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美文 >

血涂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15 03:42

血涂

  绘本上有这样一个故事。“很久以前,有两个女孩,她们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她们彼此依靠,相互扶持,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对闺蜜。有一天,女孩们去森林里玩耍,不知不觉走得太深,直到她们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森林实在是太大,天色已晚,周围传来怪物的嚎叫,她们被吓得瑟瑟发抖,紧紧抱住对方,在寒风里取暖。但是周围实在是太冷了。阴风呼啸,她们的体温开始慢慢下降。这样下去,这两个女孩没有一个可以熬到天明。可就在这时,恶魔出现在她们面前。我可以帮助你们。恶魔说。女孩们看见了不胜于绝望的希望。但她们没有选择。可是,在最后,你们中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恶魔这么说完,露出了笑容。”我合上绘本。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照在店铺里。在这种天气下看绘本真是一种享受。现在是咖啡店里惬意的午休时光。经过一个上午的忙碌,大家都累坏了。这个小镇远离尘世喧嚣,古色古香。刚搬到这里时我就被它深深吸引,现在我在镇上的咖啡厅工作,店主是一对和蔼的夫妇,他们对我也视如己出。而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在这样的咖啡厅工作,穿着可爱的制服,摆出可爱的表情招揽客人。虽然小时候经历了一些黑暗的时光,不过现在我过得很幸福。在咖啡厅打工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见识与品尝各种咖啡。虽然我对咖啡因反应过度,只要喝一杯就会不受控制地载歌载舞,也因此闹过很多笑话,但无论是客人们还是店主,都觉得这样一个少女喝醉般的模样格外可爱,我反倒因此成了这家店的招牌。不过大家都很善良,顶多只是开开玩笑,私下里都叮嘱我,这样的体质还是少喝为妙。总之,这个和阳光一样温暖的小镇,真的每个人都很温柔,很幸福。可是,最近我的精神状态不好,甚至出现了幻听与噩梦。在梦里我总会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说着虚无缥缈的话语,念着不知所云的咒文。它们在我脑海里久久不散,我有些害怕。扫除时,我发现有位客人把她的书丢在了店里,书名叫《关于死后世界的研究》。我强忍好奇没有翻开,把它留在柜台,那位客人应该很快就会过来取回。这时,我留意到在角落的阴影中,坐着模糊不清的人影。那个女孩又出现了。每次她都在不起眼的角落出现,持续了好一段日子,但我看不清她的具体面容。她的嘴巴一直在开合,似乎在自言自语。其他人对她的出现无动于衷,而她却只是盯着我。之前因为客人众多,等我再留意她时,女孩已经不见。这次正好店里冷清,我便朝她走过去。“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我笑着问她。闻言,在阴影处女孩微微抬头。她戴着一个颜色不怎么干净的围巾,额头处留有不圆满的奇怪图案,如血般猩红。她皮肤苍白,毫无血色。她盯着我。我开始头痛,耳鸣,就和最近的症状一样。而在天旋地转中,我听见她的声音传入脑海。那个声音……就和在梦里听见的一模一样。“艾叶?你能听到我吗?”“这里好黑啊……你到底在哪里……”“请等等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仪式……已经开始了。”在绘本上的故事这么写道:“请让她活下去吧!两个女孩指着对方,异口同声。恶魔大笑。其中一个女孩只觉头晕目眩,四肢发冷。肯定是因为之前的寒冷夺走了太多体力,加上她本来就体弱多病。她晕倒了。