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外国人虽然大但是软,塞住不能流出来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7 04:41
    山岗上,大雨滂沱。

    “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禀少渠帅,还有一刻钟就是子时了!”

    “让所有人准备!”

    “诺!”

    “少渠帅,去查探的陈屠现在没有回来!”将领方豪拱手禀报。

    “什么?”

    龚冲闻言,伸出手,抹去直接脸上的雨水,双眸爆出一抹冷厉的光芒:“陈屠他虽然武功不及你我,可轻功无双,即使你我,都不是追不上他的脚步,应该不可能有人擒住他!”

    “难道这一支运粮兵里面还有高手!”方豪微微眯眼,他作为渠帅龚都的副将,三十出头,武艺不凡,本来应该留在正面战场上的,但是龚都不放心龚冲,所以就让他辅助。

    这么简单的战役,在他看来,不过手到擒来而已。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

    龚冲长身而起,他手握长枪,指着山下,冷冷的道:“只是一支运粮兵而已,不过数百民夫,就算有高手,还能挡得住我们五百精兵的高手不成,给我杀下去,碾压他们!”

    “是!”

    方豪领命,猛然站起来,手握一杆大刀,指着山下:“兄弟们,随我杀下去!”

    “杀!”

    “杀!”

    五百精锐黄巾将士,前方数人,执旗手飞扬黄天战旗,其他的一个个头戴黄绸,杀气凛然,冲杀进去,区区数百米山路,瞬间便至山神庙。

    “敌袭!”

    “好恐怖的声势!”

    “我们怎么办?”

    “我只是运粮而已,我不想死!”

    “说了不上战场了,现在怎么办?”

    这些运粮民夫都是从县城征召而来的一些普通民夫,不曾见过战场的残酷,面对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夜袭,一个个慌乱了心,摇摆不定。

    “起码兵马五百以上,看其声势,并非普通兵马,这一回麻烦了!”

    粮草已经集中在中央,而牧景站在粮草中间,高挑向外看去,面容铁青,神色越发阴沉。

    “殿下,恐怕此战艰难,早作打算!”

    周宏寸步不离的跟着张宁,低声的道。

    他的责任只是负责保护张宁而已。

    张宁一袭男装,腰配一柄细小的长剑,神色平淡,道:“再艰难,难得过当初我们南下吗,如此小贼,我倒是看看他们有和能耐!”

    “果然是有敌袭!”

    山神庙已经形成防御,但是这只是简单的防御,以一些木板和普通杂物形成的防御层,正门之前,雷虎手握左手一块圆形铁盾,右手握着长刀,大喝:“儿郎们,今我们已无路可逃,只有挡住他们,才能活命,不想死的,随我御敌!”

    “御敌!”

    “御敌!”

    民夫虽然无用,然而还有县兵五十,士气勉强可用,还算稳得住军心。

    “射!”

    冲锋的黄巾军距离山神庙五十步左右,龚冲猛然下令。

    “咻咻咻!!!”

    一百余弓箭手弯弓拉箭,长箭脱手而出,宛如雨水般覆盖而去。

    “啊!”

    “救命啊!”

    “我的腿!”

    “我中箭了,我要死了!”

    “……”

    乱箭之中,这点防御层根本挡不住,不少民夫中了箭矢,更有十余人当场被射杀,一个个哀嚎的声音之中,一股慌乱的情绪在蔓延,无数民夫胆怯想要逃。

    “该死,民夫不可用!”牧景神色阴沉如水。

    他还是高估的自己的实力,一个照面,民夫的防御就崩溃了,让他实属有些想不到。

    “牧少当家,这些民夫本来就不曾经历战场的残酷,军心不堪大用,是挡不住他们的!”周宏长叹一声,低声的道:“不如放弃粮草,向后撤去!”

    当年黄巾军的惨败,就是因为黄巾将士大部分都是不曾经历战争的民夫出身,顺风顺水的战役还可以助威声势,然而当遇到的硬仗,必败无疑。

    “再射!”

    山神庙之外,一个暴戾的声音喝起来了,伴随这雨水的声音响切庙宇之中。

    随后,一阵阵的箭矢不断的落下。

    “我不想死!”

    “快逃命!”

