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美文 >

想念你的最后一天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3 03:42

想念你的最后一天

  1

  进入十二月份的北方,天气愈发放肆。

  经过一晚上的霜冻,玻璃外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远方树枝上的落雪还没有融化,屋顶被结实的雪层层遮盖,要是没有隔壁烟囱里冒出的炊烟,这样的景象看上去,仿佛一副画。

  “好冷!”从睡梦中醒来的小奈,起身穿上紫色绒毛睡衣,踩着拖鞋从卧室跑出去,不断地往手心里吹着哈气,没有装暖气的屋子让她瑟瑟发抖。

  她跑到窗户跟前,用力地拉开厚重的蓝色窗帘,刹那间刺眼的阳光穿过窗户跑进来,惹得她眼睛一闪。

  有了阳光的照耀,屋子里顿时明朗不少。

  小奈转身走去厨房,一边热牛奶,一边烧暖炉。很快,暖炉开始升温。

  她不紧不慢地将热好的牛奶端上餐桌,从橱柜里拿出两片吐司,正当她准备享用早餐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谁呢?”她喃喃自语地走向客厅沙发旁边的电话。

  “你好。”

  “起来了吗?”是叶川。

  叶川是小奈的好朋友,准确地讲,是她的追求者。他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喜欢健身,也喜欢旅游。他长相硬朗,是一个可以给人安全感的男生,在大学时期是不少女生心仪的对象。

  “在吃早餐,你起来了吗?”

  “当然起来了,我可是运动健将,每天都要晨跑的!”忘了说,叶川也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小奈回想一下,几乎没有看到他累倒在地的时候。

  “对哦,我忘记了……吃早餐了吗?”

  “还没有。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

  “不知道。”

  “你猜一下。”

  “在家?”

  “不是。”

  “在学校?”叶川在小镇的中学当体育老师,但是以他的能力,如果不随小奈来这里,他的前途或许会更好……

  “我今天没有课的,你又忘记了!”叶川的语气有些抱怨,又有些撒娇。

  “那你到底在哪里?”

  “我在我的小学。”

  “你的小学?”

  “对,就是我小学读书的地方。”

  叶川小学读书的地方?

  “为什么……要去那里呢?”小奈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双手紧紧地捂着话筒,不知不觉手心里居然冒出了汗。

  “你要来吗?如果要来的话,我现在就去接你。”

  “……”

  “要来吗?”

  “……”小奈更加忐忑不安,她在去与不去之间徘徊,她开始害怕了。

  “这边还是老样子,虽然已经不上课了,但是也没有拆,很多东西都保持着原貌。”

  “我去!”

  “好,我来接你。”

  2

  “长丰小学。”

  因为学校不再进行教学,所以积雪也没有被打理。小奈踩着厚重的雪地,发出“扑”的雪被挤压的声音。

  “进去看看吧。”

  “……”

  “没事的,进去看看吧。”小奈又一次动摇,她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行为是对还是错,她害怕做出后悔的抉择。

  “这里面有他……不是,这里面有你们的回忆吧?”

  “当然了。虽然已经过了十几年,但是总归有一些回忆残留在脑海里的。”

  “是吗?”

  “嗯。”

  一切和他有关的东西,都是诱惑,而小奈偏偏经不住这样的诱惑。

  他们进入校门,最先看到的是一栋白色高楼,墙面已经严重脱皮,露出灰色水泥的影子。

  “这就是我们上课的地方。”

  “座位是哪个?”

  “谁的?”