等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倒在森林里,只不过却身子不再冰冷,因为身旁有一盏提灯,它温暖的光芒浸润了女孩全身。她牺牲了自己,用自己的灵魂作为火焰,让你活了下来。恶魔说。女孩泣不成声。火焰的温度足够让你走出森林。可是,如果火焰没有燃料而熄灭,那么她的灵魂也就消逝了。只要火焰还在,她就还活着吗?女孩哭着问。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的。恶魔回答。如果你想维持火焰,就必须要添加柴火。不过,只有特殊的柴火才可以。恶魔说。我愿意付出一切。女孩答道。那就带其他人类来找我。我会取走他们的灵魂,把他们变成树。从树上砍下的枝条就是柴火。恶魔说。女孩沉默了。直到最后,她开口道……”我合上绘本。因为疲倦,后面的故事我想以后再看。虽然这本破旧的绘本被我翻了无数次,也被时光蛀得破旧不堪,我也对里面的故事烂熟于心,可每当我回忆过去时,我都会从布满尘埃的箱子里翻出它,指尖轻轻触碰泛黄的纸张,一页页小心地翻阅。那时我和她已经看了无数遍。这是我们少有的娱乐。最近我开始感到不安。我似乎被那些人盯上了。但是我不能就此放弃。神会给我力量。屋子四周已经点满了白烛,这些是唯一的光源。我提起小刀,来到全身镜前,掀起上衣。以肚脐为中心,血淋淋符阵已经完成了将近一半,形成一个半圆形。我用刀片在肚子上刻下符号,让符阵变得更加饱满。它可真是精美的艺术品。而疼痛相比之下简直就是欢愉。几滴鲜血流下,我用指肚沾上,抹在额头,嘴唇与胸口。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沐浴在圣烛下,她抽搐晃动,面容扭曲,满是血迹。仿佛下一秒便会破镜而出。我欣赏着。血越流越多,温热的血滴在我的脚背。我有些恍惚。只剩下最后一个了。我耐心祈祷,自言自语背诵着神明的福音。今天晚上,必须完成。因为这是神的指引。仪式已经开始了。神明在黑暗中低语,而我将闻言必行。我又想起了艾叶。在看绘本时,仿佛她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在孤儿院的那段日子,艾叶一直陪着我。我和她同岁,我们住在同一个狭小的房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而孤儿院是由教团经营的,里面都是形形色色的孤儿。在我记忆里,艾叶披着黑色的长发,有着非常漂亮的眼睛。她总是在笑,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让她悲伤。尤其是喝完咖啡后,对咖啡因特别敏感的她会格外活跃,拉着我载歌载舞,像太阳一样照亮整个阴森的孤儿院。她是孤儿,而我则是被自己的父母送来的。我的父母沉迷教团的教义,变卖家产捐给教团,还把我送到这里,以“孤儿”的身份接受教团的培训。他们把我送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孤儿院的生活并不好。我们每天的日常被安排得很满,要背很多经书,冥想,节食,住宿的环境也非常差劲,不给我们私自外出。一旦犯了错误,就会被狠狠地打,还要被关禁闭,一晚上在走廊站着不许睡觉。我憎恨那个地方。从我还是个孩子开始。但因为艾叶留在了那里,所以真正离开后,我反倒依依不舍。艾叶怕猫,觉得它们的眼神很凶。当她被溜入的黑猫吓得无法动弹时,这是我少数几次可以保护她的时候。平常都是她在照顾我。那天艾叶被特许离开孤儿院,观摩其他信徒的传教。回来时她给我带了一条围巾。我爱不释手,哪怕睡觉都抱在怀里。冬天,我就和艾叶共享一个围巾,两人靠在一起,好暖和。它见证了我和艾叶所有美好的时光。我一直珍藏着这条围巾。它就是我的希望。但我已经把它装进盒子,缠满胶带,藏在了我在孤儿院房间的地板下。没有人会知道它在这。我在我房间的门楣画上符阵,在门沿画满细小的花纹。用我自己的鲜血。这样,“希望”就会指引我找到“门”。请在我的回忆里再多留一会吧,艾叶。我相信你现在一定很幸福。但是,请原谅我的任性,就让你陪着我,再回忆那些美好遥远的记忆吧。我记得那天,艾叶又被打了。我也是。孤儿院的看管员很凶。我因为没有按时背完教派的经典,被扇了很多耳光,关了禁闭,还不许吃饭。我很笨,总是记不住东西。