    出生便没有见过母亲的我,在记忆中只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和父亲,再加上左隆以及赫连家一堆不太想认识的佣人极其分家子弟。

    我则是赫连本家的继承人,因为其体内蕴含着一个使人厌恶的异能,所以,作为赫连家女儿的我,却要跨过长子赫连城做赫连家的继承人。

    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了。

    决定开始喜欢在傍晚十分散步,是一个月前的事。

    只因他说,若是不满于现在压抑的生活,就去散步吧,或许那样会寻找到生活的意义。

    我想,如今我正如赫连城说的继续散着步,其实也只不过是想学着哥哥的生活方式罢了。

    或许,在这种会唤起极度不安的寂静中散步,如今也是拥有谨这个名字的我唯一的乐趣。

    傍晚开始下落,黑暗也随之浓郁起来。

    走在无人的街上,感受着独处的欢悦,我想,我大概是喜欢独处的吧。

    ......在大道上走厌了,便转入了小道。

    ......我今年十四岁。

    要说学历的话在两个月前拿到了博士的学位,不过也仅是医学上的而已。

    只因我为赫连家的继承人,赫连家乃医学与剑道世家,所以,自懂事起便是在学习着医术和剑术,高中大学什么的,我压根就没有真正的上过。

    只因一个被人人称之为“天才”的名字,便烙印在我的人生中,所谓的上学就连跳了七级。

    然而,这并不是能使我高兴的事,相反的,我的人生也许就是败在这一点上。

    ......小道比起大路来还要黑暗,只有一盏神经质明灭不停的街灯。

    忽然想起了某人的容颜。

    我不禁咬起牙来。

    最近,我常常感到焦躁。就连像这样在夜里散步时,也会不止一次地想起那个男人。

    即使已经拿到了博士学位,然而我周围的环境也没有丝毫变化,反正将来也要留在宅邸里,拿到这种学位也丝毫没有意义。

    身边的人除了哥哥以外一概不与我亲近。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想来大概是因为我很容易将自己的想法表露在态度上吧。

    然而两个月前在赫连家举办的宴会里,在一起过来参加宴会的同龄人中,只有一个人将赫连谨作为友人对待,有着如同外国诗人般的名字的这个人,对我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麻烦。

    是的。

    确实是个麻烦。

    远处的街灯下出现了一个人影。

    不由得想起那家伙毫无戒备的笑容。

    人影的举动总让人很可疑,不知为何,我尾随而行,或许是受到体内那股异能的影响,亦或许我还记得那种凶暴的亢奋。

    就想要跟在身后,这种时候,总觉得莫名其妙......

    深深的小巷尽头,已然成了异世界。

    微弱的街灯依旧明灭不停的在微风中摇晃。

    无法继续前行的小巷尽头,已然不在是路,而是拥堵的密室机能。

    被周围建筑物的墙壁所围出的狭窄的路,是连白昼的阳光都无法介入的空间。在这个可以被称为街的死角的间隙中应该住有一个流浪汉。

    而现在却没有了人。

    已然不能称之为路的狭窄小道如同泥泞一般。

    四周微微散发着水果腐臭的味道,不错,这里正是与之菜市场互相毗邻着。

    而如今,却被另一种令人充满厌恶的味道所覆盖了。

    周围一片血海。

    血泊之中,躺着一具我并不认识的尸体,血液随之尸体四周弥漫开来,铺就在泥泞的小巷中,仿如刚上好的油漆一般。

    就连夜的暗黑,也在血的红色下淡薄起来。

    这种令人颤抖的场景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我竟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

    “谨?是谨吗?你怎么......”正当我注视着血泊之中陌生的尸体时,身后传来少年熟悉的嗓音。

    那语气中,带着一丝诧异与难以置信。

    恍然回神,转身凝望着伫立在身后的少年,那是赫连城和文亦飞。

    只见少年瞪大的双眼,目光定格在我浅葱色的汉服上,不知何时已染上一堆鲜红的血迹。

    “亦飞,这不是谨做的。”

    赫连城猛然回头,闪闪的目光,向着身旁的文亦飞企图解释道。

    不远处,传来警车的长鸣声......

    “城,谨,走。”

    文亦飞没有说话,恍然拽着我的手腕,便朝着小巷后面跑去,赫连城则跟随在身后。

    朝着小河滩跑去,铁青色的弯月将路间照得一处幽翠,文亦飞只是凝望着我,却什么也不问。

    “为什么不告诉警察。”

    “因为我没有亲眼看见是你杀的。”

    “那就是我杀的......”

    “谨,别乱说,那一定不是你做的,我知道......”

    或许是见我懒散又无视的态度,赫连城便恍然插话道。

    “.........,”没有想要再次反驳的意思,我转身便走。

    其实我知道,赫连城和文亦飞经常在一起,表面说需要补习,其实背后则是一起在一个名为珈蓝社的事务所工作着。

    表面为同班同学,真实身份,不过是探查从圣域出来的异端风魔使。

    阻止其在城市中犯案,再将那些异端者抓去无仇者监狱,如此无聊的工作。

上一篇:午夜福利开车直播,AVNIGHT爱威奶苹果版APP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