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站    Sitemap地图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故事 >

很晚了老师让大家回家去英语,爹爹啊不要恩!

作者:豆豆西文学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4 04:41
    “我已经听到了。”刑天漠不耐烦的停下来转身看着苏米。

    刑天漠的眼神里有太多的愤怒和失望,多到让苏米心惊。

    “我……”苏米在冰冷的高压中胆怯,依然想用冷静的声音说:“刚刚是误会而已。”

    一句话而已,却让刑天漠愤怒至此。看苏米的眼神,是厌恶至极,像是看到什么不该看、不想看的东西。

    “误会?我问你,这是第一次了吗?”

    不是。两人都知道答案。

    “我知道这段婚姻对你来说是强迫,我已经在尽力的对你好,照顾你的感受。可你……”刑天漠咬紧牙关,他很想掰开苏米的脑子里看看都装了什么玩意儿。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可你依然要失望,不停的想要离开这段婚姻关系。

    刑天漠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对他来说姿态如此的低,恐怕不会比和沐燃谈恋爱的时候更加低。

    “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感觉的到。但是……那句话……”苏米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该如何倾诉自己的感觉。唯一确定的是,她不想撒谎,非常不想。这也代表着对这段婚姻的后悔,是真的。更后悔的是,她会持续的走下来,就像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行了,现在不说这些问题。我爸要做手术,我不想他在这个关头再去操心别的事。妈也不会接受,这时候我们闹矛盾。先就这样吧,我们都好好想想。”掰开苏米拉着自己手臂的手,刑天漠走进病房,让苏米一个人在外头冷静一下。

    关于手术的讨论在医院方面进行的很顺利,开颅后可能遇到的麻烦以及解决办法,医生都将家属召集起来一一讲解。

    光是听的时候,邢母已经捂着心脏非常难受。手术刀那么锋利,需要的仪器是那么的精确,稍不注意人就没了。

    “苏米啊,问问医生咱能不能再推迟一下做手术?”在开会后,邢母有些腿软的继续坐在会议室里,

    “妈,医生说了,多拖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好像看上去没什么事儿,可实际上的病情并没有看上去的这么稳定。医生也解释了,很有可能下一次昏迷就不是能抢救得过来的。如果家属再不签手术同意书的话,抢救不做肿瘤切除,很有可能人就没了。妈,我们好不容易让爸同意手术,可千万不要再给压力了。”

    苏米能理解邢母的担忧,可以说没有人是平静的。但手术是最好的选择,邢父愿意,有好的医院和医生。担忧是必然的,但不能因为担忧而放弃,否则努力这么久还有什么意义呢?

    “难为你了,真是辛苦你了。”邢母拍拍苏米的手,和苏米靠在一起。因为自己最近因为担忧而帮不上太多忙,还有意的回避来医院,所以一直到处跑的都是苏米。

    “应该的。”苏米继续说:“我爸也住这里嘛,多个人而已。邢家的爸爸其实跟个没事儿人一样,饭能自己吃,去哪儿能自己去,能说自己想要什么,很好照顾。这几天不累的,等手术成功了才是真正要累的时候。”

    “我儿子有福分啊。”邢母长叹一声。

    苏米笑笑,不再说话,专心的陪伴邢母熬过这场心灵上的难过。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她和刑天漠出了岔子,刑天漠也不敢。两人在家人面前还是在人后,都对苏米说火坑的事闭口不谈。

    一心都想要放再让邢父在一个融洽的环境中接受手术。邢父是很喜欢苏米的,对她的小脾气也不是太在意,反而觉得可爱。是家里唯一的一个不死板的人,这个死板也包括邢父自己。他们都知道态度问题,但就是不改而已,坚持做自我,然后欣赏别人。

    苏天强则很享受女儿照顾的时候,躺了几天后,医生说还是要适当的活动。杵着拐杖可怜巴巴的卖惨,让苏米多准备点吃的,给拍个照片什么的。

    拍照的目的也是为了父女间有个合影,以前的合影太少了。

    手术的日期定了下来,就在明天。既然已经敲定的话,医生就说越快越好,基本上能考虑的都已经考虑,无论考虑多少最终要看的还是实际情况。没有开颅前,想过的千万种可能都是空谈。