艾叶却很聪明。在我捂着脸哭鼻子时,却发现艾叶不知何时偷偷过来,把她的面包送给我。可她却也被看管员发现。我看着她被扯着头发,被他们在地板上拖着,到厕所毒打。在这之前,她隔着栅栏,拼命地把面包塞到我手里,叮嘱我一定要藏好。后来我才知道,她把自己的晚饭给了我。我总是后知后觉。她对我隐藏了太多事情。“我听教母说,其实这个世界上啊,存在着死后的世界哦。在那个世界里,即使活着的时候经历了再多的不幸,人们都可以梦想成真,永远幸福下去。”那天,艾叶找到我,她总是告诉我各种新鲜的事情,这次也不例外。艾叶被认为天赋异禀,所以可以接触到教团更多的经典与知识。她说的这些我都未曾听说。不过我愿意相信。“那里……一定是一个无比美好,没有纷争没有痛苦的地方吧。”我也浮想联翩。“所以,为了我们能去往这样的世界,请你也和我一起祈祷吧!”艾叶突然拉住我的手,明亮的眸子里闪着璀璨的光。我第一次看见艾叶脸上露出这样向往的表情。我知道艾叶的梦想是开一家咖啡厅。如果在那样的世界里,她一定能梦想成真,穿着光鲜亮丽的制服端着托盘,摆出俏皮可爱是姿势招揽客人。那么我一定会是艾叶店里的常客!我也激动地宣布。“你没有别的愿望吗?”艾叶感到奇怪。“仔细想想,只要你能幸福,我就无所谓了。”我嘟起嘴思考,“如果硬要说的话,我想住在店里,和你一起经营咖啡店,一直陪在你身边!”“艾叶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啊?”我注意到艾叶在抹眼角。她却笑着摆摆手,说没什么。又过了很久。我也记不得过了多久,只记得那时我开始因为身体的发育而苦恼。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正式毕业,成为合格的教团成员。不久,艾叶又告诉了我一件事情。艾叶说了一个日期。那天,末日会将降临。神会降下天罚,用怒火净化天地,恶人坠入地狱万劫不复,义人升入天堂永享极乐。只有信仰我们的教派,信仰我们的神明,向他寻求庇护,我们才能躲过此劫。在这之后,从旧世界的废墟上,我们的神将建立新的国度。所有他的追随者,都会得到神的应许。届时,神会免我痴,免我苦,免我无枝可依,免我颠沛流离。艾叶说得很激动,可爱的脸上泛起红晕。我则在一旁板着手指数。我的头脑不好,数了很久都没有算出来什么时候末日才会到。艾叶对此深信不疑。因为这是教主亲口说的。“但在这之前,我想尽可能多地帮助别人。做好事也罢,向他们传播福音也罢,在末日之前,我们一定不能松懈呀!”“可我还有冰淇淋没吃啊!”那时的我还不懂事。“没关系的,末日过后的净土,有吃不完的美食!”艾叶拍拍胸口,很有底气地宣布。我们翻出日历,在每一天地下都写下要做的事情。因为有说有笑,被看守骂了。可就算如此,那个时候也真的好幸福啊。后来,那个日子来了。教团里的所有人严阵以待。在孤儿院附近的教堂,人们祈祷,烧香,颤颤巍巍地跪坐在地上双手合十,祈求神明能救赎自己的罪孽,引领我们走向极乐。那时我和艾叶在一起。我仅仅握住她的手,她也紧紧握住我的。我感觉到她的手冒出一层虚汗,在微微颤抖。我问她,你害怕吗?她说不怕。只是把我的手抓着更紧。后来她才告诉我,她那时怕得要命。但一想到自己身旁的我,她便又什么都不怕了。我们默默背诵教团的经典,之前连续三天的辟谷让我们的身体都很虚弱。我们需要不吃不眠,只喝圣水,才能熬过末日,迎来新生。教团里的大家都这么相信着。但是末日却没有来。我们一直在教堂里待着,从黎明到午夜,昏昏欲睡的我还紧握着艾叶的手,却听见挂钟敲响了十二下。没有火灾,没有飞蝗。没有地动山摇,没有天崩地拆,更没有全人类的灭亡。从那一刻,教堂里所有的人,陷入了比天启降临更加强烈的恐惧与疯狂。“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教堂里回荡着人们声嘶力竭的哭喊,只有教主格外冷静。我们这些普通教众被安排到教堂外等候。艾叶这些高级教徒则和教主留在教堂内。漫长的等待中我却觉得格外焦躁。而有教徒此刻发现大门被从里面反锁,所有的不安在我心中瞬间点燃。而当我偷偷绕道,踩着箱子从窗户翻入教堂时,眼前的那一幕让我愣住了。在教堂里的人,包括教主,全部倒在地上。后来我才知道,教主强迫所有的人喝下掺有毒药的饮料。没有等来“末日”的教主,率领他最心爱的一批教徒们,决定先走一步,前往“死后的世界”一探究竟。