  “……”

  小奈明白,叶川也明白。此刻的小奈希望叶川不要装傻,而是把他知道的、自己想知道的,告诉自己。

  “倒数第二排。他的成绩可不好。”

  “是吗?应该很调皮吧?”小奈的双眼一直盯着那张积满灰尘的课桌,一秒也舍不得挪开。她慢慢走近它,就好像在向他走近一样,她感觉得到,此刻的他离她很近,只有中间不到三米的距离。

  “他不爱说话,你是知道的。”

  “不都说人的性格是会变的吗?或许他小时候是调皮的,长大后变得不爱说话而已。”小奈的眼眶开始湿润,当她的手能够触碰到那张桌子的时候,他们仿佛穿越时空,她的面前出现了活灵活现的他,而且还是小学时候的他。

  “但是他可一直都没变。”

  突然小奈发现了一个小惊喜,她激动坏了,无心理睬叶川的话。

  “叶川,你看!”

  “什么?”叶川慌忙走过去,俯身看个究竟。

  “朴——然”那张泛黄的课桌上的左上角居然写着他的名字,是用刻刀刻出来的,他刻得七倒八歪。

  “这小子!”叶川失声笑了起来,抬头看向小奈。她的表情饶有趣味,似乎正在揣摩朴然写自己名字时候心里在想什么?他是用哪种姿态刻下的?是趴在桌子上还是坐在凳子上?是在人多的时候,还是放学后独自一人的时候?她突然“扑哧”笑出声来。

  “怎么了?”

  “‘然’字少了一点。”

  叶川俯身又看了一遍,确实少了一点,“他可真粗心!”

  “或许是刻累了,便放弃了。”

  “可能吧。”

  “叶川,你有拿刻刀吗?或者锋利的东西。”

  “刻刀?没有。对了,我有带钥匙!”

  “可以。”

  小奈拿过钥匙,原来她想加上那一点。她刻得小心谨慎,尽量模仿他的字体,让那一点和其他部位看起来浑然一体。

  真希望此刻能有一部相机来记录这恶作剧的一刻,然而我没有相机,所以我只能把它存在我的脑子里,设置为“永久保存”。小奈心想。

  从教室出来,小奈的心情不知不觉好了很多——原来只要是待过的地方,总会留下一些痕迹。

  “去操场看看吧。”

  “好。”

  二百米的操场被大雪覆盖着,已经看不到红色跑道。

  “小时候我们经常被老师罚跑。”

  “为什么?”

  “因为不做作业。我经常被罚,朴然偶尔也会被罚。”

  “想像不到他害怕的样子。”

  “他才不会害怕,不知道心里是否害怕,但是从他的脸上,我从未见他害怕过。”

  小奈向前迈了一步,“他就是这样的人,仿佛没有感情一般。”

  “对了,他还和别人打过架呢!”

  “真的?”小奈惊讶地转身,脸上带着的笑容。

  “我看看啊!”叶川独自走远,边走边看教学楼。

  “就是这里!”

  小奈兴奋地跑过去,“你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是我发现的。你看,”叶川指向教学楼的一扇窗户,“那是我们班,当时我们正在上课,结果朴然和隔壁班的一个男生打了起来,当时是我报告给老师的,后来还受到了老师的表扬。”

  “结果谁赢了?”

  “谁也没赢。不过那小子还真是可以,对方是一个大胖子,力气格外大,但是最后两人伤得差不多。”

  “他虽然很瘦,但是力气不小。你记得吗?叶川,他是扳手腕的冠军,你们都赢不了他。”

  “是呀!我赢不了他,也没法从他手里赢来你。”

  小奈猛然看向叶川,看到他的柔情双眼后又立即躲闪,“对不起。”

  叶川意识到不应该这么说,他走到小奈跟前,双手放在小奈肩头,略显愧疚地说,“我不会这么说了……好了,我带你再去一个地方吧。”

  他们从操场走出来,天空又开始飘起了雪,太阳再一次被乌云遮挡,不知道下次再见会是什么时候……

  3

  小奈和学校挥手告别后,和叶川往公交车站走去。

  车上乘客不多,小奈上车后直径走去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并示意叶川坐她旁边。

  “坐在这里真好!可以看风景,还可以看小奈!”

  “油嘴滑舌!”

