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钰慧明建干起来了明健,和领导在ktv做了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1-21 04:42
    李寒露长得虽然很漂亮,但却是一个粗人,她根本就听不懂诗词歌赋,更不知道旁边的浪荡公子,已经把自己写到诗词之中了,否则,一怒之下肯定会出手伤人的,而李芽儿就更不会了,她从小就干农活,后来学了一些功夫,可唯独就是没有学诗词歌赋,李寒露不会的东西,自然也教不了她。

    至于,李安会诗词,那也是背诵得来的,自己基本上也是不会写诗的,只能通过抄袭别人的诗词来提高自己的水平,想要去教别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虽然听不懂这些浪荡的文人骚客在说些什么,不过,对于这些人偶尔飘过来的眼神,李寒露很是不喜欢,甚至还有些恼怒,也不知怎的,李安平常用如此眼神看她的时候,她会非常的开心,而一旦换了别的男人,她就会非常的恼怒。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臣服吧!李寒露的身体和内心,封闭的是严严实实的,是不允许外人随便闯入的,可李安已经攻破她的防线,如此,她便身心臣服,成为李安的美妾,对李安忠心且爱护,而一旦心里已经有了主人,那么,身心就会完全关闭,外人再也进不来了。

    就好比养了一条宠物狗,对待主人百般的友好,可一见到生人就会露出獠牙,甚至有可能在误判的情况下伤害陌生人。

    李安是怜香惜玉的美男子,自然不会把李寒露当狗养,他非常尊重他的每一位娇妻美妾,甚至是家中的奴婢,他都给予了她们足够的尊重。

    当然,李安的尊重和爱护也没有白费,所有人都对李安忠心耿耿,就像宠物狗对主人的忠诚一样。

    “芽儿,我们去上边看看。”

    李寒露用寒冷的眼神回应偶尔看过来的文人公子,然后带着一伙人向更远一些的大桥高出走去,因为越往上面走,人就越少,这样也比较清静。

    见冷美人离开,这些公子哥自然不敢造次,没有一个敢跟上去的,看李寒露身边的护卫,他们就知道这样的贵妇人是自己惹不起的,如此,也就只能发发感叹,把自己被美人奚落的心情,写进了他们稚嫩的狗屁诗词里,以抒发自己心中的感慨。

    越往高处走,看到的风景就越是壮观,而且,还比较清静,周围没有嘈杂的谈论声,更没有让人不太舒服的眼神。

    “姊姊,我们为什么要跑这么远啊!若是时间到了,我们就要跑着回去了。”

    李芽儿看着距离自己很远的火车,开口说道。

    李寒露开口说道:“我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这个你是知道的,还有刚才那些吟诗作赋的人,让我很是不舒服,不想看到他们。”

    说完看向桥下滚滚流动的江水,以及从大桥下面穿过的运输船。

    一般在水源比较多的地方,水汽都是比较大的,给人一种雾蒙蒙的感觉,而长江上的水源无疑是极多的,所以,在很多时候,长江附近都是雾蒙蒙的天气,给人一种非常朦胧的感觉。

    李寒露很喜欢这些朦胧的感觉,就跟喜欢北国的冰天雪地一样,而李芽儿同样也喜欢这种感觉。

    水汽的雾蒙蒙感觉,显得更加的轻柔,比北国雾蒙蒙的大雪柔和了太多了,但总体上却也是比较相近的,所以,她们才会更加喜欢这种感觉,这里面有一股怀念的感情。

    李寒露一行走的是反道,不过,对于人行道来说,也没有什么反道不反道的,而且,行人相对比较稀疏,没有碰撞的可能。

    对面稀稀疏疏的,一直有行人在通过,毕竟,长江大桥的数量是极少的,附近想要过江的百姓,自然会选择走大桥了,而太远地方的人,就只能选择坐船了,毕竟,若是绕个很大的圈的话,就没有愿意了。