我奋不顾身地扑到艾叶身旁。那段回忆一直在折磨我。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幸福,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能到达那个世界。我唯一知道的,只有艾叶她躺在我的怀里。我攥紧她的手。她的手好冷。她的呼吸好微弱。她微微发抖。她的身子,好像随时都会化作尘土飘去。“艾叶……艾叶……”我泣不成声。“我现在,就要去那个世界了。”艾叶虚弱地笑着,抬起手,用手背抹去我的眼泪,“就算是这样不幸的我,也可以在那里得到幸福哦,你不用为我哭泣。对不起,说好的一起去那个世界,结果却丢下你一个。”我实在是太懦弱了。懦弱到没能随她而去。艾叶的体温在慢慢下降,因为毒药的影响她不时呻吟,血从她口鼻渗出。我紧紧抱住她,把所有的衣服脱下,裹在她身上。可她的身体还是越来越冷。艾叶说过,死亡是救济。在死亡面前众生平等,无论贫富贵贱。她在那时……或许真的得到她想要的救济了。“你一定要幸福下去啊。”艾叶说完,露出浅笑。她最后闭上眼睛,不再动了。艾叶。你也一定要在那里幸福下去啊。可是……我想让她在我身边活下去。我一直在祈祷。我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仪式,哪怕能得到一丁点神启也好。但是神终究没能救得了她。我把她葬在了孤儿院后山的墓地,树了一个简陋的墓碑。果然。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神”。不。或者是我想错了。神存在。只不过,他还没能降临到这个世间。真正的神啊,你被人歌颂,被人膜拜。你是万能的,你全知全能,不是么?那么……你为什么连我的愿望都没有听到?这个世上最温柔的人已随风而去,你怎能容忍你的信徒为此悲痛欲绝!我实在是太自私了。但我真的好想再见她一面。我真的真的好想她。如果您真的怜悯,就请打开黄泉之国的大门,告诉我真正的神启与福音吧!我愿永远追随于您,哪怕付出一切。而真正的神,也终于回应了我的期待。在整理艾叶遗物时,我发现了一张古老的手稿。上面记载了一个仪式,这一定是教团原本计划给艾叶学习的。艾叶曾经和我说过,她一直在学习一个伟大的仪式,也是整个教团教义的精髓所在。当这个仪式彻底完成时,世上所有的人都会得到救赎,而前往死后美好世界的大门也将向所有人打开。那么,我也一定可以与艾叶重逢。而正是这篇手稿——它将指引我得到神的福音,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天命。艾叶,你当时没能学习,没能领悟的东西,虽然花了很多时间,我最后还是替你学会了。我还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对吗?为了你,我已经努力到了这个份上。请为我自豪吧,艾叶。仪式……已经快要完成了。“你怎么了?喂!没事吧?”有人晃着我的肩膀。我迷迷糊糊睁开眼,一个白色长发的少女焦急地坐在我身边。我不知何时趴在桌上睡着了。“我没事,真的。”我捂着头起身,却因为眩晕坐回椅子上。白发少女不信任地盯住我,她的双眼一只淡蓝色一只琥珀色。“我听店主说,你最近有些状态不佳。我欠了店主不少人情,如果你有什么困难,你随时可以和我说。”看来是隐瞒不了了。但我自己也觉得那个神出鬼没的女孩过于荒谬,害怕被别人视作出现幻觉,便只把噩梦与幻听的事情告诉少女。没想到白发少女听罢若有所思。她把我带到没有人的角落。“你看过这个吗?”少女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血淋淋的精致符号,画在墙上。像是女孩额头上符号的一部分。“这符号是?”“以前一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留下的。这是一个古老宗教的符阵,某种仪式符号。”我一时失语。这一切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白发少女正是店里的常客,虽然外表娇小,却有着不可思议的气质与阅历。她下午回来取忘在店里的书,顺便来看望我的情况。此刻,她翻开剪贴簿,神色凝重。