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美文 >

有些人,只是彼此匆匆的过客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42

有些人,只是彼此匆匆的过客

  我的日记—第1608

  媳妇闲来无事,翻出了一张我大学时的毕业照。

  她问儿子,你能找到哪个是爸爸吗?

  这小子二话没说,拿起毕业照认真的找了起来,没1分钟的功夫,手指准确停在了我的头上。

  我惊呼,儿子,你怎么知道长的最帅的就是爸爸!?

  他像邀功一样,看着我的眼睛眉开眼笑。

  媳妇给了我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

  我拿起照片,又端详了好一会,目光从每个同学的身上一一略过,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般的笑容。

  我和媳妇说,真怀念上大学那时候。

  她说,我也是。

  我说,现在回想那些年,感觉做什么事都是美好的。

  她说,无忧无虑。

  我说,幸亏我们两个最后在一起了,要不然多遗憾,那么好的年华都成了回忆。

  她说,我们也算是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我说,还一不小心搞出了一个儿子。

  当目光停留在导员身上时,百感交集。

  这位年轻的导员,刚刚步入人生和事业的正轨,却突然因为心梗撒手人寰,留下了无助的妻子和孩子。

  在我们毕业的那年最后的班级聚会上,他还带着他的妻子一同出席,上台演唱了好几首歌曲。有谁又能想到,他会是第一个从照片里被抹去的人呢。

  照片上的人,我所知道的,基本都已成了家,有了各自的孩子。

  毕业那年的散伙饭,大家都哭的成了泪人,满嘴吐着酒气,约着以后每年都至少要见上那么一面,聚上那么一次。

  事实上,很多人,从毕业离开校园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再也不见,成了彼此人生中又一个匆匆的过客。

  最怀念的,是冬天没有课的时候。

  窗外下着鹅毛般的大雪,寝室的几个人睡到自然醒,然后一起跳下床,联网打游戏。

  到了中午,集体叫个外卖,地三鲜、溜肉段、尖椒干豆腐,大家AA制凑成一桌美味的午餐。

  靠着暖气,边吃边聊,聊着下午要不要去自习室学习,聊着哪个姑娘又漂亮了几许。

  我和媳妇都很喜欢吃食堂里的一家鸡蛋灌饼。

  事实上,这家鸡蛋灌饼,不光我和媳妇媳妇爱吃,它应该是很多人上学时解决一顿饭的不二选择。

  早上,上课来不及了,匆忙跑去食堂,要上一份鸡蛋灌饼,加肠加蛋一杯豆浆,一路上楼走到教室的功夫,手里的鸡蛋灌饼也就已经吃了一大半。

  中午,不知道吃什么了,排队也要点上一份鸡蛋灌饼打包带走,加肠加蛋后,还要加上一份卤肉或干豆腐,这样才能吃的更饱。

  晚上,不愿意下楼吃饭,就让其他寝室去吃饭的同学给捎回来一份鸡蛋灌饼,多加生菜多刷酱,吃到直打饱嗝。

  我忘了一份加肠加蛋的鸡蛋灌饼要多少钱了,总之,上了几年学,就吃了几年的鸡蛋灌饼。

  吃不腻,吃不厌。

  毕业后,再也没吃过它家那样的鸡蛋灌饼,也从不认为以后遇到的那些鸡蛋灌饼叫鸡蛋灌饼。

  媳妇总想着某天再回学校吃一次,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连校址都搬迁了,它还能在吗?

  一份简单的鸡蛋灌饼,成了很多人一辈子的回忆,就像我们怀念小时候的大白兔奶糖。

  上学时的趣事,总是格外的多。

  轮到一些不重要的课时,有人就不想去了,逃课。

  为了避免老师点名时点到自己,逃课的人就会让同寝的人帮着答‘到’。

  我见过最牛逼的一次操作,一个人同时给寝室的另外4个人答‘到’,答一次,换一次地方,换一身衣服或嗓音。

  当然,这种神操作的前提是,课堂老师是个老太太,且对于这种事得过且过。

  要是赶上较真的老师,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第一次答‘到’也许能仗着班级的人多蒙混过关,可老师的耳朵不是白长的,听出来不对后,她会停下来,抬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再一次念出刚才的名字。

  这会,替答到的人因为心虚,更为了自保,也就不敢再出声了,原本到了的人,又神奇般的没了。

  引得哄堂大笑。

  时至今日,想起这样或那样的场景,依旧会心里暖暖的,想回到过去。

  感叹时光的流逝,怀念那些人和故事。

  作者:大亨

  一个坚持记录日记1608天的三流奶爸写手。

  目前辞职在家,每天只做四件事。

  码字,卖货,带娃,爱她。

  个人微信3号:medh03

  昨天的文章:稻田地里的一组照片和视频

上一篇:故乡的香气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