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理性男生适合哪种女生,恐怖的杀人图片大全集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4 03:53
第四百八十七章:

    楚铮知道,自己今儿的举动惹恼了媳妇儿,刚才被他妈妈喊住的空当儿又有两三分钟,凭他媳妇儿的本事儿,这两三分钟的间隔,他和他媳妇儿的距离就不是正常跑步能追上的。

    至于“媳妇儿也许会于楼下等”这种可能性……楚大队长自问比较爱做美梦,却也没自信到这种地步。

    “唉,先把人追上再好好儿哄一哄吧!”扒拉扒拉头发,楚大队长垂头一叹,便用上了执行任务时的本事儿——他也不从电梯上走,转而直奔楼道而去,接着惯性点脚一跃,腾空而起的他双臂微展,大鹏展翅般的腾空而起,将周身的肌肉紧绷着,借力一冲,便好似那鹰隼猎食般俯冲而去。

    唰!唰!唰!

    从楼梯上往下飞跃间,几次不规则的点落之后,便已经跃下五六层了。

    这一眨眼的工夫,便已行至大半路程。

    待他脚步飞跃间冲出了楼栋门,正巧看到步伐极快的媳妇儿的背影。

    “媳妇儿!等等我啊!”楚大队长看到自家媳妇儿的身影,当真松了口气,好在赶上了!

    看着前方不为他喊声所动的媳妇儿,楚大队长的心也滋滋冒着蜜——他媳妇儿虽然没搭理他,可也没因为他的出现加快了步子,不是?!

    再说,凭她媳妇儿的身手,要是不想让他追上,根本就不需要搭乘电梯的,就像他刚刚那样,便足以把他落下许多了。

    “媳妇儿,等等我啊!”楚大队长紧追快赶,终于在走出他爸妈家小区的大门前,一把拉住了媳妇儿的胳膊,“媳妇儿,别走这么快啊!”

    楚大队长摆出“媳妇儿,你把我给落下啦”的委屈相,直直地把脸朝他媳妇儿眼前送。

    “滚!”韩子禾绷着一张俏脸,冷笑一声,果断地低吼了一声,便迅速将他放在她胳膊上的爪子挣开了!

    “唔!”被媳妇儿一声狮子吼吼得脑袋都有点儿被震晕了的楚铮,双眼转着蚊香圈儿的定在原地,大脑迟钝地来回转了几遍,他方才缓过来。

    “媳妇儿,你、你太凶啦!”楚大队长再度追上去,冲着朝出租车招手的媳妇儿道,“我差点儿让你给我吓疯了!”

    “你怎么就没真疯呢!真疯了的话,刚刚揍人时,你哥哥们也不用给拦着,反正神经病伤人不用负法律责任!”韩子禾甩开楚铮的手,再次拒绝看他那副故意摆出来给她瞧的可怜脸。

    恰好这时出租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韩子禾上前一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丝毫不给楚铮反应的时间,便要将车门甩上。

    楚铮一直观察呢,眼见媳妇儿不想让他上车,便赶紧先一步将车门把住:“媳妇儿,我还没上车呢!”

    他憨皮赖脸的摆着笑,矮下身子就要进去,却不想遭到了他媳妇儿高抬的一脚,梆当一声,被踹坐到了地上。

    楚大队长傻眼了!

    不可置信的眨眨眼,傻愣愣的看着坐在车里和他对峙的媳妇儿,又开始懵圈了。

    估计是潜意识里知道媳妇儿这回是真生气了,所以他便是发懵也仍然把住车门不松手。

    楚铮潜意识的动作,让韩子禾关车门的时候,着实费了些许力气,两相拉扯半天,车门儿一会儿向里一会儿向外的颤了颤,就是没有被关上。

    “嘿,我说您两位!敢情这车不是您俩的,您俩不心疼,是不是?!”出租车司机被这看起来很像两口子的一对儿磨叽的烦了,又见自家的车门儿在那两口子手里成为较劲儿的工具,当时便心疼起来。

    那车门儿一颤一颤,他的心也跟着一抖一抖,忍无可忍之下,司机师傅发话了:“您二位要是坐车,就上来,报个地址,咱把您们妥妥儿的送到那儿;要是不去,劳烦您二位让一让!这也就是我们公司不许我们拒载,不然我麻利儿的躲您二位远远儿的!好家伙儿啊!您二位这不是坐车,您们这是在这儿拔河啊!”

