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喂你下面的小嘴饿了,英语老师奶好香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8-01 04:43
    “什么又待如何啊?”傅文锦一看她这副风轻云淡的态度,心里就直想冒火。

    当下就完全不顾,管家拦在他身前地继续叫骂。

    “本少爷的损失是你造成的,当然是找你要来赔啊!你少在那里跟本少爷装得一脸高深莫测的德行,你这种德性的,本少爷早就见多了。”

    “少跟本少爷装得很有学问似的,满口文绉绉的,你不腻本少爷听着还嫌烦呢!”

    “一句话,本少爷的损失都是因为你造成的,本少爷今天就是要把这笔账,全算在你一个人身上了。”

    “你今天就是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反正横竖本少爷就是要你赔定了!不赔你就等着接本少爷的律师函吧!丑八怪!”

    “少爷,您别说了……”管家张晋边在旁边苦逼地阻止,边上前来当和事佬地打着圆场。

    “能否请问一下小姐具体如何称呼?咱们也好静下心来,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好好捋捋清楚不是?”

    靖涵笑得满是胸有成竹地瞥了他一眼:“你家少爷才刚明媒正娶地,把我迎进了你们傅家,怎么,这还不到一天的功夫,你们就连你们这明媒正娶的对象名字,都给忘了不成?”

    一听她这话,傅文锦的火气就往上窜得更厉害了,当下就直接咬牙地反口朝她对骂。

    “你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本少爷告诉你,本少爷打算娶的压根就不是你,谁知道你是从哪里蹦出来坏本少爷好事的……唔……唔唔唔……”

    靖涵笑看着某位口无遮拦的傅大少爷,被管家无奈地伸手捂住了惹祸的嘴巴,以免激化矛盾地对她赔着脸笑道,“恕小的眼拙,还请您告知。”

    靖涵难得‘好心地’勾唇一笑,直接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自报了家门:“好啊,那你们就给本姑娘听好了,吕家大小姐吕靖涵,如假包换。”

    “不可能!”空气凝滞了还不到一秒,傅文锦就直接张口朝管家的手上一招呼,得了自由就开口反驳了。

    “呸,就凭你这天生的贱命,怎么可能会是本少爷认识的,那个小美女?就算你真的叫这名字,那也是为了冒充本少爷看中的那个小美女,所故意冒名顶替的……”

    “少爷……”身为管家的张晋同志表示都快要拉不住架了。

    “嗯,很好。”靖涵把玩着垂在身前的长发,笑得满是兴味盎然。

    “傅大少爷,本姑娘很欣赏你这股找死的勇气,所以也就好心地告诉你一句,是不是冒名顶替的,明天早上就可以见分晓了。”

    “至于本姑娘是不是天生的贱命,这点,本姑娘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让你好好地体会体会,谁才是天生的贱命!”

    说罢,指尖一招手,那被佣人放在衣柜旁,平时用来打扫的鸡毛掸子上,顿时就罩了一层蓝光,直接朝她这边飞了过来。

    在两人目瞪口呆地情况下,就见她直接说了一句:“给本姑娘好好教教傅大少爷,让他看看什么才叫天生的贱命!”

    瞬间,那鸡毛掸子就像是长了神智似的,从两人头顶上方飞过,对着傅文锦所站的位置,就是噼里啪啦地,一通从头到脚地狠狠招呼着。

    然而,就在傅大少爷被打得在整个婚房内到处抱头鼠窜、嗷嗷惨叫过程中,还不忘死鸭子嘴硬地骂着各种不服气。

    一个劲地在那里时不时叫骂:“你是做贼心虚了,不会讲理只会动用武力了……”

    “你个臭八婆女鬼,就会使用这种妖魔鬼怪的妖术……”

    “本少爷实事求是,威武不能屈,说了你是冒名顶替的贱命,你就是贱命……”等等之类云云。

    张晋跟在旁边,‘忠心护主’地,根本来不及阻拦嘴硬的自家少爷,只能跟着闷头闷脑地挨了好几下鸡毛掸子。

    只是这么一来,结果就是迎来了靖涵满含笑意地惬意更深了,直接坐在床头上,把玩起原主这手上白净的指甲。

    虽说她现在的法力,在之前追捕欲魔时,受了点重创而被削弱了不止七成。

    仅凭她现在还剩下的这两三成的法力和武功,虽说用来对付欲魔几乎不可能敌得过。

    但是在这凡间,随便收拾这几个不听话的区区凡人,又岂会在话下?

    既然那么没有眼力劲地学不乖、还不服?

    呵,那本特使就打到让你乖乖学乖地,给本特使服气为止,顺手好好地教教你该怎么做人!

    是以,面对着某位找死的傅大少爷,这一句句嘴硬的咒骂,靖涵很是宽容大度地,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在那里笑得满是温和无害地叹息着。

    “很好,傅大少爷好风骨、有志气,那就给本姑娘更加好好地,伺候好我们的傅大少

爷,可别让咱们有志气的傅大少爷对咱们失望。”

    鸡毛掸子得令,直接打得更加卖力了,追着某位可怜的傅大少爷,一个劲一边打,一边留下大片鸡毛洋洋洒洒地掉落在地。

    不一会的功夫,已经掉得整个房间内,到处都是鸡毛遍布。

    而与之相对应的,就是某位傅大少爷满脸肿得像猪头的德行,还有在他头顶上方,已经掉得只剩下光杆子的掸子把手了。

    靖涵见这教训的力度也差不多了,依旧在那里悠然自得地开口笑问:“怎么样,傅大少爷,现在想清楚谁是天生的贱命了?”

    <!-- csy:26910496:5:2019-12-10 12:15:27 -->

上一篇:为了保研我被教授睡了,给我找个女朋友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