  “是真的,大学时候我一直想坐在这里,但是每次都是那小子。”

  “……”

  “其实,我比他更早喜欢你,知道吗?”

  小奈点头。

  “但是那小子居然比我提早一步……真的是。”

  “我很喜欢他的。”

  叶川一时语塞,“我知道。他也很喜欢你。”

  “他是一个很好的男朋友。”

  “是吗?”叶川吃起醋来。

  “是的,他很好,对我很好。”

  “小奈,你喜欢他什么?”

  “喜欢他什么?”

  “嗯。”

  “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什么。只是希望能和他待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他不在的时候我会想他,遇上麻烦事的时候我能想起人的是他,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子说话我会不开心,偶遇他的时候我会兴奋……喜欢一个人是说不清楚的。”

  “他说过,他对你一见钟情呢!”

  “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很好奇你们是在怎样的契机下在一起的。”

  “契机?”

  想起来那是一段美好甜蜜的往事。

  朴然和小奈在大学社团相识,按照他们的说法,两人的确是一见钟情,至于是如何在一起的?

  那是大二的第一学期,南方的冬天格外冷一些。那晚小奈从图书馆出来,冷风无情地朝她袭来,她忍着寒冷往宿舍赶,双臂环抱在胸前,佝偻着身体。

  “很冷吧?”突然身后传来声音,她转过去一看,是朴然。他正脱着自己的外套,小奈莫名紧张起来,心里带着激动和欣喜,她知道接下来,不出意外的话会发生什么——朴然将外套披在小奈的身上。

  “不用了!”

  “没关系,我不冷。”朴然被冻得通红的脸庞在暖光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小奈有些害羞地看了看周围,大家正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他们。小奈手足无措,将头埋进了衣服里面,谁也看不到,她正在衣服里偷笑。

  第二天她还来衣服。

  “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什么?”

  “做我女朋友吧!”

  小奈的脑子一片混乱,她害怕答应,又害怕拒绝……

  “不着急,我等你。”

  “好。”

  一周之后小奈答应了朴然的追求,一切自然得不像话。

  回到如今,小奈望向窗外,那些美好的回忆开始在车窗上如电影般播放,那时的他们是那么开心、幸福,他们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少了谁都会不完整。

  公交到站了。

  “到站了,下车吧。”

  “我们要去哪里呀?”

  “下去你就知道了。”

  他们来到了镇上的中学,也就是叶川工作的地方。

  “来这里干什么?”

  “今天我要让你了解朴然的一切,今天一天你都是他的,但是以后……”

  两人心知肚明,叶川坏笑,小奈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他不是在市里读的高中吗?”

  “对,但是高三的时候又回来了。”

  “为什么?”

  “好像是因为家里的原因。”

  中学的规模不大,教学楼紧挨在一起。

  “我们在最后一栋楼上课。是不是很远?”

  “确实挺远的。”

  “对了,要是运气足够好的话,我们还可以借到班级相册。”

  “‘班级相册’?”

  “学校为了促进同学团结做的活动——用相机记录班级各种活动,最后做成相册,留在学校保管。”

  “希望我们的运气能好一点。”

  他们走到教室,所有的设施已经换成新的,在这里,小奈没有幸运到可以发现他课桌上的惊喜。

  “去资料馆找老师吧!”

  小奈点头,跟在叶川后面离开。

  “编号是6-1778,你们自己后面找一下!小心着点,别翻乱了!”资料室的看管人员是一位五十多年的老人,身材消瘦,双眼凹陷,佝偻着身体坐在椅子上打哈欠。

  “谢谢老师!”他们说明来意,叶川居然还带来了高中时期的学生证,小奈不得不佩服他的细心周到。

  他们如愿找到。

  相册上面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小奈从包里拿出手绢将其擦拭干净,缓缓地翻开。面对他的一切,她依旧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此刻她的心情,就像和朴然第一次约会时的心情一样——激动、欣喜。

  “这是毕业照。”

  朴然的模样没有很大变化。小奈一眼便找出了他。他站在最后一排的最右侧,和旁边的同学有一定的距离,看起来和整个班级格格不入。他皱着眉头,眼神严峻。

  “现在看起来,那小子长得还不赖。”

  “以前你觉得他长得不好看吗?”

