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父母在子女婚礼上的祝贺词,被摁倒后如何反击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7 04:41
    贾成山何等身份,居然在请林薇薇、雷迎往里传话时,对白小升用了“求见”二字,这既是情势所迫,也是在向白小升传达一层“屈尊折贵”的意思。

    卢天道、张青霖等人闻言,无不动容。

    贾成山也算是为了大家向人低头,这份情,他们得承。

    如此一来,贾成山算是卖了众人一个好,无形之中也让他们这个小团队重拾凝聚力。

    林薇薇客客气气请众人稍等,回到里面进行通报。

    贾成山身后众人心思各异,都觉得那个白小升知道他们来,还让两个手下守在门口,这叫什么!

    这叫摆排场!

    一会儿,白小升说不定让他那个女秘书出来“传”他们进见,众人这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怎么着,他们也都算是一方人物,就算真的一着不慎,也不该受此之辱。

    许多人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对白小升的郁愤之意。

    不多时,林薇薇出来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白小升紧随其后。

    白小升见到众人,紧走几步,面带笑容,语气无比客气,“啊呀,贾总,诸位!你们前来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亲自出来迎接!你看这事儿闹得,还让您诸位在外边等,快请进。”

    白小升彬彬有礼,姿态压得极低,便是最挑剔的人都找不出毛病来。

    众人心里那一丝郁愤,都无形之中被他化解。

    便是贾成山都忍不住心中感叹,这白小升还真是深谙人情世故,给足了他们面子!

    贾成山展颜一笑,对白小升客气点头,“我们也是临时冒昧前来打扰!”

    “怎么叫打搅呢!诸位,请!”说话间,白小升热情往里让贾成山等人。

    众人一道进了小院,一路来到了中厅,在中厅沙发上各自落座。

    林薇薇、雷迎为众人端上茶水、干果,便退了出去。

    客厅里,就只剩下白小升跟贾成山等人,屋里没有外人,倒也方便说话。

    白小升笑着端起茶杯,对贾成山等人道,“这不是会所里的茶,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也算是罕见。诸位,尝尝。”

    贾成山点头应着,举起茶杯品尝。

    卢天道、张青霖也跟着端起杯。

    其他人心思乱成了麻,哪还有心思在这里喝茶,都端着茶杯,眼巴巴看着贾成山,等他开头。

    贾成山是真沉得住气,抿了一口茶,还对白小升点头一笑,“确实不错,这品质,怕一两黄金都换不来一两茶叶呢。”

    “我那朋友也这么说。我还以为他夸大其词呢,贾总算是帮我肯定这茶的价值!”白小升笑道。

    眼见着这俩人正事儿不说一句,居然还聊起茶来了,有人便忍不住咳嗽一声,想提醒一下贾成山。

    结果,还不止一人有这种心思,甚至包括卢天道、张青霖在内。

    几声咳嗽接连响起,此起彼伏,甚是怪异。

    咳嗽完的人都忍不住错愕的相视一眼,眼神里意味分明,“怎么……你也咳嗽……”

    贾成山看了眼众人,顿时无语,心道,“这帮人怎么一点都沉不住气!听听,这都是在催促我呀。”

    白小升也打个哈哈,“看来是这茶太烫,呛到了诸位。大家,要小心呐。”

    众人皆干笑两声,以掩饰尴尬。

    张青霖却忍不住道,“白总,这茶是好茶,可是我们现在没心思喝。直说了吧,咱们这次是有事来相求……”

    卢天道赶紧暗暗扯了扯张青霖。

    眼下,贾成山算是大家的代言人,那有什么事儿,最好让贾成山出面谈,张青霖这一插嘴算是打乱了贾成山那边的节奏。

    以张青霖的城府心思原本不至于此,可眼下他那边遭受的麻烦最大,家族生意都有因连锁效应接连崩盘的可能。

    看来,老张这次是真急了!

    其实旁人现在的麻烦也不小,不然也不会火急火燎的组团来找白小升。

    张青霖这么一带头,众人顿时忍不住了,纷纷发声。

    “是啊,咱们现在赶紧谈正事吧。”

    “这茶虽好,咱们现在也没心思喝啊!”

