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随笔美文 >

我的养草生活(二)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5-17 16:59

(三)

等了许久,我的“邀月”终于到了,小小的,却隐隐显露着变肉的潜质。附带着一个精致的陶制小花盆和一袋营养土,我翻了翻,并没有带小铲子,于是决定用吃完饭的勺子代替铲子。首先把袋里的土倒入花盆,借着稍微压实,用勺子挖一个小坑,将“邀月”的须根捋直轻轻放入小坑,借着把周围的土聚拢到多肉周围,再轻轻压实。接着,我去接了些水,沿着多肉的周围浇了进去,将土浸湿后便停止了,因为多肉植物对水的需求并不是很多,水太多反而不利于它们的生长。浇完水后,轻轻按压周围的泥土,使“邀月”的“地位”更加稳固,趁着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将它放在一个可以接受到阳光的地方,让它舒服地晒着太阳。

说完新来的“邀月”,再来看“怜星”。“怜星”已经来了两三天了,虽然经历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事故,但她仍然没有减缓她的长势,几乎每天都可以长高一厘米左右,而且还在不断地长着,已经高过了盆,还有些新的嫩芽从土里钻出来,显示着她们的生命力。给“邀月”浇完水后,又转过来为“怜星”浇水,接着就把她俩放到一起沐浴阳光,让她们姐妹俩唠唠家长里短。时间就在这静谧的氛围中悄悄流逝,夜幕在清凉的晚风中拉下幕布。

上完晚修,已经是九点,我径直走向宿舍,将东西放下,便来到阳台,检查了一下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常。确认没有异常后,将这两个小可爱放到了新买的桌子上,就在电脑的旁边,静静放置着,在我写着这段的文字的同时,他们也许在偷偷谈论着我的文采呢。哈哈哈!2019.5.13

(四)

今天早上起来,又发现“怜星”的个头长高了不少,每天,甚至上午和下午的生长状况都是不一样的,每天大约都能长高一厘米左右,这样下去,过几天就该给他理发了。只是由于当初出了事故,导致草的分布并不均匀,有的地方比较密,而有的地方比较稀疏,有的甚至从边缘的地方长出来,沿着盆的边缘生长,身形也随着盆的形状而变的弯曲,像个佝偻的老人,可是待到他长到盆的边缘后再向上生长,就变成挺直的“君子”,直向着天空。

如果放在地上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如果捧在手里看,那长出的草就像是这小花盆的头发,喷了发胶一样,直直的,像是少年时代流行过的杀马特发型,再配上花盆上那个得意或者说瑟的表情,真是别有一番情趣。近日在拜读艾芜先生的代表作之一——《南行记》,被其中的南国风光、异域风情深深吸引,书中描写到南国的植物和美妙的自然风光,实在是令人无限神往。看完几篇,合上书,扭头看到旁边的“怜星”和“邀月”,夕阳温暖柔和的光洒在他们的身上,显得那么唯美。

“邀月”的情况也有些变化。她的叶瓣较刚拿回来的时候更加绽开了,如果说刚拿回来时她是“含苞待放”,那么现在可以说是“红莲初开”了。说来也巧,“邀月”的品种是红鹤,形状和莲花或是荷花是很像的,从这个方面说,“红莲初开”是非常形象的,甚至是生动。这种现象大概是多肉植物“服盆”的征兆之一,只是她似乎还并不很稳固,叶瓣也显得有些“疲乏”,有一瓣叶子甚至是有点蔫了,不知道这“小怜星”能不能活到最后呢?

今天看了一下她们俩的标签,怜星是五月九日所种,邀月是五月十三日所种,若是论“出生日期”,则怜星为姐,邀月为妹。但若按《小鱼儿与花无缺》中的关系,邀月宫主为姐,怜星宫主为妹。对于一些人来说,这已经足以让他们纠结万分了。但是又何必呢?名字只是代号,没有必要纠结。今天又要过去了,希望两个小可爱能够越长越好,希望我们可以一起走过漫长岁月。晚安。

2019.5.14

上一篇:那件毛衣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