  “似乎不是很好看。不过可能因为我是男生吧。”

  小奈继续看着,时不时又看看其他同学,那时的他们风华正茂、意气奋发,正是青春活力的时光啊!

  “说起来那时候还有很多女生喜欢他呢!”

  “谁呀?”

  叶川拿过相册,思索一阵后,指了两个女生,“就是这两个女生!”

  “她们喜欢他什么呢?”小奈居然连她们的醋也吃。

  “我也不知道。对了,这里面还有他的初恋情人呢!”

  “是这个吗?”小奈指着一个女生问道。

  “你怎么知道?”

  “他告诉我的。”

  “什么?怎么可能?他为什么告诉你这个?”

  “骗你的,他没有告诉我,是我自己猜的。”

  “确实不难猜,那个女生在我们班的长相算是优秀了。”

  “他们在一起过?”小奈的醋味越来越大,她快要控制不住了,如果朴然现在在的话,一定已经被她问得无言以对了。在朴然面前,在感情问题上,小奈有些死缠烂打。不过朴然从未厌烦,他会一五一十地向小奈解释,那种认真劲总能逗笑小奈。

  “没有。只是传闻说两人互有好感而已。”

  “既然互有好感为什么不在一起?”

  “小奈!你们女生为什么都这么敏感?”

  “你不懂。”

  “那只是传言,或许朴然不喜欢她呢?”

  “‘或许不喜欢’,也就有‘或许喜欢’。而且她长得确实很好看。”

  “你也很好看。”

  “她应该很优秀吧?”

  “不是,学习一般。”

  “是吗?”

  “你要哭吗?”

  “没有。”

  “你怎么了?”

  “我……我想他了。”

  “你在吃醋吗?”

  “我只是很羡慕他们而已。”

  “羡慕?”

  “我没有出现在他的那段时光里。如果我出现的话,他会喜欢谁呢?”

  “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出现在那段时光里?”

  “对,不可能……我真的太霸道了,想把他据为己有。”

  “小奈,朴然已经……”

  “我知道!”小奈打断叶川,直到今天她依旧害怕听到那个残忍的字。

  4

  从学校出来,离家的距离不远,他们决定步行回去。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大多畏惧严寒而将下巴伸进围巾里。

  “去喝酒吧!”

  “什么?”小奈生气地盯着叶川,他分明是在明知故问。

  “我们去喝酒,你需要放下,小奈!”

  “我不想放下。”

  “不要折磨自己了好吗?”

  “我想回家!”

  “别这样,喝酒死不了人的!”

  “可是他死了!就是因为酒他才死的!”

  “他是因为酒驾才……”

  “对,酒驾!他说他不喜欢开车,可是那晚为什么要开车呢?为什么?”小奈失声大哭起来。

  “警察说那晚路面结冰,开车出来本就有一定的危险性。”

  “但是这些危险都是可以避免的不是吗?”

  “……”

  当时朴然和小奈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当小奈听到朴然出事消息的时候,她乘坐绿皮火车从家里坐十多个小时赶到,那晚火车开得异常慢,或许是因为听到了小奈的祈祷。她在心里无数次地祈祷,无数次地默念——请给他一点时间,让他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

  那个晚上雪下得很大,所有人都被飘雪、黑暗笼罩着,小奈的眼睛看不到丝毫的光芒,她怔住了,不知所措,那一切就像一个噩梦一样,可怕,虚假。

  后来小奈决定在朴然的家乡生活,叶川说得对,这里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但是小奈总觉得,要是她走了,她就出轨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