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26 04:42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老公大人:家有娇妻萌娃最新章节!

    不可能,这件事,只有他和老袁知道,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不在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宫易寒的眼神很明确的告诉他,他已经知道了,扶着他的宫烨廷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父亲在害怕,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他是偶然知道的,所以父亲害怕他可以理解,但是知道这件事的人其实早就被父亲的人清理干净了,他是从哪里知道的?

    宫烨廷想了一会,看向站在宫易寒身后不远处的袁叔。

    而在场的每一个人这一会都不出声了,因为好像即将要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的即将要浮出水面了。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宫易寒轻描谈写的看着台上的宫文泰问。

    可能除了司徒焱知道宫易寒在说什么,其他都不知道,包括尹博弈他们,此刻也是一脸的好奇。

    “二弟,有什么事等父亲的宴会结束了再说。”

    “这可是我们父亲的光荣事迹,怎么可能等呢,得分享给大家啊,要不然多浪费啊。”宫易寒可没打算听他的话。

    而宫易寒今晚全有的表现都已经完全脱离了宫烨廷的掌控了。

    他知道如果他现在在不弄走宫易寒,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肯定不会那么顺利了。

    “来人,把二少带下去。”宫烨廷说道。

    “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们都那么希望我不在现场,难不成你也有害怕的事?”

    宫烨廷的耐心已经渐渐的被他消磨掉了一大半了,是宫易寒要的就是这个,要不然他后面的事就有点难搞了。

    “你……”宫烨廷已经被他气的有那么一瞬间说不出话,今晚他的每一句话都被他堵的死死的。

    “别生气嘛,放心,我也准备了一份礼物给大哥,我可是很公平的人。”

    ……

    他们在这里都快托半个小时了。

    这时,走进来了一个身穿打扮得体的妇人。没错,这就是刚刚才来的总统夫人。

    大家都注意到了她的到来,包括宫易寒,他看到出现的罗美云,嘴角上扬,说了一句:“好了,这下主角都到期了,不好意思让大伙都等了那么久。”

    众人听着他的话,他刚刚不会一直都在等这一刻吧?但是,既然台上一位是他的亲生父亲,一位是他大哥,那么刚刚出现的总统夫人,那不就是他自己的母亲吗?为什么他们在宫易寒眼里并没有看到一丝的喜悦感呢?

    这一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了?这是?”罗美云进来后没有看到宫易寒,就看到现场很安静,而且一个两个的都围在一起。

    当罗美云话刚说完,就看到人群中的宫易寒,有那么一瞬间是惊讶的。

    他怎么会在这里?这……

    而她的表情转变也被在场一些眼尖的人扑捉到了。

    宫烨廷看到自家母亲出现,皱了皱眉头,不是让她别来的吗,怎么这会偏偏出现了?

    而且还是掐准时间的。罗美云走到宫烨廷身旁的时候,宫烨廷低声的问道:“妈,你怎么来了?”

    罗美云一脸的疑惑看着他说道:“不是你让人接我来的吗?”

    宫烨廷眉头更加锁紧,然后转头看向宫易寒,刚巧宫易寒也看着他,所以,这件事真的是他做的?

    罗美云也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他怎么会在这里的?”然后她响起刚刚她儿子问她的话,她不是那种没头脑的女人,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她不能假装不认识宫易寒。

    随后她便一副和蔼的母亲形象呈现出来了。

    “寒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怎么也不跟母亲说一下的。”罗美云表现出一脸关心的看着宫易寒说道。

    宫易寒没有任何的表情和反应,反倒是刚刚被他护在身后的纷飞给了她一个白眼。

    罗美云这会才注意到宫易寒身边站着一个女人,看上去确实长的不错。

    “这位小姑娘是?”罗美云见宫易寒没有回应她,便假装开始把目光转向纷飞。

    小姑娘???纷飞听着她的话差点就要吐血了,她那只眼睛看到她小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纷飞居然也没有回应她,但是她不能生气,她得忍住,要不然就会给她儿子摸黑了,今天可是他的大事。

    “没事,姑娘,我是易寒的母亲,你是易寒的女朋友是吧?”罗美云说道。

    但是回答她的依旧是空气,瞬间就尴尬了。

    ……

    这会,众人大致也明白了,这位突然出现的宫二少爷,其实不仅跟自己的父亲和大哥不亲,就连母亲也一样那么的冷漠,这还是一家人吗?

    这时,有一些看不惯宫易寒对父母的不尊重的人,就开始站出来说话了,敢说是因为,这里可是总统府,他不敢对他怎么样,但是他好像忘了刚刚他可是连总统的人都敢踢,何况一个陌生人呢。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不懂事呢,台上的三位可都是你的亲人,抛开他们尊贵的身份不说,两个是生你养你的父母,一个是你情同手足的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们?”一名陌生男子一脸气愤的冲着宫易寒说道。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人是谁啊?不过他说的好像也蛮有道理的,现在看到的情况确实如此,而大部分人都是墙头草,还有一些不敢站出来的,那就只能扇风点火了。

    纷飞双眸扫过刚刚那个指着宫易寒就骂的男子,男子瞬间就被震住了,但是回头一想,不就一个女人吗,他害怕什么,真是的。

    纷飞可是最护短的人,特别这个人还是宫易寒。她刚想上前,又被宫易寒拦住了。

    “主子,我……”纷飞小声的喊到。

    宫易寒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便转过头笑着对刚刚说话的人,说道:“嗯,我非常认同你的话,如果今天这里的人换作是另一个家庭的话。”

    什么叫换成另一个家庭话,他就认可他刚刚说的话,那么现在的意思就是他不认同他刚说的话了。

    “你、你什么意思?”男子看着宫易寒问道,而且声音有些打结,虽然宫易寒脸上有些笑容,但是那种笑容太过于慎人了,让他感到害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