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爱你宝贝亲子摄影,隐形课堂上为所欲为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8 04:41
    第554章诺奴记忆中的那个人

    叶玄月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的章玉娥。

    并不打算说话。

    章玉娥的脸上则是堆满了显得有些虚假的笑意,她的声音听上去假得很。

    叶玄月听见她直接开口说道。

    “我这里有些药,就当做是赔礼吧。”

    叶玄月安安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她的声音淡淡的。

    “不必了。”

    “我伤得也没有那么重。之前学长给我一枚药丸,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叶玄月没有怎么犹豫,直接婉言谢绝了眼前的章玉娥。

    章玉娥微微一愣。

    她的神情显然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她正打算继续开口说话,却听见眼前的少女的声音淡淡地响起来。

    “你还有事么?”

    章玉娥不懂。

    眼前的少女如何能够做到不卑不亢。

    她好像当真是一点儿都不把她的郡主身份放在心里头一样。

    章玉娥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原来如此”

    “那我知道了。”

    章玉娥转过身,正打算往外头走,却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也是问了学院里头的教习才知道你住在这里的。”

    “这里虽然偏僻,但是倒也清净。”

    叶玄月没有说话。

    章玉娥虽然还是有些不甘心,但是她也能够看得出来,只怕是从叶玄月口中什么都打探不出来了。

    她看着眼前少女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心中却还是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不喜欢。

    她不喜欢这个少女,不仅仅是她压过自己一头,让自己丢人现眼这种讨厌,大概是希望能够撕破她这般清冷的表现。

    看着她露出畏惧的神情。

    看着她变得卑微,最好能够让她在自己面前求饶。

    章玉娥咬了咬牙。

    虽然这个世界上,她最讨厌的女子,应当是章玉莲。

    这个同她名义上有个堂姐妹之名,但是血脉之力的浓度,修为处处压了她一头的人。

    但是眼下学院里头的这个学生,也让她觉得不喜欢得很。

    章玉娥转过身的时候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凌厉。

    学院里头

    可不是得意一时便能够一直得意下去的地方。

    以后,还有的是好戏看!

    叶玄月直到看见章玉娥的身影远去,她才关上了门。

    她等到确定四周没有其他动静了,这才取出了那枚精神力因果。

    她还有许多没有探查的部分。

    叶玄月安安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小点光芒,然后再次把精神力投入进去。

    这一次,叶玄月竭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力。

    她想要让自己找到关于诺奴七岁之后,从赵家离开之后的经历!

    叶玄月隐约有一种预感,这段经历,或许会很重要。

    她的精神力在无穷无尽闪现而过的画面里头穿梭着。然后,在他全部记忆的深处,叶玄月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这地方很特殊。

    感觉,好像如同上了锁一般。

    诺奴在留下这段回忆之时,就特意把这段记忆封锁起来了。

    但是正因为如此,所以叶玄月才能够笃定。

    那一段记忆一定极其重要。

    所以这段记忆才会上锁。

    叶玄月集中自己全部的精神力,她的精神力丝丝缕缕地缠绕勾连,然后缓缓地想要冲进诺奴的这一段记忆之中。

    但是第一次尝试却失败了。

    叶玄月感觉自己的精神力仿佛被什么人狠狠地敲击了一下。

    她整个人嗡嗡作响。

    居然有一种晕眩感。

    诺奴给这段记忆加上的禁制实在是太厉害了。

    叶玄月咬了咬牙,她根本就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她没有半点犹豫,拼尽全部精神力,猛然撞击向了那禁制。

    她把所有精神力都投入进去,但是这样一来,若是失败,她也会伤得极厉害。

    但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下一秒她的精神力,狠狠地冲击了进去。

    然后,她眼前的场景也开始缓缓地变幻起来。

    这是一片看上去荒凉之极的野地。

    苍苍茫茫。

    四周长满了郁郁的野草,但是这野草色泽枯败。

    而这野草从之中,趴着一个小男孩。

    他看上去大约七八岁,骨瘦如柴。

    他正在往前爬手肘全都被磨破了,但是他还是格外顽强地往前头爬着。

    叶玄月能够看见他口中在念念自语。

    “我不能死”

    明明嘴唇已经干裂,但是他依然拼尽了最后一口力气往前爬,声音听上去模模糊糊的。

    “我不能死”

    他仿佛只会重复这一句。

    他爬动的速度越来越慢。

    叶玄月感觉,他已经濒临死亡了。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断气一样。

    这个人,自然便是诺奴了。

    他当年原来曾经凄惨到这种程度。叶玄月眨了眨眼睛。

    她自然知道,这个孩子不会在这里就死去,但是看着如此惨烈的一幕,她心中还是有些唏嘘的。

    大约过了一会儿。

    这小男孩似乎是连爬都爬不动了。

    叶玄月听见了一道有几分清脆的声音。

    “应叔叔,我便说了,这里是有人的。”

    “这是流火感应到的。”

    “不会有错的。”

    叶玄月猛然睁大了眼睛。

    而眼前出现了一道流光。

    然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出现在了这荒地里头。

    “咦?”

    “这个人好像已经快要死了。”

    “应叔叔,给我一枚丹药吧。”

    “既然瞧见了,便是缘分,总不能够见死不救。”

    “他年纪不大,瞧着倒是可怜得很。”

    那出现的小女孩不过也是七八岁的模样。

    生得粉雕玉砌,穿了一身瞧着便富贵的小衣裙,根本瞧不出材质,只觉得熠熠生辉。

    这小女孩生得着实是可爱美貌极了,初看还以为是天上的小仙女。

    那个趴在地上的男孩子抬起头,他眼神模模糊糊的,只能够看清楚是一个小姑娘。

    她走到自己面前,递给了他一颗药丸。

    “你张嘴。”

    旁边的那个男子

    叶玄月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因为旁边的那个人,她是认识的!

    那个人不是旁人,正是批准她进入皇城学院的那个应大教习啊!

    他看上去年轻许多,穿了一身灰不溜秋的袍子,脸上带了些亲昵的笑意,低声说道。

    “就数你好心。”

    “可怜的人多了去,你一个个救,可怎么救得过来?”

    “而且,这少年乃是胡乱修炼,导致他灵脉受到了冲击。”

    “这种病症,可不好救治的。”

    这小女孩则是眨了眨眼睛,她的声音听上去甜甜的。

    “可是应叔叔一定是有法子的,对不对?”

上一篇:孕妇传唤时间限制,男友晚上在我身上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