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3:55
人,往往就是这样。你喜欢她,她不喜欢你。她喜欢他,他不喜欢她,搓搓乱乱,伤了无数人的心。凌佐脑海盘旋的尽是史平陵的容貌,他也不得不感叹他的精致,不得不赞叹一句,他的确是个美少男。美则美矣,始终不是女人。

凌佐挑唇而笑,她不就是喜欢他的漂亮精致吗?倘若这份精致不在了呢?

“我以为你真敢*看他洗澡。”凌佐调侃着来到黄虹身边。

黄虹吐了吐舌头:“我哪里是不敢看,我只是得守住节操。”

“你还有节操吗?”

“满满滴哟。”

“哪儿呢?拿出来我瞧瞧。”

黄虹无奈说道:“好吧我承认,木有。”

凌佐更加无语,深沉的拍了拍黄虹的肩,她也只能失败到这个地步了。

山,还是下了。史平陵并没有加入两人的组团,可以说是在给凌佐与黄虹单独相处的机会。

细雨丝丝蒙蒙,迷离如烟。黄虹凌佐撑着油纸伞,一前一后下了山史。雨洒着,风依旧轻轻的从耳边徐徐掠过。阴雨霏霏,杨柳人家,黄虹开心的笑着。

凌佐紧随其后,看着黄虹的笑容。他想,他或许是理解的。蒙蒙细雨,栀子花遍地开的时节,笑颜如花的少女,迎风而走,她的身上充满了诗情画意,好美,不是吗?

繁华都市,花花世界,下山有一件事情是必须的,那就是购物!

黄虹凌佐执伞下山,不过到山下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拿着伞倒略显的碍事,占地方。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物,黄虹一偏头:“你喜欢逛街吗?”

凌佐一愣:“什么意思?”

“没事,就问问。”黄虹笑了笑,好像真的是平常一般问你吃饭一样那么简单。主要还是之前看过一篇文章报道,说是男人逛街很有压力,特别是在商场内血压持续升高,心跳加速。相反,购物则是女人的天堂,在高涨的情绪中有助于改善亚健康状态。所以大多数男人呢,都是不愿意逛街的,只不过女人逛街一定要拉着闺蜜或者对象一起去的,不显得孤单。

“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凌佐淡然道。

黄虹悠悠吐了口气:“平陵要是跟你一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那该多好。”

“那样你还会喜欢他吗?他就不是他了。”凌佐无所谓的问。

“当然会了,他很漂亮。”黄虹一想到史平陵那张完美无缺的脸,就欢喜到极点。

凌佐也是悠悠吐了口气,掏了掏耳朵:“这已经是我不知道第多少次听你说他漂亮了,漂亮就漂亮呗,用得着一直提醒我吗?”

“是你问我才说的嘛。”黄虹撇嘴弱弱的回。

“行,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问的,好了吧?”凌佐无奈摇了摇头。

黄虹吐了吐舌头,心道本来就是。

凌佐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别人哪里都看不到这个表情,对黄虹做鬼脸特别的喜欢,总觉得很好笑。

“在想什么?”凌佐疑问,眼见黄虹似乎若有所思状。

“赚钱。”黄虹轻轻然道。

“啊?”凌佐似乎没听清楚的疑惑。

“你有多少钱?”黄虹瞅着凌佐的钱袋,肿么觉得他的钱永远也花不完呢?

“二百多两吧。”凌佐满腹狐疑,眉毛直挑,不知道黄虹打着什么主意。

“咱们去逛青楼吧。”黄虹眨巴眨巴眼睛,满心欢喜的拉着凌佐的一直胳膊。

凌佐第一次类似史平陵触电一样抽出了自己的胳膊,面孔扭曲,很好的诠释了他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满是纠结的问:“你再说一遍,去哪?”

“青楼。”黄虹捏着自己的耳垂弱弱地说道,呆呆萌萌的。实则满肚腹诽:干什么嘛!有必要这么惊讶吗?又不是没去过。

凌佐无法描述此时他心中的震撼,纠结的不知道说黄虹什么好,最终气恼的甩了一句:“你简直是不知所谓!”气愤的也不想搭理黄虹,自己就往前去了。

黄虹面露无奈,嘟囔道:“什么嘛!你又不是没去过,装什么清高!”吐了吐舌头,随后满脸堆笑狗腿的去追凌佐:“凌佐,左公子,大哥,大爷,你等等我呀!”要知道她可是身无分文呐!

“终于追上你了,不许再走了,我要累死了。”黄虹扯着凌佐的胳膊,说完却发现凌佐驻足目光看往一处。随视线看去,只看到人扎堆在哪里,至于里面是什么,看不清楚,却更有朦胧感觉,让人好奇的想知道。

于是黄虹就像好奇宝宝一样,想要跻身进去。凌佐攥住黄虹的胳膊,满是不耐:“你干什么?走了。”

“看热闹呀!”黄虹直言。

“有什么好看的?走了。”凌佐再次催促。

“哎呀!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意思都没有,看热闹又不用花钱,不看白不看,真烦。”黄虹推掉凌佐,凭借小小的身子顺利挤进人堆里去。原是满脸笑容,一下子顿住了。天,我看到了什么?黄虹满脸惊讶,这是什么情况,发生啥了?