    民夫越来越多伤亡,军心开始崩溃,有些民夫更是想要跳出庙宇之外求生。

    “就算放弃粮草,也撤不走,一旦气势没了,就犹如绵羊,被他们赶着杀,我们只能战!”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他知道,这时候不能乱,所以他直接拔除长剑,三步如两步,上前一剑刺穿了一个逃兵的胸膛,鲜血溅在了他的脸庞上,异常的狰狞。

    “求生者,给我上前挡住,求死者,尔等可后退!”

    牧景声如雷霆,剑如死神,冷喝无情:“今日一战,不可避免,左右山壁,前后无路,我们已不可逃,要么我们全部战死在此,要么我们斩杀了他们!”

    不是他想要残酷,是这个势头不可蔓延,军心一旦崩裂,他们今天晚上也许没有一个人能离得开山神庙。

    所以他必须要心狠。

    这个时代的战争,不断的在改变他的心,坚定他的意念。

    “杀!”

    雷虎长啸一声,提起身边弓箭,一箭射出,把庙宇外面的一个黄巾军射倒下去,怒喝振奋军心:“有我无敌!”

    “杀!”

    “杀!”

    随着牧景的残酷和雷虎的勇猛,这些民夫心态倒是有些稳定下来了。

    任何人被逼到绝境,都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他们也知道,现在已无路可逃,自然而然的放开了恐惧,当他们放开恐惧之后,一个个都是精壮男子,开始爆发力量开来。

    “居然没有崩溃?”

    山神庙外,龚冲面容有些冷厉,嘴角微微翘起,冷冷一笑:“这一支运粮兵倒是有点实力,不过今夜无论如何,他们都必死无疑!”

    他冲锋在前:“我率兵三百,正面进攻,方豪你率两百将士左右击破!”

    “诺!”

    方豪领命。

    “杀!”

    龚冲浑身气血充沛,内劲爆发,手中长枪舞动,如同一匹野狼冲杀进去了,后面三百黄巾精锐将士,冲杀进来。

    “某家南阳雷虎,不杀无名之辈,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雷虎倒是学足了他老子的姿态,大刀横空,冷啸而指。

    “汝南龚冲,杀你之人!”

    龚冲厮杀进来,连砍两个县兵,长枪正面刺向了雷虎。

    “斩!”

    雷虎虽突破内劲修为不久,但是有武备堂总教官张火的指导,修为一日千里,还经历过舞阴战役,景平村血战,而且天生的胆量让他在战场上是不会懦弱的,大刀横空劈来。

    “挡!”

    大刀与长枪之间碰撞,激起了火星,在滴滴答答的雨水击打之下,更是发出低沉而尖锐的声音,不断的在回荡。

    “好大的力量!”

    龚冲瞳孔微微变色:“如此少年,不过年约十五六,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不可小觑!”

    “他的修为在我之上你!”

    雷虎心中也沉下来了:“那就看看他的枪法厉害,还是我的刀法强大,杀!”

    他主动挥刀。

    “来的好!”

    龚冲也年少气盛,难得遇到一个比他年龄还要小的对手,杀意惊鸿数百米之外。

    两大主将的对抗,给下面的将士激发起来的浓浓的战斗之心。

    “儿郎们,杀!”

    “杀进去!”

    “斩杀他们!”

    “……”

    “挡住!”

    “我不想死,只能杀了你!”

    “不能后退,一定要挡住他们!”

    数百黄巾军如狼似虎的冲杀进来,五十余县兵,百余民夫奋力抵抗,厮杀越发残酷。

    可是他们之间实力太过于悬殊,所以县兵不断的倒下,民夫队伍还是节节败退。

    “祭酒,左边已经挡不住了,方洪已经战死!”

    一个武备学子来报。

    “该死!”

    牧景闻言,瞳孔染上一抹血色,他直接挥舞长剑,跳入左翼战圈,挡住左翼的敌人,他一剑斩掉了一个黄巾兵:“我乃景平商行大掌柜牧景,尔等不可退,给我挡住他们,杀敌一人,可赏尽一金!”

    “杀!”

    “杀!”

    牧景的名号还是有点用了,在加上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一时之间这些民夫还是振奋起来了迎敌。

    “牧景?”

    方豪率兵从左翼杀入,斩杀了一个为首的少年之后,又遇上另外一个少年挡住,当下冷冷一笑:“区区小儿,也敢挡某之路,给我死!”

    “挡!”

    牧景手中剑挡住了方豪的大刀,然而他虎口已经爆裂,血染刀柄,一股强大的劲力反震回来,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颤动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