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面具舞会日了妈,小猪佩奇一家几口名字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10 04:42
押会开始之前,这十五天的时间,或许就是郑毅最累的一段时间。﹤菠⊙萝⊙小﹤说</p>

    半个月的时间,郑毅几乎每天都要到下面的各个屯子走上一次,问问下面各个屯老大,有没有什么意外事情发生过。</p>

    每天他都要骑着摩托车,在外面跑上好长时间,一开始这辆摩托车还是郑毅的最爱,从俄国买过来之后,他都恨不得能天天骑着到处跑。</p>

    但是这段时间之后,他就在也不想骑了,因为每天都骑,最后甚至连腿都被磨破了,上面的血顺着裤子流出来,都不知道多少次了。</p>

    只是为了丁凡交给他的任务,他依旧在咬牙坚持着,就连二胖也是一样,这段时间的每次出货、点货都是他自己一个人,累的好像一条死狗一样,每天被累的恨不得拉着狗尾巴上炕。</p>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丁凡跟郑毅两人都在外面忙着,也实在没有时间来看看他这里,最多就是谷悦来看看帮帮忙而已。</p>

    结果谷悦来了之后,似乎根本就听不懂他这里的情况是什么意思,根本也帮不上什么忙,最后只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忙碌。</p>

    这种忙碌的生活一直持续了近半个月的时间,直到押会即将开始的前一天,郑毅才从外面回来。</p>

    只不过这一次郑毅回来,不是骑这他心爱的摩托回来的,而是被人从外面背回来,身上还带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p>

    当时送回来的时候,郑毅已经完全昏迷了,身上鲜血还在不断的想外面流着,看起来十分可怕,就好像快死了一样。</p>

    而丁凡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气的眼角都要裂开了,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恨不得将面前这个送郑毅回来的人暴打一顿。</p>

    丁凡好不容易忍住了想要打人的冲动,咬着牙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p>

    送郑毅回来的人,就是之前的一个屯子里面的屯老大,好像叫什么王金贵的家伙。</p>

    之前郑毅还跟自己说过这个人的,结果就在押会即将开始的时候,两人竟然双双受伤了。</p>

    郑毅背上明显是被人在身上砍了一刀,现在鲜血已经被锅底灰止住了,但是这个王金贵好像更惨一点,身上不只是有鲜血,还有很多的击打伤,好像还有摔伤的样子。</p>

    等到丁凡问了情况之后,才捋顺了这件事。</p>

    之前丁凡就说过,赛驼子很有可能会在这些屯老大的家人或者朋友身上动手脚,所以叫郑毅这段时间到下面勤走着点。</p>

    整整十几天的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偏偏就在今天一早上,郑毅到下面屯子只是想要找王金贵看看这边的情况。</p>

    谁知道刚刚到屯子里,就看到已经黄不拉几的面包车从面前飞快的开了出去,当时郑毅还挺奇怪的,毕竟这样的车子可不是寻常货色,在呼鹿县这边还是十分少有的。</p>

    可是在一个小屯子里面突然出现了这样一辆车,出来的时候还开的飞快,还真是刺激了他的好奇心。</p>

    就在他好奇这车子从什么地方来的时候,王金贵从后面突然跑了出来,焦急喊道:“快拦住他们,小碗被抓了。”</p>

    王金贵嘴里说的这个小碗,其实就是他一直喜欢的一个姑娘,这些年来,他总是喜欢偷偷的去看她。</p>

    当初郑毅来跟他说赛驼子要对他们身边的人动手的时候,王金贵还没有在意,想不到今天一早,屯子外面就来了一辆车,当着他的面就将小碗抓上车了。</p>

    等到王金贵反应过来的之后,人家已经开车走了,只是留下了一句话,说是要想小碗平安的回来,他就得听话。</p>

    说完车子就向外面开了出去,而他也只能在后面不断的追着,好不容易在前面看到了郑毅,想都没有多想,直接就坐在了车上,叫郑毅赶快追上去。</p>

    郑毅一听是赛驼子的人,也不含糊,加大了油门,直接就追了上去,兴许是因为这车子上面人比较多,加上道路不平整,车子开得不是很快,他在后面很快就追了上去。</p>

    按照郑毅的想法,本来是想要直接将摩托车直接横在车子的前面,直接将车子逼停下来,谁知道开车的人就是一个亡命徒,根本不管前面是不是有人,直接就开车撞了上去。</p>

    好在是郑毅伸手敏捷,躲开了这一下,不然这一下都有可能会直接丧命的。</p>

    只是车子虽然被两人躲开了,车上的人可就没有办法在躲了。</p>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车上就下来了一群人,各个长得凶神恶煞的样子,手上有的还拿着砍刀,看起来就好像要杀人的样子。</p>

