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总裁在温泉里要了她,bl小男生h!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10 04:42
结果,比刚刚两人想的还要惨一些。这些人不仅没一个走出去,就连个动弹的都没有。

    “行了,闹够了作够了,就别再装了。”那不知名男子再次开口道。

    “什么叫装啊,那边那么热,去那边坐着还不得中暑?傻子才过去呢。”男子身边一人说道。

    男子听后,再不言语,独自一人动身走出去。

    谈槿看着自他第一次说话之后就关注着他,看着他就想起刚去西南的时候,似乎也是今天这一场景。不过不同的是,在西南的何任尔

说话时的力度要比眼前这人强得多。

    在这男子动身过后,坐在他附近的人若有所思,最后竟是陆陆续续地走出去了不少的人。

    当然,那个有异议的人是根本不会挪动地方的。

    从阴影下,差不多走出去了近一半的人,这是让谈槿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的。

    站在中间位置陆维,见此场景心中满是庆幸。看着这剩下的人,陆维的底气也就足了一些。

    “陆维,快点,想不想吃中饭了?”谈槿看着那男子时,不忘提醒陆维一句。

    即便相隔甚远,谈槿依旧听见了陆维的哀叹。放在往日,谈槿少不得要逗他几句,但今日谈槿对那男子产生的兴趣,让谈槿暂且没去理会陆维。

    走出阴影之后,只见那男子寻了处边缘地带,没有再次坐下反倒是站起军姿。

    “这么些人里能如此特立独行,这倒是奇了。”谈槿道。

    说着,另一边陆维和邹珩已经与余下那些不从命令的打了起来。

    陆维左喊一声,右叫一嗓子,谈槿频频看去,也没能看出陆维处于下风。

    有邹珩在一边,谈槿也就放下心,又看了一会儿,确定两人没什么大问题之后走向那男子。

    那男子面向阳光,有帽子遮住眼睛但还是不自觉的微眯起眼睛。

    谈槿走过去才发现,这男子要比她稍矮些。

    “有事?”男子问道。

    “就是对你有些好奇。”谈槿直言道。

    “那你还是多留些时间想想怎么做好自己的事吧。”

    谈槿没有接话,余光看着站在这男子身边和他一起过来的人。

    这些人和这男子一样,一起站着,齐整板直,看上去比另外一边由罗黄彦带队的那些都要好上三分。

    “一个班长,影响这么大,罗黄彦有些屈才了啊。”谈槿道。

    这男子始终无动于衷,自谈槿出现在他面前,就只看了一眼,此时对于谈槿的话也是爱搭不理。

    谈槿心想着如果邵尧能在这,想必这两个人一定是能合得来的吧。

    心正想着,就听见场中出现了女子的声音。

    可三区之中一个女子都没有,又怎会有姑娘的声音?

    谈槿也是知道这一点的,纳闷地回身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见那熟悉的身影,不是杜未晰又会是谁?

    “未晰。”谈槿大喊一声。

    杜未晰侧身,把着身后的人穿过人群小跑到谈槿身前。

    “有事找我?”谈槿问道。

    “嗯,我这次打算和我哥一起离开,就在明天。所以,就想来和你说一声,怕你到时候找我找不到。”杜未晰道。

    “和你哥一起,挺好的。”

    听得杜未晰有了去处,谈槿这心里也是开心的。杜未晰回来的大部分原因都是谈槿,这让她压力不小。

    当时想着让杜未晰在组内帮个忙什么的,但小组解散的事再加上一些琐事,让谈槿措手不及,根本无暇去想杜未晰的事。

    近日杜家又出了那么大的事,杜未晰一直闷闷不乐,所以让杜未晰远离此处或许会是最好的选择了。更何况,谈槿也找不出会比杜观年更适合照顾杜未晰的人了。

    “不过,你该不会是为了给你哥找麻烦才去西北的吧。”谈槿没有提起杜谦瑜的事,笑着调侃起杜未晰。

    “才不是,是他看我在家太闲,要给我找麻烦才是真的。”

    在谈槿面前,杜未晰时像个姐姐,时又像个小女孩,古灵精怪,让人永远猜不到她下一句会说出什么。

    谈槿和杜未晰没说两句,杜未晰就主动提出要去找陆维,谈槿见她蠢蠢欲动,想着留她也没什么事,不如让她放松些,就没有阻拦。

    在杜未晰过去之后,杜观年对谈槿轻声说道:“谈槿,你和我来。”

    谈槿看着邹珩和陆维那边局势已定,没做多想,三两步跟了上去。

    二人走出训练场,路边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你和我提的那个人,我找到了,也说服了。”杜观年道。

    “江逢陌肯去了?”谈槿暗喜。

    “那你呢?”

    “他有他的故事,我又没有,除非你能给我一个理由让我不得不去。”

    谈槿也不在意眼前站这的人是什么身份,直接拒绝。

    “我听说你一直在为陆维的事奔波。”

    “你就不用操心这件事了。杜政委那边怎么样了?”

    杜观年一向沉稳,谈槿不能在杜未晰面前提的事,和他单独在一起也就没什么可隐藏的了。

    谈槿话题转的突然,杜观年虽心有准备谈槿会问这件事,却仍是怔了片刻。

    “暂时还在调查,我是亲属,因为长年在西北才能免去怀疑,让我参与到调查之中,是绝无可能的事。”

    “回去之后,如果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就让未晰给我打电话,我能做到的,都会做。”谈槿道。

    “这个时候还敢这么明目张胆说帮忙的,也就只有你这种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了吧。”杜观年似是想到了什么,与谈槿说话的态度突然一变。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想的没那些个老狐狸想的多,我只是单纯的认为会教出杜未晰这样的女儿的人,一定也不会差。”

    “谢了。”

    杜观年先走一步,背影有些狼狈。

    被留在原地的谈槿,透过网远远看到里面那树荫下的人已经全部离开,便也回到了训练场中。

    杜未晰见两人回来,说道:“你们的事说完了?”

    谈槿一听便知,杜未晰刚刚是故意寻了借口给她和杜观年说话的时间。

    没等谈槿开口,杜观年就说道:“我们该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