    “对啊……”

    众人七嘴八舌一说,贾成山都无语了。

    什么叫“关心则乱”,哪叫“当局者迷”。

    也对,甭管多大的人物,真涉及到自己切身利益,乃至生死存亡,谁也沉稳淡定不了。

    “诸位,在说什么啊?”白小升一脸惊讶,笑着问道。

    张青霖还忍不住要说话,贾成山咳嗽了一声,制止了他。

    “还是,我来说吧。”贾成山加重语气,跟张青霖道。

    张青霖张张嘴,眼看贾成山深深瞥了他一眼,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贾成山微微叹了口气,跟白小升道,“事情是这样的,不久之前,我们收到了消息,腾云、北风、晧宇三大集团为首的商界联盟,对我们这些人的生意发起了攻势。我也不瞒白总,这对我们而言,是极大的麻烦,对他们也未必就是全胜,搞不好闹到最后,会是鱼死网破、两败俱伤。咱们商人有句话——和气生财,陆云先生、董天璐女士、王璇天先生都是您的朋友,所以,咱们想请您从中斡旋,看能不能不要发生如此激烈的商业冲突。”

    贾成山说这番话的时候,其他人也都看着白小升,目光中透露着期待。

    白小升脸色有些为难,皱着眉、咂着嘴道,“哎呀,这可有点难办,我听说此前,诸位对腾云、北风、晧宇他们也采取过相当激烈的竞争行为,现在人家不过是有样学样,是所用的方式手段有违规违法吗?不是的话,凭什么制止呢。况且生意上的投资布局岂是儿戏,朝令夕改是大忌。就算我跟他们的关系再好,又岂能凭我几句话就能终止的?那您诸位也太看得起我了,要是因此带来的损失,我怎么弥补他们呢?”

    白小升没说不帮忙,只是提这事的难度,还有一个“理”字。

    贾成山赶紧道,“这些我们都知道!当然不会只让白总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让陆先生他们停了正当竞争,我们只求在他们夺得优势的那些领域,跟我们大家一道合作共同开发。在我们占据优势的领域,也是一样!我们手里也独占了诸多资源,包括几块地皮,一些独享的政策,我们愿意与他们一道分享此中红利,您看这样怎么样?!”

    贾成山诚心诚意要敞开大门,其他人自然没有异议。

    白小升沉吟不语,端起自己的茶杯,小口啜饮。

    贾成山等人直直盯着他,等他的反应。

    “各位是让我做一个中间人喽。”白小升放下茶杯笑道。

    “不是!”贾成山神情恳切,否定道,随即往下说,“我们更想与白总的振北集团,与您在全球商界的朋友进行合作!您在这件事儿上帮我们出面出力,我们不敢忘,这样,我在此代表我们在场的诸位跟您承诺,与您那边的合作我们一定给予最高限度的优惠,并且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更希望在此后漫长的商业合作中,与您那边同进退,不相背弃!”

    贾成山这番话说得言之凿凿、无比恳切,甚至环视众人,沉声补充了一句,“谁要是不同意,或者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那就永远别想跟我们其他人再合作!”

    在场众人眼神凛然、纷纷点头,接连道,“不错,贾总说的对,那是一定的!”

    “两面三刀的人,咱们自然不会跟他们再合作!”

    “以后我们愿意以白总马首是瞻,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眼看众人如此表态,眼神急切,透着诚挚,白小升也觉得差不多了。

    这些人都是多年成名的人物,要这种表态都不算数,那其他的方式也毫无保证。

    见好就收吧。

    白小升忙起身诚恳的对贾成山等人道,“各位言重了,能化干戈为玉帛,用合作的方式来赚钱,才是双赢,那样再好不过。这件事儿交给我,我会竭力从中斡旋,不负诸位所托。同时,我也请诸位放心,你们要是与我那边合作,或者经我介绍的朋友合作,我保诸位绝不会吃亏!”

    这生意场上谁都不是傻子,互惠双赢才是王道,方能长久。

    白小升言辞恳切,所言在理,虽是布局给众人以挫折,却点到即止、见好就收,不趾高气扬,姿态压得低,也讲道理,众人这心里真心的折服。

    连贾成山都心生感慨:这个年轻人,若成商界盟主,他是认可的!