“你还记得祭祀杀手吗?”她问。“祭祀杀手?你是说那个案子?我记得当时社会震动很大,因为没想到杀害那么多人的凶手,竟然是一个年轻女孩。”提到这个我还有些印象。当时她好像与十宗谋杀案有关,手段极其残忍,人们都说那个女孩被邪教蛊惑,为了准备某个祭祀仪式才走上了这个不归路。不过她提及这个做什么?犯人不是已经正法了吗?“虽然已经盖棺定论,但是这个案子还是让我很不安。你曾在犯人附近生活过,我想再问问情报。”这时我才想起,白发少女好像就是从事这类调查的。“等等,我想先知道犯人的作案细节,因为当时媒体都没怎么细说。”我说出疑惑。“那你先看看这个。”白发少女递给我一份手稿复印件。只见上面写着如下这些话:“筹备仪式者,当弃希望于门内;寻求救赎者,当秉烛恭听福音:用鲜血创造回归之门。凡祈求的,便有回应;凡寻找的,必能寻见。凡迷失的,永不迷失。门之外,寻神使四位,九想之奥秘由此展现。第一想,取新死之躯,让求生者得以阒寂。第二想,观肪胀之形,让安息者得以安眠。第三想,探脂乱之影,让等待者得以慰藉。第四想,访啖食之骸,让空虚者得以餍足。躬自予生者以解脱,并奉上同数量之魂灵,邀解脱者与四想同行。至此,终得血涂之力。九死一生,回归尘土。血缘之盟,寻门有道。过门而入,取回希望,方得进阶余下福音之资格。”这写的都是些什么?这时我发现手稿底部有不规则的锯齿,似乎整篇文章的下半部分被人撕去。“从凶手房间的墙壁夹层里,我发现了这个古老的残卷。原件只有这些。很明显,有人不想让我们知道后面的内容。不过我们已经研究出里面不少内容。”白发少女接着说,“犯人就是按照手稿的指示行凶。里面所谓的‘新死’等‘四位神使’,实际上就代表着人死后尸体腐化至白骨的各个状态。十名死者中,一名被注射福尔马林宛如‘新死’;两名尸体腐坏膨胀宛如‘肪胀’;三名被石膏包裹高度毁坏宛如‘脂乱’;四名被蛆虫鹰犬分食宛如‘啖食’。不得不说,犯人对尸体的腐败程度控制得非常到位,作案时她一般先用麻醉剂,再使受害者任其宰割。”听她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抱着怀里的猫。我喜欢这类毛茸茸的动物,抱着它们我就不会那么害怕。但我还是在不停发抖。这个案子的细节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犯人在作案后会将自己的血液与受害者的混合,在现场留下符阵。有趣的是,越往后面,她画下的符阵越发完整,不过止步于半圆形。”等等?我突然想起,我看见的女孩,她额头上的符阵,已经不再是半圆,而是更加圆满。好奇怪。“但我们对手稿还有很多疑问。杀掉这些人后,仪式施行者又能得到什么呢?所谓的‘血涂之力’又是什么?反复提到的门又是什么?总之,案子远没有结束。”白发女孩叹气:“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好好研究,但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而就在少女说话时,幻听、黑暗与低语再次袭来。我无力抵抗,任其吞噬。第十个……我已经按照仪式,将第十个人自肉体解放,同时邀请死者与啖食之想同行。他没有痛苦,他得到了救赎。他离开了这个污秽的,不幸的世界。他一定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寻得自己的福祉。你也一定要和艾叶一样,永远幸福下去哦。之前的人不也一样吗?他们是街头的流浪汉,是失去妻儿的丈夫,是失恋后悲痛欲绝的男子,是被家暴后逃出家门无依无靠的小女孩。所有人都在这个世界里找不到幸福,我耐心地听完他们的故事,问他们相不相信有着死后的世界。我为他们在那个世界能迎来幸福而努力,我做错了吗?不。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做错。回到屋子里,是时候准备准备仪式的下一部分了。我订了连夜长途车票,下车后步行一小时就可以到达那个孤儿院。虽然它已被废弃,因为地处偏远一直没有被拆除。太好了,如果它被拆掉,我的“希望”与“门”也将随之消失,整个仪式也将彻底失败。一定是我得到了神明的眷顾。慈悲的神……我该拿什么来侍奉您呢?就请保佑我,顺利完成仪式,让您降临人世,消除所有人的苦痛吧。