    而对于走远路的人来说,一般都会选择坐火车,实在不方便的,也会乘坐马车,短途的商人,在运输货物的时候,最优先的选择也是马车,毕竟,只有长途用火车在最划算。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人行道上的行人相对比较稀疏,而中间的大路上却是车来车往不断,若是遇到规模较大的商队,那就更加的热闹了。

    负责管理大桥的小吏,自然更加喜欢乘车的商人和旅客,因为这是他们唯一能够收取过路费的群体,两侧的行人和下面的火车都是不收费的。

    “姊姊,汽车,鄂州这里也开始有汽车了。”

    李芽儿好像的说道。

    虽然这些都是李安前些年搞出来的新玩意,但普及度还是不高的,在长安城确实是比较多的,洛阳城也有不少,可像鄂州这么偏远的地区,能有汽车的踪影,确实是非常罕见的。

    李寒露点了点头,突然看到一名骑着自行车的小吏,正在大桥上来回的巡逻,看得出来,这个自行车是隶属于朝廷的,并非属于他本人,朝廷能给守桥的小吏配属自行车,可见对这个大桥的重视程度。

    “孙儿,慢点走,慢点走。”

    对面来了一个老太太,步履蹒跚的跑了过来,而在这个老太太的前面,是一个三四岁的孩童,虽然年纪很小,但跑的比老太太还要快,眼看着就要跑到李寒露的眼前了,却不慎摔了一跤,直接趴在了李寒露的脚下。

    “哎呦,让你慢点,摔了吧!”

    老太太气喘吁吁的斥责,跑到跟前却站住了,并努力的弯腰向李寒露几人行礼,她看得出来对方身份比较高贵,而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妪。

    小孩童身上有些脏兮兮的,但长得很是结实,摔倒之后并没有哭泣,而是很迅速的爬了起来,就好像从来就没有摔倒似的。

    “小娃娃,摔疼了没有?”

    见爬起来的小孩童,怔怔的看向自己,李芽儿笑着问候,李寒露也是微微一笑,对于孩童的眼神,她从来都不会有丝毫的反感,毕竟,孩童的眼神是天真无邪的,让人比较的舒服。

    小娃娃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孩,尽管比较的调皮,但在遇到生人的时候,显得非常的胆小,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还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生人。

    倒是老太太大着胆子上前,恭敬道:“小娃儿不懂事,冲撞了夫人,还请不要见怪。”

    李寒露难得的露出笑容,开口道:“没事的,小娃儿很可爱,今年几岁了?”

    “回夫人,刚好四岁。”

    老太太回答道。

    李寒露点头道:“正是调皮的年纪,不过,孩子可要拉好了,要是从这个大桥上掉下去,那可就不得了了。”

    “夫人说的是,老身刚一撒手,这狗娃儿就没命的往前跑,还要摔了一跤,要不,老身还真是追不上了。”

    老太太说道。

    “这才四岁就追不上了,以后,可有的苦头吃了。”

    李芽儿笑着说道。

    “小夫人说的是,这个狗娃儿是越来越不好管了,以后定要好好管教,不让他这么皮。”

    老太太说道。

    “家中就你们祖孙二人?其他的人呢?”

    李寒露好奇的问道。

    老太太笑着说道:“他们都忙着呢?农忙的时候,都要下地干活,不忙的时候也会去江北的工坊干活,多挣一些钱贴补家用,我家在南边,距离大桥不远,到工坊也就十几里路,孩子想看看亲爹了,我就给送过去,顺便给他们带一些熟菜和干粮,这样也能省下不少钱。”

    “我们大唐的工坊,不是都包吃住的么,怎么还要自带干粮?”

