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王爷太大了撑的满满的,男生女生向前冲之极限三十米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7 04:41
    灌阳城,城中校场。

    俘虏营。

    营房的西侧,有一个空旷的房舍。

    “骆帅,你们怎么也来了,我还以为是我一个人被他们给提过来审讯或者斩杀,没想到你们也来了!”

    “卫帅已经死了,我们黄巾大军战败了,他们无论做什么,我们没有权力说不,既然来都来了,生死有命!”

    “哈哈,骆帅,杜帅,人都齐了!”

    “他们是什么意思,把我们集合起来,是准备把我们都杀了吗?”

    “我看有点不像,如果要杀我们,他们何必这么麻烦,一刀斩杀了便可!”

    “听说这一次官兵的主将是昔日南阳黄巾的第一猛将牧山?”

    “当初卫帅是这么说!”

    “昔日张曼城渠帅麾下的第一猛将,没想到居然也是一个软骨头,投了官兵,还带官兵来攻打我们,难道就不大贤良师在天之灵诅咒他吗!”

    “当年南阳黄巾乃是黄巾之中实力最强了,可是他们一个个渠帅都被打残了,基本上不投降的,都只能落草为寇!”

    “我还听说一事情,当初牧山并没有投于朝廷,南阳黄巾战败之后,他落草为寇,成为了的山贼,曾经又一次缺粮,派人前来向我们龚渠帅请粮,可是我们龚渠帅不仅仅没有借粮,还把来人给杀了!”

    “我也听说了,这南阳来的人是牧山的亲信,被斩断了手腕,然后丢在了乱葬岗,必死无疑了!”

    “那我们之间的这仇算是结大了!”

    在宽敞的房舍之中,五个黄巾将领各自被人从俘虏营里面提出来,然后送来了这个房舍,这是被俘虏之后,他们第一次聚集再一起,却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其实黄巾军因为管理混乱,各自为政,所以军中的体制很混乱,各地方的黄巾军部将称呼不一样,但是基本上以帅为将,首将者,为渠帅,渠帅是一个很广义的词语,统帅一部,就是渠帅。

    但是能担当渠帅之名的,大部分都是统帅万军以上的黄巾将领。

    渠帅之下,还有一些旅帅,营帅的称呼,编制混乱之下,领兵将领的称呼自然也是混乱的,至于地位,多半是看谁统帅的兵马比较多而已。

    这五个黄巾将领是这万余黄巾之中,仅次于卫同,卫也这些主将副将之下的旅帅和营帅,他们大多都是统帅一千余将士,在主帅副帅战死之后,逃都逃不出去,面对牧山杀意淋漓而强大无匹的铁锤,只能的放弃抵抗而投降。

    他们为首的一人很高大,约莫三十出头,名为骆茂。

    骆茂本身是一个山贼出身,黄巾起义的时候也学着起义,截杀过几个大户,被追杀无路之下,投身黄巾,被龚都收编,成为了黄巾将领。

    他被提进来之后,目光看了看营外一个个强壮而杀气凛然的舞阴县兵,心中的一些突发起来了念想完全被驱除了,他们根本杀不出去的,所以心中开始沉思为什么这些人要把他们提出来了:“看他们的样子,不太像是要杀我们啊!”

    “不杀我们,难道还会放了我们!”

    这个瘦弱的男子冷冷的笑,他是杜峰,也是一员黄巾将领。

    “他们好像有点好像是想要招降!”

    一袭布衣,布衣上还染这血迹,数日之前的大战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还没有洗掉,这是莫宝,一个不到四十岁的账房先生,如今也是黄巾将领。

    “招降,不可能!”

    脾气暴躁的黄巾将领名为谢羽,他是忠实的太平道徒:“我等乃是忠于大贤良师的黄巾儿郎,即使死也不能辱没了大贤良师的名头,让朝廷的人小看!”

    “禁声!”

    最后一个黄巾将领很是年幼,骤然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而已,但是很老成,而且在这些人里面,他的武艺最高,他微微眯眼:“外面有人来了!”

    其余四人闻言,连忙面容严肃,神色低沉,眸子警惕四方,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我刚刚还听到这里面有声音的啊,怎么这么安静?”

    牧景踏步走进来,看着五人,挂在面上的笑容有些讽刺:“这么远就听到了我们可以刻意放低的脚步声,看来这里面还有高手存在啊!”

    “高手的确有!”

    张宁的身影紧跟着牧景的身后走进来,她空灵般的声音很是悦耳,眸光斜睨的一个少年,道:“只是我没想到高手还是一个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的少年郎而已!”

    她的武艺很强,触觉也很敏锐,还熟悉一些旁门左道的道术,能观摩人身上的血气,一个武者,功力越强,血气就越是旺盛,所以高手之间都有感应。

    所以她走进来的第一步,就感受到了在这厢房之中,有一个人武艺就算比不上她,也相差不远。

    “高手是你?”

    牧景武艺不行,可是他相信张宁的判断,他的目光看着五人之中最年轻的那个少年:“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南阳陈到,今日落入尔等之手,要杀便杀!”

    少年倒是硬气,迈步走出,冷然的道:“某家又何惧尔等稍小而已,大不了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陈到?”

    牧景闻言,一双眸子有一瞬间闪烁出了失了神的光芒。

    这个少年喃喃道就是传说之中刘备一生最信任的人,让他一直护卫自己左右的宿卫,掌控自己麾下最忠诚,最精锐的白耳兵,陈到,陈叔至吗?

    刘备能成就大业,身边自然武将如云,最为扬名天下的莫过于五虎将,可是这个陈到或许名声不如五虎将,可是在刘备阵营之中,要说最信任的,可能就是陈到。

    在大学里面,历史课有一堂三国的课,曾经这么剖析这一员战将,传闻陈到无论骑术还是武艺,都不在五虎将之下,而刘备可以‘冷藏’他,就是为了他在自己身边建立最坚固的一道防线,让他籍籍无名却无人戒备,让他掌控麾下最精锐的兵马,宿卫左右,这是何等的信任啊。

    “我可没说要杀你,你有何必着急!”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一下心神,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神秘兮兮的笑容,径直的走过去,走到上位之上,跪膝坐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袍,才说道:“要死,不在这一时三刻,如果想活,最好还是先坐下来,我不希望昂着头和人说话!”

    五人对视一眼,各自落座。

    张宁走过去,走到了牧景旁侧,跪坐下来,姿态优雅。

    “我先自我介绍,我是牧景,字龙图!”

    牧景神色平静,侃侃而谈:“我的父亲也曾经是黄巾渠帅,他叫牧山,就是那个带人把你们所有人给俘虏的主将!”

上一篇:李二狗克力克主人,男女之间咋亲热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