    韩子禾听那师傅似真似假的调侃,也有些不好意思,怒嗔了楚铮一眼,斥道:“你给我松手!”

    “不!”反应过来的楚大队长也顾不得计较自己媳妇儿在外人面前不给自己面子,左右看看四周,见这附近没人,才略松口气,起身单手拍拍尘土,又凑过去了,“咱俩是两口子,回家也要一块儿才行!”

    “呵呵。”韩子禾纤指一伸,虚点了点楚铮把着车门的手,问道,“你松是不松?”

    “不送!”楚铮坚决的将头一摇,“我要和你一块儿回家!”

    “好!好!好!”韩子禾连笑三声,道一句,“我叫你不松!”

    便在司机师傅惊悚的眼神中,低头,一口咬在了楚铮的手腕上。

    “哎哟!媳妇儿!”楚大队长没想到他媳妇儿那么利落,打算动手就毫不犹豫!

    那一口虽然不疼不痒,却让楚铮受惊之于,条件反射的松了一下手,就这一下,足够韩子禾果断关车门的了。

    “师傅,开车!”关门的刹那,韩子禾提声说道。

    “好嘞!咱们走喽!”司机师傅见识了韩子禾的彪悍,哪里还敢多话,生怕她一口咬过来一般,听到她说话,便利索地油门儿一踩,果断开起来看!

    “等等!”楚铮听到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赶紧将手放在半开的车窗上,一边儿快步随着车跑,一边儿忙道,“媳妇儿,你这么样儿,我咋办涅?!”

    “换一辆车坐呗!”韩子禾凉凉地冲楚铮笑了笑。

    “我没带钱啊!”楚大队长哀嚎一声!

    这话是真的,韩子禾也知道——因为出门前,韩子禾见到楚大队长的钱包落在家里的茶几上了。

    因为出门时心里挺乱的,楚铮也没注意,加之来市里的时候,坐的是部队的车,所以楚铮完全没发觉自己没带钱。

    要不是刚才看到媳妇儿招手拦车,他条件反射的掏口袋准备付钱,他也不会发现自己已经是口袋空空呢!就他身上所剩无几的那几张毛票儿,估计都不够他坐公交车到班车车站的!

    第四百八十八章:

    “没带钱啊?!”韩子禾好声好气儿的冲车外跟着跑的楚铮问道。

    楚大队长一瞧自己媳妇儿的脸上露出了笑模样儿,还以为她同情心被激活了,对他产生了类若“心疼”的情绪,便赶紧点点头,可怜巴巴儿的等着媳妇儿发话让他进去。

    “没带钱,你就跟着车后面儿跑吧!我瞅你体力不错,就当今儿的锻炼了吧!”韩子禾翻了翻眼,冲跑得好辛酸的楚大队长发出了嘲讽攻击。

    “BIU~~”一支无形的嘲讽之箭.直.穿而来,“扑哧”一声,极快地从楚大队长的胸口.穿.过,那一套动作,虽然外人看不到,但整个伤害轨迹都放慢了动作般,在他脑海里留下了影像。

    “不要这么残忍啊!媳妇儿!用不用这样啊!”楚先生觉得自己整个儿人都不好了。

    虽然这全程跑下来,他完全可以当拉练训练,但是,心情不同啊!尤其是还会被这么多行人围观,他可不想上头条儿!

    可惜,他那频频求饶的眼神儿丝毫没有得到媳妇儿的半点回应。

    此时已是夏天,天气干热不说,太阳光还特别给力,跑了十来分钟,楚大队长就汗流浃背地喘起了粗气。

    “听说肌肉也是有记忆的,让你吃吃苦,你才好长长记性,对不对?”直视前方的韩子禾,忽然开口道。

    车外跟着跑的楚大队长闻声,眼前一亮!

