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随笔美文 >

卖菜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0-03 17:01

昨天刮了一会儿风,热的天竟变得有点凉意,我从小区的东门一路向北,经过正门,然后再向西走、再向南走几步,已差不多就到小夜市了。

不知啥时候路灯己悄然亮起,尽管过了立秋才几天,早晚凉意己很明显。

小区的南侧,是一个人欢车挤摊贩云集、藏在小区深处的一个不起眼的夜市,我正刚从巷道口灯火如昼的大药店门前快步闪过,向前后左右的摊位一一走过去。

远远地,小贩们大声的吆喝着“来来来,卖苹果送美女喽!”“卖二斤送半斤喽”!我看见喊叫的人挣得脖子都抽了起来,门面店的音响也很配合地轰响起来,来来往往的车辆、行人,有匆忙回家的、也有悠闲地如同逛展销会似的,人、物都各行其事,交互组成了夜市的样子。小贩们一个比一个会喊,“又甜又脆的玫瑰香,八元喽”!“又面又黏的奇台土豆”!歪歪扭扭的“赔本大甩卖”的纸壳也竖在蔬菜当中,我眼瞅着,在他们的卖力吆喝中,各种水果蔬菜被闻声而来的人匆匆提走。

我发现,在药店对侧的地面上,有一个老人正面露焦灼,用巴巴地用眼神注视着来往的行人。那眼神,好像是希望路人停留下来!但他却说不出一句话!只用两只被菜汁染黑的手指不停地摆弄着布单上的油菜、茼蒿。

我感觉到这个老人显得异常局促不安,可能是第一次才出来卖菜吧,他的手脸全身好像被太多的太阳光炙烤着似的,发着赭红色的光,那只黑褐的手臂向我轻轻挥了一下,我便如被定身法似的,站在老人的菜摊前,我俯身拿起一把油菜,我说,“大爷,来两把!我来给你扫码”!老人一脸懊丧,把两手在身上来回摩搓着,声音很慢很低,自责地说,我、没有啊!我一个老头儿,弄不来那东西?我说,哦,你没有?没事的,让我想想。在我问老人微信的时候,后来又来了几个要扫微信红包的,他们都是看上老人的菜,看上他流露出的那种实诚,说,来给我装两把!给我三把!

我走到别的摊主前,摊主们都以为我要买他们的菜,他们十分殷勤笑着,我也很歉意地笑着,说想让他们帮忙:我想扫下他们的微信,然后他们再给我取出现钱。

我一问,竟有几个摊主指着他们的微信,去扫呗扫呗。

我扫完码,他们也不拖,就给了我钱,我把钱拿给老人,后面来的拿现钱的顾客,都由老人接待。只要是扫微信的,我来负责带路,先去扫码,再拿现钱!如此这般,老人的菜一会儿就卖出了大半。

正扫着,那个扫码的女摊主过来了,手里拿着两块钱,说不行不行,昨天那个小伙子骗我了,他说扫给我了,可我等了24小时都没等来,今天我不敢再扫了。老人听了,着急地问,那欠你多少?我给你!摊主说,钱不多,25。老人就把他腰上挂包的钱数了数,还给了她,摊主不要,老人就佝着腰过去硬塞到她的包。

我问老人怎么回事?老人说,昨天一个小伙子过来买菜,也说要扫微信红包,到她那扫了码,一天多过去了,今天微信里还没不见来钱,你说,她是好心帮我忙的啊。

我给老人说:也许那小伙子卡里没钱了!没人的时候,我就问老人多大年纪了?老人说75了。我说这么大年纪还出来摆摊?老人笑了一下说,俺老俩口一辈子苦惯了,闲不下来。我们在乡下包有十亩地在种呢,全都种的青菜。那青菜长得可好喽,羊粪一上,菜噌噌地往上长,每天菜看着我们,我们看着菜,心里太高兴了。

我说:那你每天挣得钱够花了吧,老人说:咦,我们花不了多少钱?都供养了家里的一个初中生了,大孙女去年都考走了。老人说话的声音很高,带着一种自豪。我说,那孙子的爸妈呢?老人说:他们都去打工了!老人这会儿说起话来,精神比刚才放松多了。他提起一个跟暖壶大小的塑料杯咕咕喝了几口。我说,这水凉了,我去给你倒点热的,他执意不让倒。

这时菜摊前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那胖胖的女孩长得跟名星似的,男孩看上去比女孩要小,他们问,爷爷这菜咋买?然后就数地上的菜把,说今天天凉,看爷爷岁数大了,他们全部买下来,让老爷爷早点回家。

老人忙说:不敢,买恁多你们吃不完,放坏了,可不敢。老人劝着他们,让他们回去,我在边上站着,目睹这一切,这时,雨稀稀拉拉地下了起来,老人让我们先走,我们让老人先走。最后,老人拗不过我,在我和那两个孩子的催促下,三轮车“突突”地响着,声音渐渐地远了、远了。

二一九年九月二日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