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4:42
    消息传来,弗拉贡纳尔感到非常吃惊。他慌忙四处打听原因。原来,他创作的这组画中有很多处被认为是有意诋毁巴莉夫人。比如《秋千》这幅画。画中描绘的是在幽静的林间,一位少女荡秋千时不慎将一只高跟鞋飞落,这时,一位浪荡公子为献殷勤而急着接落下的鞋子。按常理,这只是描绘了一件无聊的故事,并没有什么。但是,巴莉夫人认为画中的男子酷似当时的某位银行家,弗拉贡纳尔是故意把银行家的形象影射在里面,意寓自己与他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因此非常生气。

    弗拉贡纳尔听闻,大呼冤枉,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无力挽回。从此,巴莉夫人对弗拉贡纳尔彻底失去了兴趣,其他的贵妇听说此事,也不再找他作画。可怜的弗拉贡纳尔不但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荣华富贵,反而葬送了自己原本很好的前程。

    再回想沈青的《清秋少女图》果真就如白礼赞所说藏得比较深了,一男两女同样荡秋千,一个推秋千,一个藏树后,一个明一个暗,更具故事性,尤其是藏树后的男子少了献殷勤的浮夸,倒还多出一份隐忍来。暗合了一句有感而发,止呼于礼。也许白礼赞买画的原因也是因为看懂了画里的故事。画里的故事或许也是画家自己的故事,这样一来简无言对这位素未蒙面的画家沈青也多了几分兴趣。

    司博雍这边高层会议一开又是两个小时,回到家都快九点了,打开门陈老太太正在和老梁聊着天,老梁是机械厂的上任厂长,张芸菁爸爸后来接的就是他的班,老梁退休以后也是在厂里挂了个顾问的职,不过他和司博雍外公不同,他不愿意太劳碌,退休以后只挂职,厂里的事是一概不管的,所以他来找陈老太聊天就不可能说道厂里的事,那么不说厂里的事会说什么事?司博雍心里打了个小问号,一边换鞋,一边和两位长辈打招呼。

    陈老太见到外孙子回来就说:“你可算回来了?吃过了吗?你梁伯伯等你好久了。”

    “没吃呢,梁伯伯找我有事?”司博雍已经换好了鞋,朝两位老人走过来。

    “没吃啊,今晚外婆包的饺子,在冰箱里搁着呢,你先和你梁伯伯聊聊,我给你煮饺子去。”陈老太太和司博雍说完又跟老梁说:“你们好好聊。我先忙去。”

    “这样,梁伯伯您先坐一会,我去换一下衣服。”司博雍说完先回房间,一边换上舒适的家居服一边朝着窗户外边看,看到简无言那边窗户的灯亮着,他就心安了。他现在这心态也是极度纠结,就好像一个在沙漠里行走的人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盆含苞待放的花,他小心翼翼守护,唯恐哪里钻出个小瘪三来把他的花连盆给端走了。每天夜里他就盯着简无言那边的灯光,只要亮灯就说明她在家,一旦哪天晚上灯亮得晚了他这心就是提着的。

    <!-- csy:25657366:120:2019-07-31 02:40:51 -->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