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哲理 >

我家懒猫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48

我家懒猫

打开电脑,播放一首勾起回味的歌,泡杯茶,点支烟,喝的不是品味,抽的也不是寂寞。仅仅是一种习惯,不知不觉就这样了,这仿佛就是对习惯比较适合的解释。写作之前摸摸睡在我枕头上的懒猫,三四月前收养的,现在已经半大了,不谈什么养育之恩,更不去说什么没有被收养它就会饿死,当然了,这会是一个肯定的结局。

若拿一件肯定的事物,去说一些必须要的因果关系论,‭这好像就是一件很十分无趣的事。

习惯了摸摸懒猫,不知不觉就这样了,可能不喜欢动物的朋友很难享受这种乐趣,无论生活让人有多累,也不管心情有多么糟糕,摸一把懒猫能解乏也能让人心情舒畅。用个比喻,猫就是打开灵动之门的钥匙,就像一种媒介,可以给人传递很多信息,渲染不一样的色彩,会让我们的个人世界多了那么一点情趣。它也是麻醉烦恼的迟缓剂,不去理会烦恼,并不代表着烦恼就会主动消失,麻醉具有一定迟缓性,延迟作用,可以让烦恼去梦里,反正长这么大梦是什么样子,什么颜色,我都没见过,就算做了一个有关于烦恼的梦,那也只是个梦而已。

猫是一种随处可见的动物,说它普通无非就是只猫,没有什么可解读性,可我们不能否认,每一种存在都有它的神奇之处,觉得神奇就是因为不了解,如果了解了可以说这是它们该有的特性。猫的行踪是神出鬼没的,一天总有那么一两个小时,无论你使出任何招数,呼唤多少次数,甚至找遍任何你觉得它可能去的地方,它都不在。猫咪若是不在服务区,那就别找了,遥控传唤只能存在男女朋友之间,仅限于人类世界,猫的世界根本不玩这一套。

它有着白天跟黑夜不一样的瞳孔,白天猫的瞳孔会眯成一条线,线条是比较夸张的说法,月牙儿比较贴切,猫的笔直的月牙状,而到了晚上,它的瞳孔就跟个小圆镜似的,大多数猫的眼睛会在夜里放绿光,也有极少数是放红色跟黄色光体,具体哪种猫会射放这样的光体,这我没有研究过,总共分为多少种,会有哪些血统分化,这属于猫科专家的事,就像会挑嘴的人不一定会做饭,厨师不一定会品菜一样,养猫的人也不一定就是最懂猫的人。可以这么说,它们瞳孔的大小跟阳光的强弱有直接关系,烈阳就是一线天,阴天麻子眼,夜间变成照妖镜。

性格古怪,脾气更加让人捉摸不透,高冷的时候就像唱着那首具备高格情调,又让人无可奈何的“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如果猫儿唱起“千里之外”你还想要靠近,那就立马会变成另一首歌曲“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开战的避免不了的,“红色娘子军连歌”,打不过你,那眼神准能恨死你,时刻准备着“努力的翻身,努力的翻身”。倘若它们撒娇起来,又是一种曲风,“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啊痒...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迷上梦的孟浪”反正就像小浪蹄子似的,骚的不要不要的,用尽浑身解数,在你身上蹭啊蹭的,爪子,身材,尾巴,脑袋,有时候还得用舌头勾引勾引你,就是那种极致版的“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搔越痒”。

猫这种动物,很像人类的异性朋友,女孩子的心思男孩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不知道她为什么闹喳喳,也不知她为什么又发呆。当然了,对于女子来说,男人的行踪女孩你也别寻找,用得着的时候他肯定是不在,用不着的时候他就像个乖宝宝一样在等待,有时候他在偷着一个人享乐,喝醉了有可能也在道路旁,却跟一个石头说家常。

若把猫比作一类人,那就是侠客,脚步没有声音,因为会轻功,会轻功的好像都不走寻常路,飞檐走壁树尖上,墙头屋脊晒太阳,猫也许不怕冷,但它们却喜欢暖和的地方。有猫的地方,它的脚步无处不在,喜欢独来独往,如果狭路相逢那一定是勇者胜,看猫打架就跟武侠电影一样,刀下不斩无名之辈,讲究个各自通报名号,干不干得过,那是另一回事,气势不能输。先用眼神镇住你,也会策略,先吓唬,吓唬不住再吼,吼不过那就打,打不过咱就跑,呜呼呀呀咿咿喳喳的,就跟唱古装戏曲一样,各自出招的时候,也会喊出各自的招式,你使钩镰枪,我用双截棍,既然策略用不上,那就实力说话。最后连兵法都用上了,失败者三十六计走为上,胜利者来个穷寇莫追,打完收工,各自舔伤。

