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4:42
    “有啥子事啊?”

    徐寿远立马问道,声音有些粗,有些重。

    冯刚呵呵一笑,摸出香烟,依次给他们两爷子递了香烟,道:“我过来专程请二位帮个忙的。”

    “啥忙?”

    徐忠接着问。

    冯刚微微有些不悦,瞧二人这副模样,果然是要跟自己对着g的啊,幸好苗苗姐提醒我,要不然还真的会着了他们的道啊。

    冯刚道:“我想请你们帮我开收割机。”

    “开收割机?”

    徐寿远两爷子异口同声地道,微微有些诧异。

    徐寿远道:“我们只会开拖拉机,收割机不会开。”

    冯刚道:“那家伙看起来大,其实简单的很,我只学了半个小时就会了,反正明天田地还没g,也g不成活,我教你们,而且给你们付一百块钱一天的工资,你们两爷子有开拖拉机的经验,再开那收割机会更加的简单,不知你们做不做?”<script>s1;</script>

    徐寿远和徐忠父子对视一眼,刚才二人正在屋里问候着冯刚的祖宗十八代,而且还在设计着怎么给冯刚使绊子,这时一听到冯刚这样说话,不由让二人有些发愣。

    冯刚继续道:“我这晚上是专程请二位帮忙的,而且我们镇只有五台收割机,j乎天天都有事g,也能赚上一笔钱呢。如果你们不愿意,那我就只能再打别人了。”

    冯刚的话说的不重不轻,听在耳朵里却也极是受用,这事情如果你们不g,我找别人,而且这也能赚不少的钱,总比你们开拖拉给机紫荆村的人打谷要赚钱一些吧?

    “爸,你说呢?”

    徐忠望向了自己的老爹,轻声询问。

    徐寿远想了想,把烟点燃后,才问道:“我们只负责开机器收割?”

    “对。”

    “哪收钱呢?”

    徐寿远担心冯刚是故意想要来整自己的。

    “我妈会跟着你们在一起,他们会测量田地的大小,这些不用你们c心。”

    “一百块钱一天?”

    “对,一百块钱一天,绝不少你们一分钱。”

    “好,成j。”

    徐寿远十分爽快,“我们两爷子一年开拖拉机还赚不到这么多钱呢,而且这拖拉机越来越老旧,光修理都要去不少,这一百块钱一天,我们g!”

    “好,那麻烦徐大伯和忠哥了啊。”

    徐寿远答应的那么爽快,冯刚心情也大好,“明天早上你们到我那里,我教你们学开收割机,包准你们一半天就能搞会。”

    “行!行!”

    徐寿远和徐忠连连点头。

    这时,里面的门打开了,赵宝珠微笑着走了出来,到柜台上给冯刚泡了一杯茶端了过来,轻笑道:“刚子,喝杯茶,坐一会儿呗。”

    冯刚偏过脑袋看了赵宝珠一眼,这nv人眉mao很细,鼻子很精致,嘴巴丰润而x-感,鹅蛋形的下巴,一头乌黑青丝给盘在头顶,露出象牙般雪白的脖颈,那一笑一颦间自有一g天然的风情的异样感受,看的冯刚怦然心动。

    “谢谢你啊,宝珠姐。”

    冯刚赶忙接过,坐了下来。

    “客气个啥啊。”

    “孩子呢?”

    “我妈在里面看着,睡着了。”

    “长的应该很可ai吧?”

    “就那样。”

    冯刚喝了一口茶水,站了起来,望向了徐寿远,道:“好了,事情就这样说定了啊。”

    “行,我们明天一早就过你那边学开收割机。”

    “那你们早些休息,我也要回去了。”

    “不坐一会儿了?”

    &nb

    sp; “不坐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要休息了。走了。”

    说话间,冯刚便走到堂屋门口,赵宝珠赶忙扒开门闩,拉开了门,冯刚迈步出去,对着赵宝珠突然间暧昧一笑,紧接着便与赵宝珠挥手告别。

    “你没拿手电筒啊?”赵宝珠问。

    “拿了,不过这路看的见,就没开,呵呵,月亮很亮,什么都看的清楚。”

    说着冯刚又朝着赵宝珠神秘一笑,后者心里突然一紧,脸上一燥,浮出两团云霞。

    刚才……肯定都让他给看到了,唉呀,真是丢人丢死了。

    正独自走在路上,突然右边两点钟方向s过来一束手电筒的灯光,冯刚偏过头,那束光恍了j下,然后就熄灭了。

    那是杨桃和三赖子的家。

    应该是杨桃嫂子找我有什么事吧?

    冯刚径直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待走到门口,才看到一个纤细曼妙的年轻身影,竟然是杨桃的nv儿婷婷。

    “婷婷,你找我?”<script>s1;</script>

    冯刚有些意思,问道。

    婷婷对着冯刚甜甜一笑:“刚子叔叔,你进来吧。”

    冯刚跟着走了进去,左右看了看:“你爸你妈呢?”

    “他们去我舅舅那里去了,晚上不回来。”婷婷关上门,过去给冯刚泡了一杯茶,“这么晚了,你去哪里呢?”

    “我请老徐他们帮我开收割机哩,今天不是星期五吗,你咱没上学呢?”

    “昨天中秋节,今天跟星期天互调了的,星期天学校正常上课。”婷婷轻轻的,脸上红艳艳的说道,如水的目光不怎么敢看冯刚。

    冯刚呷了口茶水,点了点头:“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我……”

    婷婷吱吱唔唔了半晌,方才说道:“我……又想了……”

    冯刚大为诧异,p-g上就像被谁用针扎了一下一样蹭地站了起来:“你……又想我了?”

    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抓到个机会见到冯刚,她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把自己心中所想的都说了出来。

    想做便做,冯刚依着朱美j给自己的修练功法,试着来将自己的这种t质给突破掉!

    “嗯,果然有效!”

    发现自己身t里面产生了异动,冯刚眼睛一亮,心里有过一丝喜se。

    “刚子叔,谢谢你。”

    婷婷半眯着眼睛,看着冯刚那古铜se的结实身板,轻声说道,“刚子叔,你说我们俩能结婚吗?我真的真的好想天天跟你在一起呢。”

    冯刚微微一笑,俯下身轻轻抚摸她的脸蛋一下,道:“你现在就只需要好好读书,读完书回来,叔就把你留在身边,让你天天不会离开我,好吗?”

    “真的?”婷婷眼睛一亮。

    “嗯,叔说话算数。”

    冯刚拿起衣f就要穿。

    “你要走吗?”

    “是啊,我不早,我妈会找我的呢。”

    “我想要你晚上在这里陪陪我,我一个人怕。”

    冯刚想了想,道:“哪你呆一会儿,等会儿我回去洗了澡再过来,好不好?”

    “你不许骗我!”

    “绝不骗你!”

    冯刚点了点头,目光坚定而又认真。

    冯刚出了家门,叹息一声,想不到这丫头竟然对自己动了真感动了啊,只是……

    冯刚想到她那宝贵的第一次被李青川夺去,心就里极其的不舒f,李青川你个王八蛋,你最好死在里面永远不要出来,否则老子一定会搞死你的!

    再想到婷婷,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银邪的笑意,这丫头,年纪轻轻,就那么旺盛,要等到将来,那还得了啊?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