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4:42
    陆梦瑶的庭院外,布满了陆家的护卫,随处可见。

    一个瘦弱身影刚想偷偷溜出去,便被护卫所发现。

    “小姐,您不能出去,这是家主的意思。”数名护卫直接堵住陆梦瑶的去路。

    陆梦瑶皱着眉头道:“我又不是要离开家族,只是在家里转转都不行吗?!”

    护卫微微躬身道:“抱歉,小姐,明日之前,您都不能离开这个院子。”

    陆梦瑶知道这一切都是父亲的安排,生怕自己偷偷溜走,随后燕家怪罪下来。

    但是……她确实没有离开家族的想法,虽然心有不甘,但她也知道如果此时离开家族,对陆家会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她只是想要去见周中一面,让他提前离开陆家,虽然燕惊飞答应了不会抓走周中,但她怕从此以后周中在陆家恐怕会受到处处刁难。

    “让开!”陆梦瑶淡淡说道。

    数名护卫一动不动,其中一名护卫叹了口气道:“小姐,您还是回去吧,这是家主的意思,我们怎敢违背。”

    陆梦瑶冷哼一声,便打算强行闯出团团包围,堂堂陆家大小姐总不可能是什么花拳绣腿。

    但远处一名中年护卫的走来,让她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陆家护卫统领,沈风缓缓而来:“小姐,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陆梦瑶皱着琼鼻,赌气似的转头回到了屋子里,随后猛然关上房门,独自一人默默的啜泣起来。

    她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被整个家族所针对的感觉,好像每一个人都巴不得她立刻嫁给那个燕惊飞一样。

    说来可笑的是,唯一能够说些心里话的,竟然只有那个刚刚才认识了几天的周中。

    就在陆梦瑶一个人靠着房门无声流泪时,房间里传出的一个细微声音,立刻让她警觉了起来。

    “谁?!”

    环顾了一下房中摆设,她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是自己多想了,试问谁又能够在不惊动外面成群护卫的巡视下,偷偷溜进来?

    想想也不可能啊。

    不过就在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时,一个轻微的咳嗽声突然从角落处响起。

    “你在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梦瑶觉得自己这次肯定不可能听错,猛然望去,却是愕然片刻之后,带着些惊喜意味说道:“你怎么进来的?!”

    角落里缓缓现出身形的,自然就是使用幻梦之术溜进来的周中。

    虽然身处女子闺房,但周中却没有半点拘谨,自顾自的给自己沏了壶茶之后,坐在长条椅凳上,望向门外道:“这个待会再说,外面是怎么回事?怎么看起来,你这个陆家大小姐,反而成为了犯人?”

    陆梦瑶沉默的走了过去,坐在周中对面。

    虽然陆梦瑶没说话,但是周中却是皱眉问道:“还是因为那个燕家?”

    陆梦瑶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明天,我就要嫁给那个燕惊飞了。”

    说完此话,带着些许恍惚的陆梦瑶突然回过神来,焦急道:“对了,你抓紧时间离开陆家吧!这里已经不合适再待下去了!”

    周中微微一笑,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担心起自己的安全来了。

    “先不说这个,我比较好奇的是,那个燕家莫非有你们陆家的把柄?不然我可想不到陆家如此卑躬屈膝的道理。”

    陆梦瑶又是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道:“其实我完全可以理解父亲,你知道金顶之战么?”

    周中摇了摇头,陆梦瑶解释道:“所谓的金顶之战,就是世界上所有家族一次势力重新洗牌的机会,也就是各大家族的一次大比。”

    周中微微皱眉问道:“所以,陆家是想寻求燕家的庇护?”

    陆梦瑶又是摇了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金顶之战,每一个城市的名额有限,燕山城规模不大,所以只有一个名额。”

    周中问道:“所以这个名额,目前在燕家?但是这名额归属,又是由谁来定?”

    “名额自然是需要争取的,争取名额很简单,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个象征着金顶的金顶印,只要这个印在哪一个家族,那么那个家族就拥有参加金顶之战的资格。”

    周中了然的点了点头:“所以,陆家想要参加那场金顶之战,就要抱上燕家的这条大腿?”

    “是的,我先前说我可以理解父亲,就是这个道理,陆家想要更上一层楼,不……即便是想要保持现在的地位,就必须要去参加那场金顶之战!凡是参加金顶之战的家族,无论成绩如何,都能够得到很大的好处!”

    周中却是沉默片刻之后,摇头道:“但是在我看来,这也不是一位父亲,逼迫自己女儿做他不喜欢的事情的理由。”

    陆梦瑶也是沉默了起来,她当然是不想嫁给燕惊飞的,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凭她一个人,别说是反抗燕家,就是自己的陆家,她也无力反抗。

    周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眯起眼睛问道:“刚才你说,那金顶之印是可以抢夺的?”

    陆梦瑶想都没想的点点头道:“是啊,在金顶之战开战前,所有的家族都可以争抢,谁抢到,那名额就是谁的,不过在燕山城,这金顶之战的名额从来没有过例外,因为燕家就是最为强大的一个家族,即便有人敢去偷走金顶之印,去参加了金顶之战,回来之后也必死无疑!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敢打那枚金顶之印的念头。”

    周中嘴角微翘,将茶水一饮而尽后缓缓起身,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那可不一定!”

    陆梦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也是猛然起身道:“周中,你该不会是想……”

    没等她的话说完,周中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只留下陆梦瑶一个人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有些后悔跟周中说了这么多事情,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要是周中打起了那尊金顶之印的念头,那不是去找死么?

    她只能祈祷周中不会做这种傻事。

    <!-- 50zw:83006:55051630:2019-08-04 10:29:26 -->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