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3:55
    另一边,顾瑶坐在陆母为自己安排的房间里,视线一点点地扫过去。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里大概曾经是一个小姑娘的房间。

    粉色的窗帘,上面有着可爱的糖果图案,绿色的衣柜和原木色的书桌,墙角还立着一个吉他……

    顾瑶的眼前甚至浮现出一个画面,穿着粉色衣裙的姑娘坐在比自己小腿长的凳子上,脚虚晃着,哼着不知名的动听旋律,精致的脸好像在阳光下发着光。

    顾瑶躺了下去,闭着眼睛,认真酝酿着睡意,还是睡不着。

    窗帘被顾瑶拉开,皎洁的月光在地上泻了一泓水光潋滟,秋天夜晚的凉意随着风进来,带着蟋蟀和秋虫鸣叫的声音。

    更深露重,顾瑶还是起来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让她整个人都是乱的,睡意这个恼人的玩意儿,也离她远远的,仿佛在举高临下地俯视着,看着这个被烦恼缠身的可怜人。

    轻轻地打开门,顾瑶小心地踩着鞋,试图不要发出什么声音。

    把门轻轻带上,顾瑶披着个外套就走出门。门前是半人高的栏杆,顾瑶把手放在有些粗糙的质地上,仰望有些辽远静谧的夜空。

    天上星子灿烂,一片银芒挥洒在夜空的黑幕上,点点银辉,而这晚的月是最美的。

    顾瑶庆幸自己过来了,不然,她就可能看不到这样美的月了。这一刻,她不想为任何事情烦恼。

    如此良辰美景,怎可肆意辜负?

    一时,顾瑶感觉自己的心里无比畅快。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秋天的气息,顾瑶闭上眼睛,仔细地聆听着风声,虫鸣和各种窸窣的声音,远处的某处人家,还有小孩子欢笑着清唱的声音。

    面上有风拂过,中秋的风已经有些冷了。

    “不冷?”身后,陆西臣不知何时也出来了,似在她身后站了许久。

    “还可以。”

    顾瑶有些轻快地转身,声音有些愉快的清脆。素白的脸上仿佛敷了月华似的面霜,漆黑的眸里泠泠一片,左边的梨涡深深,好像所有的不快与烦恼都与她隔绝。

    陆西臣似是被惊艳,只是手上的动作不变,把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

    “不要着凉。”

    “谢谢。”顾瑶感激他的体贴和外套,在这么美的月色里。

    “你我之间,还要言谢吗?”陆西臣抚上她的侧脸,眉眼深深。

    顾瑶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他。

    “夜深了,要睡了吗?”两人在月下看了许久,彼此之间无话,陆西臣终于出声询问。两人的姿势早就由开始各自站着,到陆西臣把顾瑶揽在怀里。

    “嗯。”顾瑶微微动了动,声音轻得要被风吹散。

    陆西臣低头,顾瑶已经睁不开眼的样子,大概已经睡了,先前也不知怎么维持的姿势,被他一句话打破,现在好像连脚都是站不稳的样子。

    第二天,顾瑶是被一阵阵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的叫骂声惊醒的。起床气严重地翻了个身子,声音还是一阵一阵的。最后,顾瑶把被子猛地一手拉过,蒙住脑袋。

    被子的触感有些陌生,顾瑶猛然意识到自己不在家,连忙爬起来穿衣洗漱。

    下楼时,已经是早上七点了。

    饭香在小院里飘荡,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跳着、叫着,熹微的晨光已经在东方浮现、明亮。

    一切都很美好,只除了耳边时不时传来的言辞粗俗的如泼妇般的喊骂声。

    “喵喵喵喵。”顾瑶刚下楼,鱼鱼就冲了过来。顾瑶这才发现,鱼鱼是陆西臣的爷爷一起的,心中惊讶的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

    顾瑶刚要弯下身来抱,被陆西臣的爷爷制止了。

    “别,是叫瑶瑶吧?”

    顾瑶真是有些受宠若惊,同时也很疑惑。

    “既然你是臣臣的,”陆爷爷大概看出她的纠结,出口道。只是好像有点不适应女朋友这个时髦称呼,顿了顿,换了一个好听的词,“未婚妻,就喊我爷爷吧。”

    “爷爷。”顾瑶乖巧地喊了一声,声音又甜又软。

    “嗯嗯,”陆爷爷看着很受用的样子,点点头,指指顾瑶脚边的猫,“是你的猫吧?”

    “是的,爷爷。”

    “你看它肥成什么样子了?还抱它。你们把它惯的,也不考虑一下它的健康问题。”陆爷爷把拐杖在地上敲了敲,看了她一眼,不赞同道。

    呵呵,顾瑶心里干巴巴地笑着,脑袋一点一点的。顾瑶小时候由奶奶带大的,也很喜欢和老人接触。

    时光宁静了岁月,衰老了容颜。

    顾瑶曾看过奶奶的照片,那也是顾奶奶一生唯有的一张照片,黑白照片上,容貌秀丽的女孩笑莹莹的,乌黑的发辫从后面绕到胸前。

    后来,奶奶因着顾爸顾妈忙,一个人照顾小小的顾瑶,顾瑶也因着随她去小区里其他的老爷爷老奶奶家里串门。他们在那聊天,顾瑶就安静在旁边听着。

    “以前哪,家里养猫是为了捉老鼠,现在,哪怕不捉老鼠,它们的天性也不是单单睡觉,也该让它们活动活动,别吃得走不动路,早早没了小命。”

    “好的,爷爷,我会注意的。”顾瑶点点头。

    “不用拘谨,以后就是一家人。”陆爷爷笑了笑,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笑声散落在空气里,树叶被风刮得叶子簌簌作响,好像也在笑。

    顾瑶瞳孔微缩,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随即又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虽是心里还有一个结,但顾瑶觉得已经够了。

    “吃饭了吃饭了。”陆母的声音从屋里传来,顾瑶和陆爷爷同时向屋里走去。

    顾瑶回头看时,鱼鱼还在树下面转来转去,似是在寻找什么。

    早饭是很家常的粥和小菜,吃过饭,顾瑶随着陆爷爷一起出去。

    早上,陆爷爷在知道她喜欢吃鱼时,颇有些惊喜地跟顾瑶说,他知道有一处水塘,里面的鱼特别多,可以带着鱼鱼一起去,说不定可以多抓几条呢。

    顾瑶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有些难过。她来这里,陆西臣只是偶尔会和她亲近一下。其他时候,好像忙得和她说不上一句话。

    说不上什么感觉,顾瑶心里不是很舒服。也许,得到了一点,就想得到更多了吧。或许,她被陆西臣偶尔的好给宠坏了。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