    面对这些人,郑毅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反手将腰上的警棍拿在手上,时刻都在准备着面对接下来的动作。</p>

    果然对方人下来之后,只是在郑毅和王金贵的身上瞄了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大手一挥就叫人动手,甚至都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p>

    一顿混乱的击打之后,郑毅为了救身边的王金贵,被一个矮个子砍了一刀在背上,整个人顺势就扑到在他的身上。</p>

    这个时候,看到浑身都是鲜血的郑毅,王金贵直接就傻了,伸手抱着郑毅不断的躲闪,身体爆发出了远超以前的力气,疯了一样的向后面跑。</p>

    幸亏这些人似乎也没有想过要继续追了,而是直接离开了现场,这才叫王金贵捡回了一条命,不然今天两人怕是回不来了。</p>

    回到屯子里面,王金贵第一时间就给郑毅做了止血,然后将伤口包扎起来,又借了马车,想要将郑毅送到县里的医院去。</p>

    就在这个时候,郑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伸手拉着他的衣袖,吃力的说了一声,叫他送自己回翻身屯,马上找丁凡,不然小碗恐怕有危险。</p>

    想到了小碗,王金贵这才想起来,她还等着自己去救她那。</p>

    可是现在郑毅的样子,要是自己不送他到医院去,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到明天了。</p>

    最后王金贵一咬牙,直接将郑毅扛起来,放在马车上面,快马加鞭的直奔翻身屯赶了过去。</p>

    等到他见到丁凡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说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p>

    而丁凡从一开始的愤怒,到现在的冷静,中间只是过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可是地上的烟头已经有十几

个了。</p>

    丁凡手上的香烟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直到王金贵的话都说完了,他才突然皱着眉头说道:“之前就有过怀疑,赛驼子会在背后下黑手,当时一直都在提防这件事,甚至在这之前,我都已经叫郑毅去通知你们了,你们难道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吗?”</p>

    “我一开始也想过了,谁知道……”王金贵一听丁凡的话,马上就开口反驳道:“一开始我是想过这件事,甚至那段时间,我都要天天到小碗家里看着了,可是这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p>

    其实王金贵说的也是个问题,早在半个月之前,丁凡就已经叫人安排这件事了,最后就因为时间拖得实在太长了,所以才把所有人的耐心都熬没了。</p>

    耐心耗尽了之后,偏偏就是在这个时间,他们动手了。</p>

    赛驼子这一次干的事情,是丁凡绝对不能容忍的,之前准备了那么长时间,绝对不能在最后的一段时间中,功亏一篑。</p>

    最重要的就是,连人都打伤了,看到现在郑毅一身伤口的样子,丁凡就无比愤怒。</p>

    只是现在不是丁凡发火的时候,赛驼子已经将人抓走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尽快将人救回来才是正事。</p>

    可是现在上哪里去救人那?</p>

    想到这里,丁凡马上回屋里将地图拿出来,然后扑在桌上,伸手拉过王金贵说道:“你们是在什么位置被人撞的?”</p>

    王金贵以前也似乎也没有见过地图之类的东西,看到桌上的东西之后,显然是有点懵,在经过了丁凡指导之后,才大概的找到了当时被撞的位置,在地图上面指了一下。</p>

    丁凡皱眉看了一下地图,然后开口说道:“赛家沟的位置在这里,你们屯子在这个位置,两个地方成对夹位置,中间隔着一道大叉梁子,而这条路,要是直走的话,应该是到矿山的位置,但是在半路上有个岔路,这是一条上山的路,别的就没有了。”</p>

    孟欢跟在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思考一边说道:“难道这些人就不会走别的路吗?这里好像也可以离开的。”</p>

    孟欢指的位置,名叫三道坎,这里确实是一片荒地,要是开车从这里离开的话,不是不行,只是路上会十分难走,甚至速度都会影响很多。</p>

    这一点只要是本地人都知道,那是一个块了名的烂地。</p>

    只是孟欢来的时间不长,还没有去过这个地方而已,不然也不会这样问了。</p>

    而丁凡就好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摇摇头伸手指了一下桌上的地图,开口说道:“应该是往矿山这边走了,带着人想要进山里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赛家沟应该也不会,赛驼子就是在傻也不会将人带回自己的老家去,只能是将人都藏在矿山这边了。”</p>

    丁凡一翻简单的分析,将一边的王金贵彻底听傻了,想不到只是眼前的一点东西,他就能想到这么多的线索,甚至已经确定了方位。</p>

    看来这个丁凡绝对不是以前的那些警察,要是真的撞到他的手上,恐怕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p>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