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随笔美文 >

想起了我家的话匣子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5-15 17:01

2019年5月13日。当我想起儿时每天都能听到的一个声音:“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嗒嘀嗒、嗒嘀嗒、嗒嘀.....”,我的眼巴前儿就一定会出现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刚记事的时候就摆在我家桌子上的那台收音机。从记事到上小学之前,每天早上我都趴在收音机旁听“小喇叭”广播,听孙敬修爷爷讲故事,听康瑛老师配音的小叮当,还有一个曹灿叔叔也特别会讲故事。每天趴在收音机前听故事,学童谣,学唱歌,学说绕口令,我家的收音机就是我学龄前的启蒙老师,功绩卓著。

一个长方形的棕色木头匣子坐落在桌子上,很蠢笨很结实很古朴很沉重的样子,前脸有几处镂空的地方,声音从那里传出来,应该是收音机的喇叭就装在那里。右侧是两个竖排的旋钮,一个开关并调节声音,另一个选台,这就是记忆中我家的第一台收音机。听我妈说这台收音机是日本货,是当年一个邻居离开北京时嫌累赘就卖给了我家,那时收音机还挺稀罕。我妈也算是有眼光,知道日后有了孩子会派上用场,使我们从一开始记事就能听到“小喇叭”的广播,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穷的欢乐。

在我眼里这台收音机显得很旧,有的时候声音极小,必须把耳朵紧贴到喇叭上才能听到。有一次收音机竟然没声了,我妈就抱着沉甸甸的收音机走了二里路又坐了好几站公共汽车,找到一个修理部去修。家里暂时没有了收音机,我就像没了命似得拼命哭,吵着闹着要听“小喇叭”。我妈就赶紧托人在内部买了一台新的,新收音机的外观大变,颜色靓丽了,前脸上边蒙着金黄色的布,下边左右各一个大旋钮,旋钮中间是置于玻璃后的调台显示。看到这台收音机,我觉得它长得比那台旧的好看多了,打开一听声音清晰悦耳,这是旧的不坏新的不来呀。

我家的那台老旧的收音机,因为家里有了新的,我妈就懒得去抱回来了,一直放在修理部,也不知道最后是什么命运,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它只活在了我的记忆中,谈不上可惜,只是不曾忘记。

有了新的收音机,我妈格外爱护,听上两三个小时就关掉让它休息,说是开的时间长了发热,会烧坏零件,减少寿命,毕竟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哪有不心疼的。

我妈喜欢听评书播讲,叫收音机为话匣子。我姥姥到我家住的时候,喜欢听唱戏,叫收音机为戏匣子。我是现代人,当然还是要叫收音机,至今忘不了收音机里播出的经典节目,待以后详述。

我家的第二台收音机购置于60年代初期,绝对是老物件,但是也没在我家变成压箱子底儿的传家宝。只十来年的功夫,就兴起了半导体收音机,又大又沉的晶体管收音机被我爸送人了。他还特别时髦,除了给家里买了带天线的半导体收音机,还给我和弟弟每人买了一台袖珍半导体,说是一碗水端平,没偏没向。后来收音机也被我家淘汰了,再也找不到话匣子戏匣子的影子了。

上一篇:致迷茫的我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