我开始收拾行李。身外之物已经不重要。我会把所有有价值的资料在今晚烧毁。明天,我将脱胎换骨。我在旅行箱里装满仪式的必备品。香炉。线香。婴儿的脐带。老人的骨灰。匕首。白烛。差不多了。以及最重要的两个东西。我自己,还有麻绳。我记得在孤儿院后山的墓地上有一棵老树,那会是绝佳的仪式举行地点。希望它的枝杈足够结实。我把仪式手稿撕成两半,还未完成的那一部分,我将它烧为灰烬,碾碎兑在清水里喝下。这样以来,我已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而手稿剩下的一部分,我藏在了房间墙壁的夹层里。这不是仪式强求的,只是我想在这个房间里留下些什么。我突然觉得有些悲伤。我付出了这么多,但是我的故事却无人知晓。之后还会有人住进这个屋子,当他无意间发现那半截手稿时,虽然他一定无法理解这一切,但他至少会感到疑惑,如果是小说家的话,或许——他能借此写出一个故事。艾叶最喜欢看小说了。不过,之后的事情,与我已经毫无干系了。“等等我……一定要在那个世界……好好地等着我啊……艾叶,”我伸出手拧开门把,“我来找你了。”“不过,好奇怪。我对案子细节都记得很清楚,却唯独记不得那个女孩的面孔。”等我清醒时,白发少女这么说。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刚刚的失神,“她是在出门时被抓获的。当时她刚刚犯下第十起案件,随后在准备逃离时被抓获。从她的旅行箱发现了各种祭祀用品。”“我调查了很多人。包括当时实施抓捕与行刑的警官。没有一个人记得她的样子。不过,在犯人体检时,她肚子上的刻痕让我们印象深刻。后来的调查表明,她在腹部刻下的痕迹,就是完成了近一半的符阵。”白发少女拿起银勺轻轻搅拌咖啡。“所以说……”听罢我有些困惑。“你还记得那个女孩的结局吗?”少女问。“我记得是判处极刑。绞刑。”我回忆。“她被处决前出奇地平静。警官们满足了她最后的愿望,尸体不要火化,并葬在一个孤儿院的后山上。她在那里度过童年。并且,她希望葬在一个女孩的坟墓旁边,那孩子是她最好的朋友。”我听着。心中掠过一丝苦涩。“按理说,一切应该结束了。可最近,我在城市东郊的废弃仓库里,又发现了一个符阵。就和当年一样。而且,比之前更加完整了。”白发少女神色凝重。“为了彻底调查,我去了一趟那个被废弃的孤儿院。在她的房间门楣依稀可见一个血红色的符阵,而房间地板却被掀开一个洞,似乎有什么被取走了。不过这不是重点。我又仔细研究了仪式手稿的内容。我觉得,我们可能忽视了某些很重要的东西。”我第一次看见白发少女露出这样如临大敌的神色。在我印象里,她应该是调查这方面的高手。“那天下着暴雨,我离开孤儿院后想去后山的墓地看看。那里一片狼藉,可能是大雨造成的水土流失,很多棺材都露出地表。当时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等我最后找到她的坟头时,我……我简直难以置信……她的棺材,居然……空无一人……”少女的话断断续续地传入我的耳朵,之后的内容被一阵耳鸣打断。我惊恐地四下张望,目光却不自觉地被什么吸引。又是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目光。在咖啡厅最不显眼的角落,那个女孩坐着。她裹在厚厚的衣服里,衣服上沾满血红色的点,她戴着污浊的围巾。因为之前那里光线暗淡,这次阳光正好照在她的身上,所以我看得格外清楚。在她雪白的脖颈与红色的围巾之间,一个被鲜血浸染的绳套赫然显现。除此之外,还有一圈清晰可见的勒痕。她的额头上,血红色的符阵清晰可见。紫黑色的雾气在她身边弥漫。她的双手,青灰色的静脉网清晰可见。而她看着我的眼神……我难以形容。她起身。以一种堪称诡异的姿势,扭曲着,向我这里缓缓……飘来。而我对面的白发少女却浑然不知。她的喃喃自语充斥在我的脑海。“艾叶……艾叶……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呢?”“没有人可以阻止我见到你……所有人都会得到救赎。”“艾叶,请再等等我。”“仪式……终于快要完成了。”

上一篇:蒋劲夫式家暴,还会改吗?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