身手像侠客,行为却很不大侠,它有时候也很盗贼,专干下三流,偷鸡摸狗,欺软怕硬,强取豪夺等等,动不动还想劫个色啥的,它们也会杀害同类,好像人类词汇用在动物身上,也很适用。流氓,恶棍,色痞子,猫中败类多的是,人类有法律,猫的世界就很江湖了,它们却很遵守自然法则,生老病比,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这是很纯朴的自然规律,一切生命在自然力量面前很卑微,也很悲哀,最过可悲的莫过于生命本身,只能给予怜悯,终是无法解救。

一个地方也有一个对方的猫领导,体型优势,身手敏捷的那一只,猫领导的工作就是繁衍子孙,其他事一概不管,如果这个地方闯入外地猫,打败就好,根本不需要驱逐,这种领导的权力,一经享用就是一生,猫们也会掉眼泪,更加会哭,猫的叫声跟人类小孩差不多,特别是在夜间叫的时候,夜深人静的有丢丢膈应人,它们哭的时候,多像一个委屈的小孩,叫人不知道他们究竟哪里痛,哭声却让人碎了心。

所谓猫类文明,卫生方面自律到让人惊叹,洗脸很勤奋,蹲在地上,两只前爪子捧着脸部,搓啊搓,梳理毛发这也是少不了的自律,特别是拉粑粑的时候,先用前爪在软地面上刨个坑,处理完毕,然后亲自埋了,无论大小便完毕之后,都会抖动一下四只爪子,好像是在快速摆脱臭气,我们很难见到一个猫在人类面前拉粑粑,拉粑粑的时候躲着人,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羞耻心。

猫类文明是猫这个物种本身所具备的,家养宠物猫除外。至于家养宠物猫,我真不了解,因为每个猫主人习惯的不同,猫咪的习性也不相同。虽然我也养猫,但它是有工作的,也在为我们这个家出力,它的主要工作就是消灭鼠类。

猫类不讲究血统与品种的话,也就三大类,野猫,田园猫(家猫),宠物猫。它们三大类,却有着很大的区别,把人类比作官方,野猫就是江湖乱盗,与人类老死不相往来,它们会躲着人类,人类见了它们也是追打驱赶,野猫若被人类逮捕只有两个命运,要么监禁,要么赐死,这两种命运,可以归结为只有一个,命运的归结者就是死亡,其实监禁也摆脱不了死亡的命运,因为野猫野性很大,有句话叫做“不吃嗟来之食”,它们的生命就在野外,没了野外空间,等于野猫失去了性命。

在人类眼里,野猫就是不服教化的异种,因为它们只会为了食物,根本不会区别物种与善恶,或许在它们的世界里只要是能抓住的都是口食,也因为善恶这一说辞只存在人类世界,对我们生活有所帮助的的我们把它们称之为益类,毫无帮助可言,还有那些专门跟人类对着干的物种,我们统统称之为危害。然而在我个人世界里,却不这么认为,对于人类有害的物种,并不一定对自然也是有害的。一切自然存在都有它本身具有的价值,都有它们存在的必然性,我们不知是因为我们的无知,请别拿我们的无知去自我意识的揣测奇妙的大自然。

接下来说说田园猫,说起田园猫让我立马想到了电视剧“包青天”里面,那个额头有个月牙儿的黑面爷爷身边的展护卫,大喝一个“展护卫”,再来声“王朝马汉两边站,张龙赵虎把门关”,“来啊,狗头铡伺候”,一口铡刀冰森森的,鲜血往上窜,就把陈世美给办了。说起包青天,那可说的多了去,建立大家看看“七侠五义”,别看错了,是书本,并不是电视剧,虽然书籍文化与媒体文明有很多共通性,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属于兼容共存,却不是生死与共。

举个比较常见的例子,很多小说被拍成电视剧,却给人一种“本是同根生,煮豆燃豆萁”的无言以对感,且不论是小说让读者觉得精彩,还是电视剧会让观众更加投入,只说说小说与电视剧的不同,同一小说因为读者的不同,读出来的感觉也不一样,因为小说只能传递给人一种意识,意识就是一种假想,或者可以称之为假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有时候眼睛见到的都不一定就是真实的,何况是自我意识,在这里我们把意识定义为“虚”。而电视剧跟小说得区别,就是要把小说给人的“虚”,变成一种能够看到的“真”,意识流转换为感观效应,而且电视剧是需要在小说原有的基础上再去创新,保留相似度,增加一些创新元素,新奇新奇,如果没有创新,人就不会好奇,不是新奇的东西,也就不会有吸引力。