    贾成山起身认认真真拱手,“有劳白总。”

    其他众人也相继起身,纷纷附和道,“辛苦了白先生!”“有劳了!”

    谈话到了现在,也算告一段落。白小升请贾成山等人回去听消息,说自己会立即着手去做。

    得到白小升的承诺,贾成山等人也算心中稍安,告辞离去。

    白小升一路送众人到院门口,礼节甚是周全。

    等贾成山他们一走,林薇薇、雷迎忍不住凑到白小升身边,询问经过。

    得知了方才谈话的详情,林薇薇顿时眉开眼笑,“这些家伙,此前跟咱们牛气哄哄,现在算是彻底的俯首低眉,知道小升哥你的厉害了!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不经这一下子,那些人老成精的人物,怎么会顺服于小升这个年轻人呢。”雷迎笑着道。

    “也不能这么说,”白小升笑道,“什么低眉,什么顺服,你们说辞太过了!那些大人物们都是因利是导,利益至上,把损失降低到最低在做打算。彼此又不是深仇大恨,犯不着鱼死网破。不然真要以死相拼的话,陆云先生他们未必不会吃亏,说不定也会元气大伤,那才叫得不偿失!能让这些人知晓咱们这边的实力跟态度,以后彼此双方诚心实意的合作,是他们的福气,也是我们的福气!”

    白小升算是不骄不躁,很认得清楚现实,他的话也够有水平。

    林薇薇、雷迎接连点头。

    白小升深深的望了眼贾成山那些人离去的方向,转身折返。他还要去跟腾云他们通个气,妥善处置彼此之间的竞争、合作关系。

    晚一些时候,董天秀来找白小升,得知这边的情况也甚是欣喜,说今天他就要离开华京回家。

    董天秀邀请白小升有时间一定要再去他们家里做客,白小升笑着答应下来。

    明日,白小升他们也会离开,返回大中华区总部。

    此间事了,也算是令人满意。

    傍晚时候,白小升亲自过去把腾云他们和解及合作的意图,告知给贾成山那些人。

    此后两方人马还会再会晤,再谈合作细节。那些,白小升便不管了。

    贾成山等人对白小升无比感谢,一定要晚上设宴请白小升,白小升本没理由拒绝,可刚要答应之际,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看手机,白小升赫然发现,打来电话的是个非同寻常的人物。

    当即,白小升跟贾成山等人抱歉一声,起身到外面接听电话。

    “侯处.长,您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打来电话的正是侯允成处.长,这位侯处.长虽然看似职务级别不高,但所处部门却是实打实的国字号,非比寻常,对内抓经济,对外抓贸易,无比厉害。

    此前,白小升在南美、北美遭受风波,国内他那些企业也多有动荡,这位侯处.长真的是没少帮忙维稳。

    毕竟,白小升他们也涉及诸多企业、诸多行业,也着实乱不得。

    白小升跟侯允成也见过多次,脾气很对路。

    “白小升白总,你来华京了?我才知道!我得尽一点地主之谊啊,晚上来家里吃饭好不好?”侯允成笑道,“此外,我还有点公事儿要跟你这个大企业家聊聊,你看,可方便?”

    这位侯处.长人正直,一心为公,白小升对他也很有几分佩服。

    面对他的邀请,白小升自然答应。

    “行啊,那就打搅了。”白小升笑道。

    侯允成告诉白小升自己家的地址以及时间,又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白小升返回贾成山他们那里,贾成山等人还一脸热情,询问白小升晚上一道吃饭的事儿。

    白小升一脸歉意道,“晚上是真的不行,我有一个重要的约会要赴,可不是拂大家的面子。哪天你们去我那里考察,我再设宴招待诸位!”

    贾成山等人见状,也就不再强求。

    聊完了事情,白小升便带着林薇薇、雷迎离开了。

    路上,得知侯允成要见他们,林薇薇还挺好奇,“那位候处.长说是有些公事要见咱们,会是什么呢?”

    白小升略一沉吟,随即笑道,“别瞎猜了,晚上见了面,自会知晓的!”

    www

    <!-- feizw:16928:14025417:2019-11-04 05:17:21 -->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