面前是一看起来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身穿葬袍,头上插了根草标,跪在一草席边上,掩面哭泣。神色楚楚可怜,让人心底忍不住生出几分呵护之意。身前一方白布,上书卖身葬父。

黄虹嘴巴微微张开,天,饶了我吧!这么老掉牙的事情也能碰上?转身就想走,却瞥见少女身后一方白布甚至不能够遮住全部的身体。心底最柔软那处被触动了,也许平时遇见的骗子是太多,导致黄虹并不相信这些。那些个装聋作哑的,生病求钱医药的。

甚至她在去医院的时候,从遇到过两个老年夫妻在医院门口女的躺在地上,男的跪在地上。在她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居然变成男的躺在地上,女的跪在地上。当时就被雷到了,再也不相信那些骗子了。可是现在……

“姑娘,跟小爷回去吧。”一驻足男子忍不住上前,此女正当妙龄,又生的我见垂怜,不收纳帐中,实在可惜。

“官人,小女……”少女正欲言明自己的苦楚,不待说完,便被男子一声喝道:“好了,走了,小爷可没那么多耐性等你。”说罢便一把捏住少女的肩膀,劲头一带提了起来。少女哭的很厉害,一个劲的挣扎。

黄虹的拳头握紧握紧在握紧,抓住了那男人正欲把少女抗在肩上的手腕,深呼一口气道:“这女人,我买了,请你放手!”黄虹说话虽然很轻,却是不容置疑。

“哈哈哈哈哈……”男人打量了黄虹后仰天大笑:“就你这小白脸,有那个力气让人姑娘舒服吗?瞧瞧你这小身板,不是我说你,能不能硬起来呀?啊?哈哈哈哈……”

黄虹面上一阵红白,气的牙痒痒,心里画着圈圈诅咒眼前的男子。同时在呼吸一口气,尽量不生气道:“那就是我的事情了,现在请你放手。”

“你诚心跟你爷爷叫板是不是?”男子面上笑容遁去,只剩阴霾。

“不敢。”黄虹冷然,说着不敢,那态度分明是这人她一定要了。

“行,只要你打的赢小爷,小爷就把这小娘们让给你。”男子将人扛上了肩,很不屑的对黄虹说:“我让你一直胳膊。”

黄虹黑线,不用这么瞧不起人吧?其实我想说,能不能多瞧不起我点儿?欲哭无泪呀!看着男子弱弱一句:“先砍掉再说?”擦!好家伙,高我一头呢!我又是女人,你这占尽我的便宜!不要脸!

众人哄笑,这个小伙子,要不要那么呆萌?

男人生气,一拳打向黄虹的鼻子。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离得也较远,大家都深知城门失火殃及鱼池的道理,没有人想要被殃及。

凌佐侧身挤了进来,眼见一男人拳力生风,而目标正是黄虹,十分的无奈。看热闹的确不需要钱,可成了被看热闹的主角,还不能够收钱,脸都不知道丢哪里了。可是脸就算丢到西天去,凌佐也得帮着黄虹收拾烂摊子,总不能看着那拳头打到她鼻头出血。一把接过拳头,顺势往自己一侧,用力一扯,抬腿照着那人膝盖就是一脚。

那人眉头一皱,在不小瞧了凌佐,原他以为凌佐是和黄虹一样的软男人,甚至还多了三分温润的气质,不想竟是个棘手货。压抑着愤怒把肩上的女人往下一丢,大吼一声不管不顾的用拳头攻击凌佐。

凌佐虽然是个习武之人,可总归要用剑才能对对方有伤害,拳脚功夫着实不是很好,突然袭击别人还能勉强胜任,此时,他只能是一躲再躲,凭借着身体的灵巧,躲避着来人的攻击。

黄虹扶了少女一把,满面担忧的看着凌佐。好家伙,遇上硬汉真不容易。我也不是存心要惹事的,他要带人走,好歹把人爹给安葬了再说吧!这样强抢,她真的很无奈。

几个回合下来,那人便狂笑:“老子当你多大能耐呢,原来就这么点本事,只会躲呀?”

凌佐只冷冷挑了一眼,不搭言也不气恼,他才不会受这激将法。只是现在他一定得解决了眼前的人,才能带走黄虹,而他又没有带佩剑,真是十分的麻烦。

又是数十回合,凌佐只守不攻,实力尚有保存。可男人就不行了,大喘着气,又绝对不会吃了这哑巴亏。一个生气大掌超黄虹脑瓜子拍去,黄虹正在关心少女有没有事,根本没有注意到危险正靠近她。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