大家都知道南侠展昭,还有一个称呼叫“御猫”,这个御猫可是皇帝亲口说的,因为轻功了得,人在房上舞剑,脚下不见任何声音,使得龙心大悦,奇了怪哉,这哪里是个人啊,分明就跟朕的猫一样,接下来才有的五鼠闹东京。猫的身手不用多说,田园猫让我觉得很展昭的样子,它归属于人类“官方势力”,走的却是江湖路数,至于到底是怎样行侠仗义,与老鼠们斗智斗勇的,这我还真不太清楚,以我的身手很难跟踪一只猫。

相较于野猫,田园猫的性子就很温和了,我没见过家猫与野猫打架,如果真把两者放一起,受伤或者死亡的一定就是田园猫,甚至会沦为野猫的食物,生命之所以悲哀,更多的悲哀在于同类之间的相残远远大于不同物种之间的危害,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仅仅使用于同一物种。但是相较于宠物猫,这种失去很多猫族天性的宠物,田园猫最起码没有失去生存能力,就算远离了人类,田园猫完全可以自力更生,宠物猫那就不一定了。

宠物猫我只能一笔带过,它们过着什么样的猫生,这就得看缘分了,什么样的主人,它就什么样的命运,有人拿猫当作主子,有人把它当作儿子或女儿,还有人给它们做了绝育手术,那它只能就是个“大总管”。

任何生命体都躲不过生老病死,猫的寿命是多少年,这我不清楚。一只从出生成长到老都很正常的猫,当一只老猫预感自己死亡来临的时候,就像是会寻找自己的墓穴似的,很不着家,当我们发现它已经没在家很多天的时候,那它一定就是死了。家猫不死家里,它的死亡之地一定在于野外,很多家猫老死了就连尸骨你都找不到,也许会在某一天的某个荒郊野岭你会看到它的尸骨。能见到尸骨就是个确定消息,它已经死了,见不到的尸骨的,也就是个幻想消息,它有可能还活着,只是再也不会出现了。我们都不愿意接受死亡这个事实,我也不想把死亡定义成从这个世间消失,只是我们缺少了亲密的联系,再也接受不到有关他们的丝毫信息。

至于我的懒猫,身上没有田园风,却也不是一只合格的宠物,大多时候就像一个孩子,有事没事先睡觉,很大一部分成长都是在睡眠中进行,我不在家的时候它喜欢在我枕头上睡觉,我在家了就围着我转悠,就是那种形影不离,不过偶尔也会变得无影无踪,每当看不见它的时候,它就院子里玩,跟个质量总监似的,踩着傲娇的小步伐,检验检验我鸽子的飞行能力,有时也会像个小武生,挑战一下大公鸡的领主权威。

每当它在鸽笼附近转悠,我的鸽子们肯定是心里害怕极了,套用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慌得一逼”,这句潮流话的起源应该是来自于上海,因为第一次听到这么个说法,就是我上海一位朋友说的,那时候还很不习惯,去他娘的一逼,到底是个啥意思啊?他却很震惊的说“哥们,你OTU了。这句话你都不知道?”,我很想问一句为嘛我要知道呢?最后问来问去,那二货也不知道是个啥意思,只觉得说起来很带感。带感?我还真没觉得。反正第一次听到让人很反胃,反正又不是什么话,好话说不赖,赖话无论怎么说也不会好。

既然不是什么好话,哪有一句“卧槽”行天下的铿锵质地感,这句“卧槽”明价标码品牌,童叟无欺。还记得当时,我们两个就用这两句话来了个才艺大比拼,最终还是卧槽说起来妥当的很,他只要有个“一逼”字样,我就来句卧槽,最终他还是跟着我说卧槽,完全没毛病的那种感觉。既然在一个字前面加上一个数语,有一就有二,一逼我不太懂,二逼,这个意思就很明确了。

我觉得中国话最具有文化特色,不作细想,不去研究,听与说,只需要带着耳朵嘴巴就好。如果你想研究,一个字的增减变动,很容易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论怎么样,简洁明了是为上策。虽然说流行口语并不能称之为正统的文化,但也不能否认它具有着某种文化的代表性。口语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加上网络的传媒途径,演变成网络流行语,虽说它仅仅是潮流语言,潮流就是现代文明的一种体现,现代文明就是一种文化。

说起文化,它是生活方式,也是社会现象,是我们的精神价值,更是一种集体意识,具有着传承性,创造性和发展性。不管是传统文化,还是近代文化,或者现代传媒,乡村土文化,甚至于高雅文化,还有低俗文化,只要是文化,它都是来源于生活,融入于生活,引导着生活,仿佛越过低俗的越实用,说到这里,想起某次跟朋友聊天,他跟我同样出生农村,却很嫌弃土地,觉得现在的土地根本就没有用,咱不能去否决他不喜欢土地的权力,但是觉得土地没用这本身就是个错误的观念,当时我就说了你别小瞧土地,它的伟大只是因为你没看到,如果你了解土地,你就会喜欢上它。他却问我为什么?

