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4:42
    “呵呵……他才不会呢?他就知道落井下石,他昨天回来气我,说你外面有女人了,说你桌上摆着与别的女人的合影?”她边说边抬起头,眼睑下还挂着未干的泪珠,表情却带着怒气。

    “其他女人?”席少笑了笑,然后状作严肃的说道:“其实我也想找其他的女人,真的,这两年,有时候,找不到你,气极了,便想着随便拉个女人得了,干吗非要等你!”

    “然后呢?”余小青的表情有些唬人。

    席少看着余小青,此刻的她一如当年,小小的霸道,小小的娇情!却是他所熟悉的!

    “哟,两年多不见,脾气看来见涨呀!”席少说着,坐起身,拉起余小青的腿就揉捏了起来

    “痛吧!真是的,你怎么会把那种药给吃了呢?”想着还好古儿找到了自己,否则,还指不定要出什么事!

    “也对!”她想了想,然后叹了口气,这屋子里能想出这主意的,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谁?古妈一女人,不会,古儿虽聪明,但毕竟还是未涉人事的孩子,这方面想不到,也就只有老江湖的古爸了。

    她也是奇怪呢,昨天好好的,怎么会在天台上放瓶酒呢!

    但,她并不怪他,她知道古爸是为她好!

    “如果没有这药,或许……就真的见不到你了!”余小青低头,脸上的表情复杂万分,这让席少心疼不已。

    “咚咚……”敲门声倏地传来,两人同时抬头。

    “爸爸……妈妈……你们在吗?”是古儿的声音。

    “古儿?”余小青听到是儿子的声音,一激动就准备起身,却一个不稳再次跌入了席少的怀里。

    “看你,有了儿子,就忘了我了!”席少委屈的语调让余小青有些哭笑不得。

    “得,我只是,要出去找他们算账!”虽说情有可愿,可……也不带这样下套的吧!

    “我们先算算账吧!这两年,你可是让我苦不堪言呢!”

    “你怎么了?”余小青不解的问道,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这衣服……是谁的?”闻着衣服上的男士香水味,而且,看这价格似乎还不菲,席少的声音有些冷。

    “唉哟,我怎么到今天才发现,原来你席大总裁的心眼这么小,我……还能是谁的?孩子他爸呗!”

    “可是,上面有香水味!”

    “那是你一直喜欢用的,不是吗?”说完,低下了头,余小青佯装开始折被子,接着又说到“前年生日,给你买了一套衣服,去年生日,给你买了瓶香水,呵呵,我还以为,这辈子都送不出去了呢!”

    真不知道是这是缘份早已注定好的还是怎么的?围着他席少转的好女人多得如过江之鲫,可是,偏偏他终爱的怎么就只有眼前这个!

    “好了,别闹,快换上!”推了推席少,余小青满脸的幸福。

    当她叠好被子,转过身时,席少已换好了衣服,一直期待着有一天,他能如普通的男人一样,穿上衬衫牛仔裤,让自己站在他身边时,能不再那么格格不入,可是……今天看来……

    “唉,就是这样,都藏不住你的光芒!”上前,她一边帮着席少扣上衣服的纽扣,一边笑着说道。

    “傻瓜,到了今天你难道还没有安全感,我看八成是你在我身上下了什么**药,否则,我为什么心里就只能装你一个女人,这么多年都不能移情别恋呢?”席少装出一副惋惜的模样。

    只是,话刚说完,就招来余小青的一计“毒”打!这几年来,这样的情景在梦里上演过无数次,从来,她没有想过,有一天它居然会变成现实!

