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下面给对象看过么,杨过插入小龙女身体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4 04:41
    林霜霜这边话才说上,可刚才那些叽叽喳喳的姑娘,见赵幼青过来了林霜霜这儿卖布,她们也挨挨挤挤的跟了过来,站在林霜霜附近,等着。

    赵幼青看了林霜霜一眼,说话轻轻柔柔:

“那要看你想买贵点的、还是要便宜点的。”

    林霜霜:“哪些是贵点的,哪些是便宜点的?”

    “这边的几匹贵点,那边的几个便宜点。”

    “你能把这两样都拿给我看看吗?”

    林霜霜话落,赵幼青还没开口,刚才拉住她手臂的姑娘就对林霜霜喊起来:

    “哎哟,你这个人,买个布这么麻烦,人家是营业员,营业员你懂不懂?你看看,全镇有几个人能当供销社营业员的?人家还是服装厂赵厂长的女儿呢,谁给你当搬运工啊,真是!买不起别买!”

    林霜霜抬眼看看她。

    这姑娘,长得倒是挺清秀,但一双眼睛里如有厉芒一般,十分狠戾,还毫不顾忌的对林霜霜翻了个白眼。

    赵幼青倒开口了:“卜洁,你别这样……你,你们先回去吧,我这儿正工作呢。”

    叫卜洁的姑娘不管不顾的又倾着身子,隔着柜台拉住她:

    “幼青,那你到底帮不帮我们嘛?你给句话嘛,给句话我们就走,大家说是不是?我们可都是你的同学!”

    最后一句话,她是和一旁的几个姑娘说的,还不断的眨眼,一股子挑拨的做派。

    其他几个姑娘不禁也有样学样的说了起来:“就是啊,我们都是你同学呢,你找了好工作,你就帮帮我们嘛!”

    而那个卜洁还用手放在嘴边,小声的说:

    “哎,幼青,你让刚才喊你那个女人来帮你卖布吗,你是厂长女儿,你跟这种一看就是乡下的女人说什么呀,这些人穷的很!看半天又不买!”

    她的眼睛瞥一眼林霜霜的穿着,十分鄙夷。

    林霜霜自己也低头看了看。

    她平时送豆腐干而已,还天天骑摩托车,要是再穿的很时髦,不是太招眼、给自己惹祸吗?

    所以她平时就穿原主那些很旧很旧的、压箱底儿的衣服,确实是很土的。

    林霜霜只当没听见,只管叫赵幼青:

    “同志,我还就看中了你,不是说营业员是为人民服务的吗,请你帮我把布拿过来,我选一选。”

    赵幼青看看她,并没有说什么,甚至还有些歉意的笑了笑,挣脱开卜洁,去搬了几匹布到空一点的柜面上去:

    “你来选吧,这个有布票是三毛一米,没有布票是三毛七的,这个有布票是五毛一米的,没有布票是五毛八分的。”

    林霜霜看了一下,又指指柜台里头的:

    “同志,麻烦你,我眼睛有点近视,还有那个和那个,你可以给我拿一下吗?”

    赵幼青回头确认了一下,就去搬来了,脸上并没有不耐和嫌弃。

    这个年代,营业员是稀少而高档的工作,大部分人都是趾高气昂。

    即便有那些不趾高气昂的,也绝不会对人点头哈腰。

    像赵幼青这种,能够对待顾客要求做到不埋怨,平常心做事的,真的算得上兢兢业业了。

    是个天生善良、且还没有被社会污染的姑娘。

    似乎,裴远志还挺会选,这冯雅萍和赵幼青都是同一类人,心思单纯,涉世未深。

    大概这么的姑娘,比如好骗。

    林霜霜心里有数了。

    好吧,她这会儿特特的让赵幼青搬东西,确实就是想看看,这个姑娘,值不值得她在拉冯雅萍的时候,顺便也拉赵幼青一把。

    而那个卜洁,见赵幼青这么来来回回的搬布,可林霜霜还在那儿看来看去的没选完,她十分不耐起来。

    她在不远处抿了抿嘴,不禁加大脚步,气势汹汹的向林霜霜这边走来,大有要骂走林霜霜的架势。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才跨出了两步,忽然一个趔趄,整个人就向前扑了出去。

    供销社的地面是水泥的,很光滑,她扑出去,还在地上滑了一段,堪堪的滑到林霜霜脚下,才停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事情,供销社里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

    林霜霜就在这极短暂的安静里,淡淡的说:“哟,我们认识吗?你给我行这么大礼?”

    立刻,安静的布店大厅里,有笑声“吃吃”的响了起来。

    也有卜洁的同伴向林霜霜这边走来,去扶卜洁。

    卜洁扶着腿,捂住下巴,脸色通红,吃力的在同伴的搀扶下站起来,痛的“嘶嘶”的叫唤。

    林霜霜没理,只管和赵幼青说话:

    “同志,这个蓝花纹的,我要十米,这个小红花的,我要三米,还有这几个,你每样都给我剪上两米。哦,我没有布票,你按照没有布票的价钱算给我。”

    正在看卜洁的赵幼青楞了楞,这才回头说:“同志你刚刚说什么?哪几个?”

    林霜霜又说了一遍。

    “你要买这么多?这要几十块钱了呢,剪下来了,可不能不要的啊!”

    赵幼青很讶异,不年不节,平常没有人会买这么多的,不免多问一句。

    连在一旁“嘶嘶”喊叫的卜洁,都捂住脸,惊讶的看着林霜霜。

    林霜霜淡淡的笑了笑,说:

    “是啊,我就是要买很多,才会麻烦你搬的嘛。你放心,我有钱,你裁下来吧。”

    林霜霜把插在裤兜里的手拿上来扬了扬,手里几张十块的钱。

    赵幼青点点头,便把林霜霜要的布搬到一边比较空的柜台去剪了。

    那个卜洁,在同伴的搀扶下,本来似乎想走了,毕竟一个女孩子在众人面前跌倒,会很难堪。

    可是,她看见了林霜霜的手,脚顿住了,忽然就指着林霜霜说:“哎,你!刚才是你推的我,我才跌倒的,你,你赔钱!”

    林霜霜愣住。

    赵幼青也愣住。

    连卜洁的同伴都愣住了。

    一时间没人说话。

    卜洁的下巴处估计是摔伤了,她一直用一只手托着,此时她转身,和另几个女生嘀咕了几句。

    那几个女生里面,就有个穿红衣服的姑娘走出来,开始心虚的指认起林霜霜:

    “对,是你,你推了她,我们都看见了,你,你赔钱!”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