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4:42
    冯刚连连说道:“老师,我怎么可能把你给忘记了呢?我这来省城,每天想着法儿的去找范成权,结果这省政法委书记可摆架子呢,我怎么都见不着。”

    夏红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能难得住你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议啊。”

    冯刚苦笑道:“偏偏这事儿就难住我了,你说我能怎么办?唉,老师,你别说了,东门广场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什么事?”夏红奇怪地说道,“你是说的省城的东门广场吗?”

    “正确。”

    “省城东门广场发生什么事了,我不知道啊。”

    “看来他们把消息封锁的真严实。”冯刚叹息一声,“今天下午在省城东门广场可是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大事啊,说出来你可能都不相信。”

    “哪你给我讲讲。”夏红挪了一个pg,摆了一个舒f的姿势,扫了扫眼前正在玩手机的廖芸一眼,好奇地问道。

    冯刚当即把今天下午发生在省城东门广场的事情给夏红言简意赅地讲了遍,最后说道:“这事儿你看大不大?”

    夏红惊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些人简直要翻天啊,还好有你啊,你这简直就是救老百姓于水火之中的大英雄啊,救世主啊你。”

    冯刚摇了摇头:“老师,你就别这样埋汰我了,现在还不知道事情什么情况呢?反正省公安厅的一些人还在调查,把范成权都给惊动了。”<script>s1;</script>

    夏红道:“他们怎么样,我倒不在乎,反倒是你,你要多注意安全,以你的能耐,一般的事情也不会给你造成什么困扰,可那都是炸弹啊,你也是凡胎*,你可不要跟那些炸弹过不去啊。”

    冯刚笑了笑,道:“老师你放心,我早都给你说了,我有九条命,福大命大,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夏红嗤地冷笑一声,然后说道:“给你打电话就是有件事情要给你说一下。”

    “啥事儿?”

    “夏诚的俱乐部马上要去名古屋参加一个电子竞技的国际比赛,我和廖芸在国内也没有什么事,所以就想陪夏诚一起过去玩一玩。”

    “你们要出国?”

    “是的,名古屋在东夷。”

    “你们要去多久?”

    “应该是一个星期吧,夏诚他们比赛也就三天,我们对电子竞技不感兴趣,所以就去玩。”

    “行。”冯刚点了点头,“有廖芸在旁边陪着你,我也比较放心,你们去多玩j天,哪里好玩下次就带我去玩一玩。”

    “下次我们就不到这里来玩了。”夏红笑了笑。

    “哦,对了,你去了东夷,帮我一个忙。”

    “说。”

    “看看有没有吉泽明步老师新出的番号,如果有的话,就帮忙带j部回来。”

    “你对岛国的这些nv星还感兴趣?”夏红柳眉微竖,博览群书的她自然知道这个所谓的吉泽明步老师是谁了。

    “我不感兴趣,我主要是用来送人的,送人的,嘿嘿。”

    “送给谁?”

    “何村长。”冯刚笑道,“这小子是吉泽明步老师的铁粉,我现在在省城实在是找不到吉泽明步的新番了,想着你去东夷,那边这个行业比较发达,肯定有吉泽明步的新番,你就帮忙带j部

    回来。”

    “人家何村长现在有nv朋友了,还需要这些吗?”

    “他需不需要不要紧,我这个做朋友的,知道他喜欢这个,总得给他送点儿礼物你说是吧?”

    夏红老师嗤地冷笑一声,道:“唉,你们这些男人啊。我去了看看吧,如果有就给你们带,没有就别怪我啊。”

    “行,谢谢老师!”冯刚哈哈大笑。

    两个人聊了j句,叶苗苗敲门进来了,冯刚便和夏红挂了电话,和叶苗苗走出了公司,上了车,往省城的一家知名粥店驶去。

    “刘总她们好像挺忙的,是不是你们陪你的那个大明明mm吃了饭之后,得到了一手新的资料?”叶苗苗好奇地问道。

    “是的,给她们争取了不少好东西呢。”冯刚说道,当即把今天晚上请陈若兰吃饭的事情讲了一遍。

    到了粥店,特意给叶苗苗要了一份莲子粥,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喝着香甜可口的粥。

    ……

    万豪酒店。<script>s1;</script>

    梅姐今天晚上特意穿了一件金光闪闪的睡衣,身上也喷了一些香水,整个人就像沐浴着清香一样。

    站在镜子前面,看着半老徐娘的自己,丽容虽然掩饰不了岁月痕迹,但这种半老徐娘的味道,不正是一些男人喜欢的一口吗?

    她坚定今天晚上冯刚一定会过来,在nv厕所里的那时候,冯刚就有些受不了了,当时绝对是把他的胃口吊足了,我都主动的送上门来了,他还会不来?

    梅姐袅袅娜娜地走出浴室,脸上堆满了扣人心弦的迷人笑容,躺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红酒,轻轻呷了一口,闭上眼眸,脑海里开始脑补等会儿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想到一些精彩的画面,梅姐的呼吸就加重了许多,脸蛋也红扑扑的,极是诱人。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那家伙怎么还没来?

    明天一早梅姐还要赶飞机呢,每天的忙碌,使得梅姐等的都有些困意了。

    “不行,得问一下他还来不来的。”梅姐实在是等不及,拿起手机就给冯刚打电话,却发现今天竟然没有存他的电话号m。

    心念一转,她又给陈若兰发了一条消息:“若兰,你睡了吗?”

    “梅姐,我没睡。”很快,陈若兰就回消息了,“有什么事吗?”

    “你把楚荆传媒的那个冯刚的电话号m发给我。”

    “好的。”陈若兰有些狐疑,“梅姐,你这么晚了还找他啊?”

    她心中猜测是不是今天趁着她上厕所的时候,她偷t拍照的事情被梅姐给知道了,心里面不由有些惴惴不安。

    梅姐:“是的,突然想到一事儿要问一下他,你把他电话给我,我打电话给他。今天忘记存他的电话号m了。”

    陈若兰盯着这句话,有些捉摸不透梅姐的意思,然后点开另外一个冯刚的微信对话框:“梅姐问我要你的电话号m,我给他吗?”

    十秒钟不到,就收到了冯刚的回信:“免得让你为难,你给她吧。”

    陈若兰:“她这么晚了还找你,该不会是知道我们今天晚上做的事情了吧?”

    冯刚看着手机,嘿嘿一笑,手指在上面飞快地按着:“不是,我知道她要g什么,你把我电话号m给她吧。”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