    “余小青……”直到古儿的声音再次由门外传来,两人这才松开。

    简单的将长发扎起一个马尾,余小青回头看了眼席少,在看到所有的一切都没什么破绽时,她才上前几步,打开了房门,门外,古儿的眼里露着担心“余小青,你做什么那么磨蹭!”只是,出言却就是不逊。

    “臭小子,我再次警告你,不准再这样叫我!”余小青蹲下身。

    “古儿,妈妈说的对,不能这样直称呼长辈的名字!”是席少的声音。

    “哦,知道了,爸爸……”古儿点头。

    余小青却傻眼了,这是什么状况,她这话说了n遍,别人就当没听到,这席少的话,才一遍,他就点头如捣蒜的。

    一上午的时间,席少便催着她几乎讲完了这两年多的大大小小的事,遇到她不想说的,古儿那孩子就全一骨脑儿的捅了出来。

    快到中午时,席少便接了个电话,然后便说带着她去见一朋友。

    余小青本不想去,便赖不住他的软磨硬泡,但,想了想,还是依旧挑了副人皮面具带上。

    “你……”

    余小青知道席少想说什么,她摇头“给我一个适应的过程!”

    接着,她被席少拉去了一个装修雅致独特的茶舍。

    “少,这里!”大厅靠窗子边上,一身军装的男人朝着他们招了招手。

    余小青随着声音,看了过去,那男人的俊逸不同于席少,英俊中透着成熟与稳重,那看似温润的双眼,在扫向她时,余小青却觉得像是一双能将她看穿的利刃一般穿了她的心,让她,有种想逃的**。

    林少谦!

    两年多不见……没想到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只是,席少怎么会和他成了朋友?而且,似乎还当了兵。

    “少,这位是?”他礼貌的站起身,看着余小青,好纯净的眼神,林少谦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余小青的双眼,只是,却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

    席少替余小青拉开椅子,示意她坐下,然后才刻意的逐字说道“余小青……”

    “余小青……”林少谦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席少,眼里有着不可置信,与诸多疑惑。

    余小青只是笑了笑,不想多解释,伸出手“好久不见!”

    林少谦摇头,伸出的手有些颤抖,“他,知道吗?”问这句话时,他的眼睛是看向席少的。

    但,余小青的手却颤了下,将面前的一杯茶一饮而尽,接着,又连续喝了好几杯,这才顺过气来。

    “他有必要知道吗?”席少喝了口茶,接着手落在水杯边,轻握成拳,然后问道。

    林少谦没作声,只是替余小青倒上了茶水,又替席少添了些“没什么……就……”

    “什么没什么?不就是想说上官仲琪吗,说就说呗!”余小青直接打断林少谦的话。

    两个大男人同时呛得咳了起来。

    “你们,没事吧!”她不过是不愿意逃避,反正总是要面对的。

    半晌,林少谦抬头看着余小青,半晌才说道“他,还在等你……”

    “他不是都和加静结婚了吗?等我……呵呵……”余小青插话道,一杯茶又下肚,她对茶叶虽只是略懂皮毛,但,也知道席少来的地方,这茶绝对肯定是好茶,所以,不免有些贪心的又喝了杯。

    林少谦和席少同时转头,诧异的看着余小青,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最终没结成!”林少谦接话道。

    余小青抽搐着嘴角,没结成?意义一样?他终究娶了别人!

    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如不是干爸,怎么可能会结不成!

    想着,一杯茶一饮而尽。

    不过,这些,和她没有关系了。

    “我,去下洗手间!”她起身,然后说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我陪你去?”席少温柔的笑道。

    余小青却是瞪着他,她怎么会不了解他的想法“放心,我就是跑了,你也能找得到的!”她本是因为怕他在意,才逃,现在知道他无所谓了,她还有什么好逃的。

    茶座的洗手间在些偏僻,拐了好几道弯才到。

    余小青早饭没吃,这会儿那几杯浓茶下肚,她捂着胃,觉得一阵翻腾,想吐,头也开始晕起来了,这症状跟喝醉了酒似的,见鬼了,难道还有醉茶一说?不过,似乎才几杯而已。

    她扶着墙边,咬着唇,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

    “上官少爷,这次合作很愉快!”余小青迷糊中听到“上官少爷”几个字。

    不会这么巧吧,她傻笑,然后“呕”的一声,再也忍不住的吐了出去。

    然后,她听到了好几个人的惊呼声,有男有女,好不热闹,但,她却已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顺着墙根,她滑坐在地上,抱着头,头痛欲裂。

    死席少,你TMD有毛病呀,把她带来喝这该死的茶叶,不过,也怪她自己贪心,没事,灌那么多干吗?