    李芽儿问道。

    “小夫人说的是,工坊是朝廷开的,的确包吃住,不过,若是不吃那里的饭,还能多拿一些钱,也就是饭钱,住的地方很拥挤脏乱,不过,我们都是庄稼人,倒也无所谓,孩儿们嫌累,每晚下工不愿意回来,要是能每天回来,我也就不用隔一天给他们送干粮和熟菜了。”

    老太太说话很是和蔼,一看就是慈眉善目的,说的话,当然也全都是实话,朝廷搞了很多国营的工坊,里面是包吃住的,这是朝廷的硬性规定。

    不过,具体负责这个事物的人,为了能捞点好处,自然提供的都是最差的饭菜,于是,很多干活的人就不愿意了,提出要饭前自己买吃的,不要工坊提供的饭菜。

    这在后世的很多工地也比较的普遍,比如泥水匠干一天活的报酬是两百元,但吃喝都是自己负责的,若是他们吃了工头提供的饭菜,则一天的报酬就变成了一百九十元,如此,就少了十块钱了,所以,干活的人都会选择自己带些干粮和咸菜,而不去吃工头提供的饭菜。

    这就是最底层贫苦人民的真实生活写照,不论是在大唐时代,还是在后世的文明社会都是一样的。

    “老人家年纪都这么大了,为什么不赶车去送干粮呢?这样也能省些脚力。”

    李芽儿看大桥这么长,开口说道。

    老太太笑着回答:“家中倒是有一头毛驴,不过,赶车要走中间的路,要交钱的,来回一趟交的钱,都够我们一大家子两天的饭钱了,舍不得,舍不得啊!”

    说完一脸心疼的表情,就好像自己真的被收了钱似的,穷苦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省钱,只要能省下的就一定会节省,除非实在不能节省的情况下,才会选择花钱。

    既然两侧的人行道是免费了,他们自然也就没有必要花钱走中间了。

    “老人家,这大桥通了有些时日了,你们的生活因为这座桥,有多大的变化?”

    李寒露开口问道。

    老太太激动的说道:“这变化可大了,以前,我们去江北一趟,还需要坐船过去,每次都要花钱的,可现在就不一样了,直接走过去就行了,桥没通的时候,家里的几个儿子除了农忙的时候有活儿干,平常就是在村里瞎转悠,也没个正形,现在大桥通了之后,对面也建了一个工坊,几个孩子都在工坊里干活,一年的收入比之前高了好几倍,现在每逢过节都能吃上肉了,日子是越来越好了。”

    说着说着,老太太激动的都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与李寒露拉起了家常。

    “对了,我们的生活能变的这么好,多亏了造桥的大官,要不是他带人把大桥给修上,我们的好日子哪里会有,他就是我们村的大恩人。”

    老太太激动的说。

    “造桥的大官,你知道是谁吗?”

    李芽儿兴奋的问。

    老太太不好意思的笑道:“孩儿们都知道,我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是一个侍郎的大官,与当今皇族同姓,可厉害的人物了,我们全村的人都感激他,都记得他的好。”

    说完一脸的崇拜和感恩。

    李芽儿与李寒露对视一眼,表情很是得意,毕竟,老太太说的是她们的夫君,她们自然非常的高兴了。

    “想不到夫君在老百姓中的口碑如此的好,连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家都说好。”

    李芽儿憋不住了,笑着说道。

    “哎呦,二位夫人就是大恩人的家眷,老身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狗娃儿,快给二位夫人磕头。”

    老太太真是吓坏了,连忙让孙儿磕头。

    这四岁的小娃儿,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已经不害怕眼前的李寒露几人了,很顺从的跪地磕了三个响头,看样子是平时没少练,动作那叫一个熟练。

    “快起来,来,这些糖果都给你。”

    李芽儿一直有吃糖果的习惯,口袋里常年会存有一定的糖果和其它果子,此刻,正好派上了用场,全部塞到小男孩的口袋里去了,放不下的就直接放在小男孩的手中。

    小男孩看上去有些傻傻的,自然不会拒绝了,但也没有感谢,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不动,一脸善意的看向李寒露二人。

    “两位夫人,这怎么使得,老身也没带什么像样的土特产,夫人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们村里看看,我们村有好多的土特产,多带些回去也是好的。”

    老太太非常热情的邀请。

    “呜呜呜呜……”

    就在这时,北岸传来了火车的巨大轰鸣声,这是在提醒离开火车的客人,赶紧返回火车,待会火车就要启动了。

上一篇:302女宿舍的白哪,北京人看武汉和成都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