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美文 >

最后的礼物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1-21 03:42

最后的礼物

  “孩子怎么了,孩子怎么了?”

  王杰一进门就急切的喊着,却看到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妻子一动不动的坐在餐桌前。

  “婊子,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看着那张黄瓜般却又无动于衷的脸,王杰的火气腾的一下冒了出来,他疾步走到妻子面前,准确无误的抓住对方的头发,而后猛然用力一甩。

  “孩子送到婆婆那里去了。”

  孙婉晴平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声音依旧很平淡。

  “这么说,刚刚你是骗我的了?”王杰的手再次扬起,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

  孙婉晴没有躲避,硬生生的接了这一掌后道:“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今天你生日,所以,我想聚一聚,故出此下策,这是我的不对。”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没感觉这件连衣裙很眼熟吗?”

  妻子的反应让王杰感觉很诧异,往常若是出现动手状况,她都会抓狂的,可是今天,她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这种反常让王杰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却又说不出具体哪里出了问题,不过,很显然,这样的状况,也让他实在无法再下手了。

  难道这就是她的目的?

  至于连衣裙,世界上这种白色连衣裙多的去了,又何必谈什么眼熟呢。

  “忘记了吧,那你可曾记得八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那棵苍梧的梧桐树下,年轻的你,貌美的我……”

  孙婉晴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仿若回到了八年前,那个炎热却又让人心暖的夏天。

  那时,家乡的大梧桐树下,知了缠绵不绝,蓝天白云中,他和她在亲戚朋友的介绍下第一次见面,那天他穿着白衬衫和蓝色牛仔裤,自己则穿着白色连衣裙,看起来显得是那么的搭配,那一天,在夏日中,清风下,他撩起她的发,说她很漂亮。

  王杰似乎也想起了八年前的场景。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第一次看见她时,他脑海中就浮现出这么一句诗,是的,他一开始就被这个美丽而又善良的农村姑娘吸引住了,于是,他对她说她很漂亮,于是,他让她相信了一见钟情。

  可是……

  “过去的事还说它有什么意义。”王杰用力摆了摆头,颓废的坐了下来。

  “是呀,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过去了就过去了。”

  回忆总想哭,一个人太孤独。

  孙婉晴终于从回忆中走了出来,她将准备好的饭菜端到了饭桌上。

  “糖醋排骨,青椒肉丝,剁椒鱼头……”

  这都是他喜欢的,她一直记得,可是,她喜欢的呢,他还记得吗?哪怕只是一道菜,初次见面的那道菜!

  “你……”王杰如鲠在喉,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拿起来了筷子……

  “吃吧吃吧……”

  孙婉晴帮王杰夹了很多菜,似乎怕他以后再也吃不到了。

  “这些年……我对不起你。”王杰低着头,低声说道。

  “那我们离婚吧?”话一出口,孙婉晴便注意到丈夫的表情开始生硬了,微弱间她叹了口气,继续道:“开玩笑了,我知道你不会和我离婚的,毕竟你还要继续揍我嘛。”

  “离婚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以后我尽量不会动手的。”王杰抬起头盯着孙婉晴一字一句道。

  “尽量?呵,那,那个女人呢?”孙婉晴冷笑道。

  “你不要逼我,我现在不想动手。”王杰放下筷子,语气越发生硬了。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生日礼物呢。”孙婉晴挽着丈夫的手臂撒娇道,这让王杰有些措手不及,自从自己带了个女人回来并打了妻子一顿后,这种动作,这种语气,她便再也没有对自己做过了。

  “蛋糕吗?”

  看着妻子端着一个蛋糕盒出来放在自己的面前,王杰突然有些感动,自己的生日,自己都快忘了,而这个傻女人却依然记得,至于另外一个女人……也肯定是爱他的,只是像自己一样暂时忘记罢了。

  “打开看看。”

  妻子一脸温和的看着他,并且微微弯了弯腰,王杰没有犹豫,轻轻解开上面的绳索,然后一层层剥开套盒,当套盒完全卸掉时,一把锋利的斧头出现在他的视野中,紧接着脖颈便是一疼,大量的鲜血从动脉中流了出来。

  “婊子,你…你…”

  王杰撞翻了椅子跌倒在地,他用双手捂住脖颈,怒目圆睁。

  “婊子,哈哈……”

  孙婉晴大声笑了起来,这很久没有这么淋漓尽致的笑过了,她的嘴角还残留着丈夫脖颈迸射的几缕鲜血,灯光下,显得是那么的狰狞。

  “自从五年前你带着那个女人回来并且当面打了我之后,我就对你绝望了。”孙婉晴一边笑,一边道:“可是,你不仅不同意与我离婚,在此之后还变本加厉,经常殴打我……”

  “最重要的是,你居然当着我唯一的亲人—我妈妈面前侮辱我,这不仅是对我的不尊敬,更是对我妈的不尊敬。”

  “我农村出生,初中毕业,没有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甚至没有父亲,你欺负我,我无力相抗……”

  “可是你为什么不让我走,为什么不给我自由,为什么侮辱我不够还要侮辱我妈?为什么!”

  泪水从孙婉晴的眼角滚滚而下,她对着丈夫怒吼着,她对着自己的命运怒吼着。

  女人,从来都不是命运的俘虏,她会在命运面前低头,会在命运面前沉默,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向命运认输,她只是在积蓄力量,于这沉默中爆发,以此来掀了这无趣的天,断了这害人的命。

  “我给过你机会的,就连刚刚都给了你很多次机会,可是,你不要,你不要啊……”

  “放心,你不会就这么痛快的死去,我会趁着你还活着的时候,把你剁成一块一块,我会让你感受到什么是痛苦,放心,我对着鱼练过的。”

  孙婉晴提起斧头,在丈夫的惊恐下,猛然用力一挥,斧头准确无误的落到了对方的手腕下。

  “啊……”王杰痛苦的呻吟着,声音却是不及刚刚那么宏亮。

  “原来你也知道痛呀,那你打我、狠抓我头发时怎么不知道呢。”

  孙婉晴又是一斧剁下。

  “啊……”

  丈夫的声音越来越弱了,孙婉晴却是不管不顾,用力不断的砍,直到累趴了,她才发现丈夫早已死去……

  “果然,睡着的你,是最乖的,一如当年……”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