    

;封世钧、李岩这些刑天漠的朋友抽空都来了一趟,凌安琦也来了。出于对朋友的道义,来看看这位商业上的巨人。

    这是病房里最热闹的一天,几个年轻人叽叽喳喳的让邢父说一些他创业的故事。为现在年轻人提出些参考,因为都是刑天漠的朋友,所以他们要求不要空话,一定要说实话。

    “不顾一切,勇敢上。没有行动,一切的梦想、想法都是空想和白日梦。”邢父也没有辜负他们的要求,怀着平淡的心说出平淡的话。类似的心灵鸡汤在网上有不少,坚持下去就是胜利之类的。但也不否认是人生真理,就算是天才也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环绕过病房里的人,邢父想了想说:“当然也有一个别的东西,比如我就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太太。在努力的时候,也要审视一下人生,不然就会像我一样,后悔的想去跳河。”

    邢母在他说最好的太太的时候,就已经感动不已。在众多后辈的目光中,红了脸,湿了眼眶。

    “当女人就是命苦,辛苦一辈子。生儿育女,忍气吞声的,好像等的就是男人要死之前的那点良知。”邢母觉得可怜,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就是满腹的委屈。

    一句话让邢父无话可说,轻轻的探口气,像个贴心的丈夫一般替邢母理了理头发。

    “等这次回家,我保证什么都听你的。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想吃什么,想做什么,都听你的。从今以后,别人的话我都不听,别人的事我都不管。就好好的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夕阳红也是太阳照的。”

    邢母听了后笑笑,骂邢父死到临头还没个正行。

    “你要是平平安安的,就没事了。”怪只怪一生痴情,然后搭进去这一生。

    “会没事的。我还要看咱们邢家抱孙子呢。”

    “苏米这么累,估计短时间内是不会想要孩子的,你可就等着吧。就咱们那个儿子,他还不一定能让苏米心甘情愿的生孩子呢。”

    “不是挺好的吗?”邢父低声的说,难道小俩口闹矛盾了。

    “从昨天就开始了,两个人一起半句话也不说。所以说你不如死了算了,那么明显都看不见。说不定就是为了你的手术,所以才表现的没事的。”邢母对刑天漠和苏米之间的气场,简直太了解了。有个风吹草动的,不光能听见还能看见。

    “亲家公,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邢父回头问了问苏天强。

    苏天强本是侧身翻到一边,不想打扰两口子的恩爱的。听到询问后还是转了回来,充满忧虑的说:“好像是这样的。”

    以往两人在一块儿,来病房里,都是欢声笑语的。特别是苏米,总是略带蛮横,刑天漠虽然不爱说话,但总是搭理人的。昨天和今天过来,两人时间上错开的多,一块儿在病房里的时间不多,可连再见也不说,一个人出门另一个也不去送,是真的有点奇怪。

    起初苏天强还以为是自己想多了,现在亲家母也这样说的话,八成是真出问题了。

    “那亲家公,你到是想想办法啊,万一我好了,出院了,儿媳妇没了,孙子肯定也没了,到时候可要怎么办呀?”邢父可不想熬过手术,还要面对这种事。他才刚习惯家里多个人,况且苏米的性格不错,很对胃口。

    “如果我去说的话,说不定我儿女就不跟我说话了。你们也知道,以前我对苏米照顾不多,我怕反弹。”

    而且苏天强会先出院。

    先出院就意味着,他会更早的面临这个问题,如果不想面临的话,最好就不要提。

    “呵,现在知道为难了?现在知道纠结了?早干嘛去了?”邢母的表情简直和当初苏米说要看他们两个病人如何互相照顾一样,让人不敢再继续说话。

    “邢太太,家和万事兴。”邢父干脆开始讲道理。

    “早干嘛去了?要是教好你儿子,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我看小俩口闹别扭,一准儿是你儿子的责任。就他那个脾气,苏米肯嫁给他,我已经很惊讶了。我以前还以为是你儿子为了摆脱你的逼迫,从外面租的女朋友。”当初在屋子里看到苏米的时候,邢母都想问问姑娘,你到底是不是自愿的?