首先土地是有生命的,说了这个他笑了,但他没有否认,我们的吃穿住行都来自于土地,他有点懵,又问我为什么?我问他,粮食哪里来的,水来自于哪里,之后又问他,铁,铜,铝等等金属矿物质哪里来的,其实这些问题是个人都知道答案,接下来又问他,塑料,玻璃,纸,咱们的衣服,写字有的笔墨,还有交通工具,小汽车,飞机,轮船,这些都是人类制造,但是原材料从哪里来?所以说土地是伟大的,但每天却被我们踩在脚下,有人却很嫌弃它,低俗或者就是我们看不起,随处可见的东西,有时候也很嫌弃,比如土地在我朋友眼里它就是一种低俗。

接着说懒猫,鸽子惧怕猫,这是一种天性,天性是所有生命不可缺少的链接,简称生物链,生物链的形成得从生命起源说起,这里说不明白,这是个甚至于一辈子都说不明白的事。

懒猫在鸽笼附近转悠的时候,咱们猜测一下鸽子们的心理,老鸽子肯定会对小鸽子说“快跑,快跑,这猫日的又来了,咱们要飞起来有力量,拍打翅膀的时候也要响亮,梳理羽毛要有样,不然这死猫就会给主人打小报告。”懒猫也喜欢跟鸡玩耍,它的玩耍是练就扑捉能力,但是大公鸡不会这么想,在赶跑懒猫的时候,肯定在感慨“时代让鸡生感觉到了紧迫啊,咱不护着媳妇,小猫崽子都会来耍流氓。”

有时候看不见懒猫,等一会儿准能听到它炸毛的说“队长啊队长,请求支援,敌方火力太猛,我被挂树上了。”,每当它大吼大叫的时候,就会被别家的老猫劫道在树尖上,要么是被堵在角落里哭天喊地,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路见不平一声吼,告诉那帮毛贼,这懒货我罩着。

刚到我家的那会儿,它喜欢盯着我敲键盘的手指,动不动就会“指导”一下这个字该怎么打,好几次我都想把键盘丢给它,让它来敲字,还真别说,它会敲字,敲出来的字很不成文,也喜欢拽我的耳机线,我也给它听过音乐,但是它好像喜欢的并不是音乐,贪玩好像是每个动物幼年期的必修课,在愉快中学习,学习的主要目的也就是为了成长。

现在已经半大了,我能确定它都没见过老鼠是长啥样的,高兴了满屋子跳来跳去,拖鞋,充电器,纸巾都是它的玩具,有时候一支烟,它都能玩出花样来,玩尽屋中可玩之物,看猫玩耍其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任何东西到它爪子面前,那件东西就好像有了灵性,一个物件被玩活了,就富有生命了。也喜欢找我玩,但我懒得跟它躲猫猫,所以有了一只猫,屋子里的东西都像是各自找到了属于它们自己的快乐。

玩累的时候,如果我在敲键盘,它不是在路由器上睡觉,就是在我腿上,要么在我肩头,睡觉的那个姿势,我表示很羡慕,舒舒服服梦浮生,醒来就在愉悦中,而命运就像睡梦,一觉醒来它发现自己长大了,身边所熟悉的一切都还在,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完美生活,而我生活并不完美,但我却给了我的懒猫创造了一个很完美的生活,这种不完美何尝不是一种完美。我之所以这么累,就是想给我在乎的一切营造一个没有忧虑的成长环境,哪怕他们不知道这是快乐,但它们却是我的快乐。

我喜欢爬在炕头上看书或者玩手机,懒猫就在我的背上睡觉,翻身的时候,它就跟个毛球似的滚了下来,小眼睛亮黝黝的看着我,因为它在看着我要干什么,好确定它睡在哪里,熟睡之前特别爱打呼噜,我家乡这边把猫打呼噜叫做念经,老人们经常说会念经的猫就会抓老鼠,猫打呼噜会不会抓老鼠这我不知道,我倒认为猫打呼噜是种安逸,表示生活很美好,它很享受,也跟对人的一种示好,表示你就是我‍最亲最近的人。因为我从来没见过猫在陌生面前打呼噜。

懒猫也不走寻常路,门开着它偏不走,喜欢跳窗户,每次出去的时候不啃声,回来的时候准能打招呼,每天早晨像个闹铃似的,给我念着起床经,在我头顶蹭来蹭去,跟手机一样准时,从不耽误一刻,等我起床喂它,等他吃饱了我俩各忙各的。

或许幸福生活并不是这样,但生活中的幸福从来都是如此。

上一篇:保留初见世界,俯瞰生活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