    且不说他媳妇儿话里的意思,只看这么半天,她可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他便晓得,这是他媳妇儿心软的前奏。

    “所以……”韩子禾继续说道。

    楚大队长心里的小人儿已经欢呼雀跃的期盼着他媳妇儿高抬贵手,松口放他一马。

    “司机师傅,劳烦您再开快点儿!”韩子禾抿嘴一笑,说出了让车里车外两位男性都目瞪口呆的话。

    要说,那司机师傅真心挺善良的,甭管之前多心疼自己的爱车,这会儿看到那为被媳妇儿惩罚的可怜男人当真死心眼儿的跟着跑,便有些许心软,下意识的便踩上了刹车,轻轻用力,不着痕迹的将车速一点儿一点儿慢下来。

    虽然不会慢的很明显,但他认为只要他减速了,车外的男人跟的便容易一些。

    因为是好心发作,司机师傅用上了许多小手段——比若多赶几回红灯啊,多向可以停车的地方行……

    从那后视镜往外看了看,司机师傅看到车外那男人傻的发白的脸,心里顿时生出一抹更深的同情,叹息着摇摇头——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哟!这女乘客虽然看起来靓丽养眼,可这种美人福,当真不是那么好享的哟!

    心里叹息着,司机师傅碍于乘客的要求,不管怎么着,多少也踩了踩油门儿。

    又开了十来分钟,司机师傅惊讶了。

    他时不时的看看那后视镜,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真没想到啊,那男人竟然还跟的上!

    倒抽口冷气,司机师傅

耐不住了,开口问道:“这位姐姐,您那口子是什么人啊!这体力啊,啧啧,也真是没SEI了!”

    一直微眯着眼,保持眼不见心不烦的韩子禾听那师傅这般说,终于睁开眼,看看腕上的表。

    “姐姐,你别看了,我这儿有点儿呢!你爱人可跑了小半个小时啦!”司机师傅也不介意韩子禾没答话,他知道,这人在不高兴的时候,的确是不怎么开口的。

    他自说自话般道:“姐姐啊,差不多就行啦!把他跑伤了,心疼的还不是你啊!嘿嘿嘿,坐不住了吧?!快点儿叫他上来吧!小两口儿有什么话不能说呢?有问题解决问题,这种惩罚差不多就得了!别弄到最后,你也伤心他也难过,何许的呢?!”

    韩子禾听着司机自言自语的挺嗨的,不免觉得好笑。

    她一方面感念这司机师傅的好心,一方面儿也是被他呱噪的不行,加之外面儿那男人身上湿漉漉的汗水看起来那么刺眼,几方面一作用,她终于开口应道:“师傅,劳烦您停下车。”

    “唉!这就对啦!”司机师傅闻言,高兴得眯起眼,将车停下。

    “上来吧!”韩子禾往另一边儿门那挪了挪,给楚铮留了个位置。

    “呼~~”楚铮乎撸一把脸,松口气。

    乖乖上车的楚铮,老老实实的坐在车上,一动不动,除了事儿偷偷儿的瞧韩子禾以外,他一点儿都不敢多撩拨一字半句,生怕他媳妇儿又在人前收拾他。

    韩子禾倒是知道这人的心思,只是这会儿她也不想闹出动静给旁人看戏,便干脆又眯上眼,只当不知。

    倒是那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楚铮的动作和紧张,不免笑道:“嘿嘿,小伙子,你媳妇儿老心疼你的了!自打车一开,就坐不住呢!要我说,男子汉大丈夫,跟媳妇儿面前丢点儿脸不算啥!回家好好儿赔小心、说好话,哄一哄!

    小两口儿过日子,要是不吵不闹,那就不是过日子,也没啥意思!老话儿不是说,床头打架床尾和么!小打小闹,吵吵就得!过一会儿就和好,谁也别记仇儿,感情才越过也好呢!”

    司机师傅说着劝和的话,说着说着,便带上了自己的心得。

    这一开口,便没完没了的嘚啵起来,说到兴奋处,根本就跟表演脱口秀一样,根本不让旁人张嘴出声。

    虽然这人说起话来一会儿哈哈,一会儿笑笑,挺吵人的,但因为此时被媳妇儿单方面开.冷.战,气氛有些尴尬,所以楚铮也不介意司机师傅的吵人了。

    “就当听相声啦!”楚大队长的心理建设做的很快,适应了车里的呱噪之后,便开始一边儿偷眼儿瞟媳妇儿,一边儿在心里暗暗酝酿着回家之后的“道歉书”。

    早知道他就不这么鲁莽了!

    楚大队长便是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这会儿也想明白了,他媳妇儿之所以生气,恐怕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失控……那一刻,甭管他怎么想的,他媳妇儿一定认为,那一刻,为楚娉出头的他,有一瞬,忘记了他们娘俩儿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