    这下好了……她是全身没力气,头也痛到半死。

    而且,似乎还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了!

    “上官少爷,你没事吧!”女人的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是……她甩了甩脑袋,哦,枫雨,她的姐姐,想着,不免眯起眼,多看了她两眼。

    “少爷……”男人的声音,似乎也在哪儿听过,哦,对了,中年男人,呵呵,真是好久不见,一见,全见了。

    “呀,上官少爷,天呀,走,赶紧去衣帽间,我马上派人给您清洗一番!”上官少爷?呃……上官少爷?这世上,还有第二个上官少爷吗?

    没有,肯定没有!所以,余小青撑着墙壁,她得赶紧逃,赶紧。

    只是,这脚怎么就一点都使不上劲。

    她不过才站起来,又倒了下去,然后又好巧不巧的扑在了满身还有污渍的上官仲琪身上,她不睁眼,但,她却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他,因为那熟悉的体香味。

    哪怕过去这么多年了,她依旧记忆犹新。

    心,还是不受控制的,乱了一把。

    “喂!”上官仲琪皱着眉头,该死的女人,真是晦气,边说边将面前的女人向后推着。

    “快把她弄走呀!”老板模样的人,赶紧招呼着,上官仲琪可是他们家的贵客,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他,而且看这女人的打扮还不知道是不是溜进来偷吃偷喝的呢。

    两个服务员见状,便上前从上官仲琪身上拉走余小青。

    “不要碰我,我自己会走!”余小青用力甩开身后的两人,她讨厌,陌生人的触碰,那会让她反感到恶心的地步。

    欲离开的上官仲琪,脚步一顿,眼睛煞的精光一闪,他转身,快速走到余小青面前,单手挑起她的脸,接着,闭眼,抽回手,失望的转身。

    他八成是想那女人想疯了,才会觉得刚刚这女人的声音与她如出一辙。

    “哪来的要饭的,赶紧给我弄出去!”老板吩咐着,两个服务员便得到命令似的,拖着余小青便走向了后门。

    要饭的?你他妈的才要饭呢?老娘我……我……“呕……”再次扶着墙,吐得胆汁都出来了。

    “她好像是喝茶醉了!”其中年长的服务员不忍心的说道。

    “去把那糖水拿点过来给她喝一些!”

    “好!”年轻的服务员应道便去厨房倒了些糖水过来。

    余小青虽醉倒还不傻,她咕噜几下便将一碗糖水喝了干净。

    在原地站了会儿。

    别说,翻腾的胃似乎真的舒服了许多,她推开扶着她的两人,深吸了口气,顿才觉得精神好了些。

    她站在出口,一阵风吹过,思绪上也清晰了不少。

    只是,上官仲琪居然也没认出她,虽说今天这人皮面具的长相有些平凡,可,她都故意用原声说话了,他还是没有认出她!

    什么爱情会有特殊的感觉,她越来越觉得那是屁话了。

    还是,他对她,早已没了爱情!否则,怎么会愿意娶加静呢?

    只是,刚刚吐了他一身……呵呵,该说活该吗?

    “那里是后门,你赶紧走吧,下次别来了,这老板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年长的服务员指着不远处的小门,对余小青说道。

    余小青本来想说里面还有朋友的,不过,想了想,对于林少谦,她总觉得他和上官仲琪太熟,而且,以前她与上官仲琪之间的事,他应该比很多人都要清楚一些,所以,坐一起,她如坐针毡一般,总觉得能被透视一样。

    尴尬极了,这样想着,离开,倒不失一个好的主意。

    反正席少应该会再去找她的!

    “哦!好,不过,一会儿,要是我的同伴问起我了,你就说让我从后门先走了!”余小青笑着,想想,觉得这样可能会害死这个服务员,毕竟,席少的狠,她可从来没忘记过。

    看在他刚刚给她喝了碗糖水的份下,她又转身说道:“嗯,你别说是你让我走的,你就说是你们老板让你们把我从后门扔出去了!记着哦!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 csy:24205809:258:2019-11-06 06:55:02 -->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