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4:42
第2037章 动手!

    “怎么了,我的乖乖宝贝儿?”段浪一双手,捧着厉落雁的脸颊,柔声问道。

    他如此动作,可的确是将厉落雁吓得不惨。

    她内心,更是在一时间,不由地一阵慌张,不过,厉落雁还是在短暂的一瞬,就迅速恢复如常,任由段浪这么捧着她的脸颊。

    毕竟,他们现在,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尤其是郝锦。

    但是,厉落雁这么多年来,又真正有几个人,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她?

    可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在跟段浪如此近距离相处的时候,自己内心,竟然会腾升起一股莫名的激动和难耐。

    莫非,自己喜欢上他了吗?

    喜欢上这个,远比自己要小很多的男人?

    “我们走吧。”咬了咬银牙,厉落雁轻声说道。她的眼神中,还遍布着哀求。毕竟,事情到目前为止,在厉落雁看来,已经差不多了。

    “走?”段浪邪魅一笑,道。“不急,有些事情,毕竟还是说清楚比较好,我可不像某些苍蝇,整天惦记着我的女人。”

    “可……”厉落雁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就有些犹豫了。但是,段浪刚才这句话,却是让厉落雁觉得异常的温暖和有力。

    在某个瞬间,自从当年和罗宾分道扬镳便一直单生至今对男人无比痛恨和绝望的厉落雁,内心竟然腾升起想找一个男人的想法。

    毕竟,一个人生活,的确是太寂寞,太孤单,太无助了,即便是你权掌天下,富可敌国,那又如何?连一个能跟你分享喜悦的人都没有。

    “行了,我自有分寸。”段浪安慰道。

    “你刚才说什么,谁是走狗?”刘春成早就难以压抑住内心的怒火,喝道。

    “远在天边,你觉得呢?”段浪问。

    “混账,混账东西……”刘春成怒喝道。

    “混账?”段浪笑道。“是啊,你的确够混账的,刚才郝大少在包厢内为虎作伥,强抢民女,你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我只是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女人,教教郝大少该怎么做人,你却说我是在众目睽睽下,抢劫郝大少?”

    “你,你……”刘春成被段浪怼的完全是无言以对。

    “刘叔。”深吸了一口凉气,郝锦才站出身,道。“你先休息一下,这件事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好。”刘春成压抑住一口怒气,虽然想要在最短暂的时间发泄出来,可是,在眼下这种时候,没有谁再比他清楚不过,郝锦更适合站出来,毕竟,自己的身份太过于敏感了。

    不过,转念一想,刘春成内心,又是充满了喜悦的。

    刚才段浪跟自己剑拔弩张,这一份恩情,怕是郝家从此也记下了。

    这,不正是他刘春成在戎州待了这么多年,一直苦苦想要追随的结果呢?

    “来人……”郝锦没有再跟段浪废话,冲着门外大喝一声,只听得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纷纷朝着这边奔来,只几秒钟时间,包厢内就已经站着七八个虎彪大汉了,郝锦不屑的目光,这才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落在段浪的身上。“小子,如果你现在不将东西乖乖地还我,再跪下磕头认错的话,我郝锦,一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郝锦,我警告你,现在是法治社会,你可不要胡来。”一见此一幕,厉落雁赶紧呵斥道。她的确没想到,郝锦竟然会使出如此一招。

    段浪这次,毕竟是因为她厉落雁,才牵扯进来的,她可不想段浪为此,遇到什么意外啊。

    “法治社会?”郝锦冷笑道。“厉落雁,你自己都是身在这个圈子的人,难道你不清楚所谓的法律,只不过是少数人制定出来约束多数人而那少数人却可以凌驾于其之上的条款吗?”

    “你……”厉落雁一时间,简直是无语了。

    “如果,今天你不想我对你的小情郎怎么样,也不是不可以,你现在立马跟我表演吹拉弹唱,如果,你将我伺候好了,我可以考虑,勉为其难地饶恕他。”郝锦一副吃定厉落雁的样子,道。

    现在看来,段浪和厉落雁之间的感情,的确是非同寻常。

    郝锦甚至是有些感激,段浪在刚才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包厢内,做出那么一系列十分没有自知之明的事情来了,否则的话,他郝锦怎么可能有绝对的把握,抓住厉落雁的软肋呢?

    一想到自己极有可能抱得美人归,郝锦内心,那可就是一个激动啊。

    凭借他郝锦的身份和地位,在他这个年纪,从他胯下走过的女人,的确不在少数。

    可是,女人也要分三六九等的。

    有些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发泄的工具而已,即便是拥有一副好皮囊,可是,她们的内心,她们的骨子里,却是十分肮脏而下贱的。

    而有些女人,则是让再高高在上的男人,一见都能够倾心的那种。

    毋庸置疑,眼前的厉落雁,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虽然,她的年纪较之于郝锦,要大上一些,可是,这又有什么影响呢?

    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体重不是压力。

    如此简单的道理,再明了不过。

    “郝锦,你不要太过分了。”厉落雁十分气愤地道。

    “过分?”郝锦笑眯眯地道。“厉落雁,我郝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你也是十分有数的,现在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你可以说OK,也可以说不,听清楚了,我郝锦可万万没有要强迫的意思。”

    “行啊。”厉落雁还准备说什么,却被段浪打断了,道。“郝锦,是吧?你要是对你手下这帮垃圾有信心的话,你就叫他们来,尽管冲着我来,这本身就是咱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何苦要为难一个女人呢?”

    “有种。”郝锦冲着段浪竖起了大拇指,大手一挥,道。“给我上,可千万不要客气。”

    “段浪,郝锦,你们……”厉落雁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就慌张了,她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她的身体则是被段浪一把推开,下一刻,就只见段浪的身体,直奔郝锦带来的那冲上来的七八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