    “亲家公,你逼迫你儿子什么了?”苏天强好奇的问。

    “他逼迫我们家大儿子去娶一个什么千金大小姐,以前儿子离家出走还没给够教训,所以才有的这一出。也不看看是什么年代了,还父母之命。儿子的翅膀早就硬了,以前他不吃你这套,以后不会吃的。”邢母数落着邢父的无知,不过他以前是几头牛都拉不回。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邢父羞愧的偏过头。不想和亲家公目光接触,但看到邢母的嫌弃,把头低下了。

    “我那是想让他忘了沐燃的事,如果他不忘记,早晚会发现我当初做的事的。我怕他恨我更多……”

    五千万,邢父拿出去容易,但想要摆脱一系列的蝴蝶效应,并不容易。他其实一直就挺担忧的,然后就一条黑路走到底了。

    “你给我一个儿子不恨你的理由。”邢母强硬的站在病床前,双手叉腰质问邢父。

    “他该恨我,很多事都是我做的不对。”邢父羞愧的说。

    “有个好儿媳妇,你该偷笑了。要不是苏米,你看除了我这个老婆子和护工,还有谁会来看你,还有谁会来照顾你。别以为是赢得的,那是儿媳妇可不是我,该感恩人家苏家培养这样一个好女儿。可人家的好,不求回报,可不是你不给回报的理由。再让我看见你对苏米黑脸,我灭了你。对你那么好,连个好脸色都不给……”

    听邢母絮絮叨叨,邢父像是聆听人生真理。她说多久,他就听多久,偶尔和亲家公相视一笑,挤眉弄眼的。

    等说的差不多,邢母口也渴了,提着水壶去打水。

    “亲家公,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们邢家是不会亏待苏米的。之前是我有态度问题,所以对她可能真的没什么好脸色,可现在态度也改正了,以后会好的。”

    “言重言重,平常心就行。现在女孩儿也讲究个性和性格,平常心就行。”意思就是我女儿发脾气的时候,你最好也别再黑脸了。

    两人曾是商业合作伙伴,在一个病房里也好几天了。这点言语默契还是有的,说完相视一笑。

    “要不,我们还是来下棋吧。”邢父拿出一个小盒子走过来坐在苏天强的旁边,神神秘秘的说:“这可是传说中的便携式,是限量版的。这辈子爱好不多,象棋就是其中一个,两个儿子从小就被我硬拉着去学了象棋,为的就是有人能陪我下象棋。这一想到人生最后一盘棋是和亲家公一起下的,无论输赢都值得高兴。”兜兜转转其实都是一个圈,放在以前邢父是绝对看不上苏天强这个亲家公的。否则两人不会一直都只是合作伙伴。

    话说到这里,苏天强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半坐起来表示,他说,让邢父帮忙移动一下棋子。

    当邢父做好术前准备的时候,一家人齐聚在病床前。被剃成光头的邢父,看上去是最坚强的,苏米和邢母早已忍耐不住满脸的拿手。连刑天漠和邢千殇也由冷漠,变成了哀伤。

    刑天漠拉住父亲的手难得感性的说:“我们都在外面等你。”

    “好,照顾好苏米。”邢父看了看伤心的苏米继续对儿子说:“这世界上姑娘多,好姑娘也不少,但你要坚信你找的这个是最好的。否则,是走不完这一生的。”

    “爸,我会的。”

    “会就好,多给家人一点理解和关爱。在家里也别一天像个大爷,不然你就要跟我一样,临死了才会有点良心。你妈会打死你的。”

    “嗯,我记住了。”

    邢父挥挥手让刑天漠到一边儿去,让邢千殇在自己面前坐下。

    “结不结婚要看有没有合适的对象,没有的话,不结也罢,要是能自己走完这一生,也未尝不可。

    <!-- CS:25064031:131:2019-07-03 11:46:36 -->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